10年前311那一夜的東京街上,數百萬人永生難忘的「歸宅難民潮」

10年前311那一夜的東京街上,數百萬人永生難忘的「歸宅難民潮」
受困在地鐵站的通勤民眾正在觀看新聞上播報311大地震的相關訊息|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面對未來30年70%的直下型地震機率時,東京都政府對於歸宅難民潮卻沒有任何準備,而直下型地震帶來的後續餘震,更可能在這些匆忙逃離的歸宅難民身上造成第二次傷害。

那天是星期五,因此許多人原本就預定下班下課後,要搭車離開東京回老家。這一天中午的JR新幹線車站服務櫃檯,如同許多星期五中午常見的風景,早已排起長長的人龍準備購票。下午接近三點時,大廳熱鬧的人群中,突然有些人停下了腳步,他們一臉困惑著看著手中不斷震動的手機……上頭映著日本氣象廳傳來的訊息:「緊急地震速報 請小心劇烈的搖晃」。接著車站慢慢地開始不自然的晃動……晃動越來越大,而這次,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

那一天是10年前的3月11日,在日本東北地區茨城縣外海,於下午2點46分發生了芮氏規模9.0的地震,這是20世紀以來史上第四強烈的地震,隨後引發了最高40公尺左右的巨大海嘯。震災導致的死亡與失蹤人數超過了1萬8千人,房屋半毀與全毀的數目超過了40萬戶。

東北沿岸海港幾乎全毀、氣仙沼市引發了劇烈大火,但更糟的狀況在地震發生後一小時才開始: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電廠的一至五號機組全數斷電,三個反應爐發生爐心熔解,隨後四日裡引發了數個機組爆炸的最糟情況,大量的輻射物質噴發到了福島天空之中,造成國際核事件分級表裡最嚴重的等級七「特大」事故。

「歸宅難民」為何痛苦:東京都的日常通勤

東京作為日本最重要的心臟地帶,許多學者已經提出未來30年內,東京發生直下型地震的機率高達70%。1995年關西地區的阪神大地震,正是這種都市直下型地震。地震直擊建設密集的都市地帶,帶來了嚴重的災害。這一刻,許多東京人下意識想到了阪神大地震造成的6千多名死者,加上地震在東京造成的強烈5級震度,更讓許多仍在上班上課的人們陷入恐慌,進而引發了另一種形式的震撼:東京都爆發了史上最大的「回家潮」。

劇烈的搖動似乎震斷了許多有形與無形的連結:東京地鐵很早就宣佈停駛,隨即許多私營巴士也停止營運;手機訊號停止服務,許多路上的紅綠燈也受到影響。而在大眾交通設施快速停擺之後,許多原本正在外頭洽公準備搭車的乘客們,與臨時下班要趕回家裡的人們,擠在車站大廳等待電車的最新消息。但是,重度依賴地鐵作為通勤手段的上班族們,發現到了下午5點,不論是JR、都營地鐵或是私鐵都沒有恢復通車的跡象。許多人開始決定步行回家,展開了他們的「歸宅難民」體驗。

AP_110312043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當年311大地震發生後,通勤的民眾排隊擠在地鐵站等待列車服務之資料照片。

日後,「歸宅難民」這個詞被正式紀錄在日本各大辭典之中,指的是「因為大眾交通系統停止服務,而無法回家的人們」。根據東京都警方統計,單單在東京都內的歸宅難民就超過了10萬人——但是,這10萬人指的是無法回到東京家的歸宅難民們,而東京作為首都,有更多的勞工與上班族是居住在東京都之外、俗稱首都圈的埼玉縣、千葉縣、神奈川縣等地。東京都的歸宅難民潮影響了更多這些非東京都民,而且影響因為他們返家距離更長而顯得更加嚴重。總計,3/11當日的首都圈歸宅難民,根據政府內閣府調查高達515萬人。

500萬人在這個混亂之夜無法順利回家,這些難民們在音訊不通的狀況下,想必承擔了更大的心理壓力——當時還傳出了「東京會因為共振效應,而很快發生下一波大地震」的謠言。不過要分析難民們的痛苦,我們得先了解東京都的日常通勤狀況。

大家都羨慕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但是在這一天,「離家近」才是眾人真正稱羨的一件事。2011年日本政府統計,有將近20%的東京都男女,每日的單程通勤時數超過1小時。如果以1小時電車能到達的最大距離計算,並以企業林立的大手町站為中心,最遠可以到達國立市或是和光市這樣的東京都近郊,而這些地點實際的距離都在25公里以上。

你徒步能夠前進到最遠的距離是多少呢?對一般人來說,20公里可能會是一個極限。大家都說日本人走路很快,如果你是一位日本30多歲的男性上班族,那麼以橫濱運動醫學中心的統計,平均走路速度約有一分鐘90公尺,那麼,20公里也要花上毫不間斷的3小時40分鐘左右,這對許多人來說是巨大的挑戰——更何況,30多歲男性已經是社會上「年輕力壯」的中堅份子了。但是,3月11日並不是普通的「國際步行日」,這一天街上塞滿了歸心似箭的人們,根據一位時事通信社記者親身淪為難民的體驗,這一晚的步行速度,差不多僅有每小時3公里而已,代表20公里的回家路,六小時還走不完。

不間斷地走回家也要六小時,代表過程中沒有停下來上館子的餘裕。歸宅難民們最先湧入的目標,當然是能夠滿足日常所需的便利商店。很快地,東京都各大便利商店貨架上的瓶裝水等等飲料、麵包、飯糰與便當等等即食食品都被掃光,而像是7-11、全家或LAWSON這樣的大型連鎖便利店,在晚間6-9點的補貨時間,也不見載滿物資的貨車來到——不是卡在半路的車潮中,就是已經取消行程。很快地,連粉末式的寶礦力水得沖泡包等等機能飲料,也全被搶購一空。

AP_11031112000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下一個成為歸宅難民目標的地方,意外的是鞋店與大賣場——因為如果食糧補給充足,那麼如何能走得更快,就是當務之急。日本女性上班族的必備裝備高跟鞋,在這場全民競走潮之中毫無用武之地。許多女性,到鞋店搶購輕便好走的平底運動鞋。如果你覺得為了回家而買一雙鞋子有點誇張,那你應該看看當時銀座的大型超市,在那裡平日乏人問津的自行車,現在也變成了最佳的代步工具。即便街上人已經多到步行速度也很緩慢,但至少自行車還是比走路來得快一點,而且你至少是坐著的。

當時的政府官房長官枝野幸男,在記者會上大聲呼籲:「與其回家,請待在公司等等安全的場所等候比較保險」。姑且不論民眾會不會信任當時史上第二年輕的副首相枝野,這場記者會發表時已經超過了傍晚五點——許多公司行號早已放員工速速回家了。當長官在電視螢幕上沈痛呼籲時,東京都中心的難民潮已經湧現超過一小時了。

時間越來越晚,JR東日本已經早就決定本日暫停營業,而東京地下鐵銀座線,與都營的大江戶線,在晚間8點40分恢復了行駛。數家私營的地鐵隨後也陸續恢復服務,特別是通往埼玉縣南邊所沢市(距離池袋約25公里)的西武新宿線與池袋線,也在將近晚上10點時通車,這多少紓解了一些仍然在車站痴心等待的難民數量。但是,同時也暴露了JR、東京地鐵、都營與私營地鐵構築的大東京地鐵網,在面臨像是這樣突如其來的天災事件時,並沒有任何連攜互通的決策行為。當時有些憤怒的歸宅難民,在JR上野站外咒罵叫囂,抱怨JR東日本的員工是不是通通都跑去避難了。

當年在東京的難民潮,很有可能在世界其他大型城市重演

在3月11日,東京沒有受到如東北地區一樣的大量人員、房屋與財物損失,但是歸宅難民潮卻暴露了極其嚴重的防災漏洞:在面對未來30年70%的直下型地震機率時,東京都政府對於歸宅難民潮卻沒有任何準備,而直下型地震帶來的後續餘震,更可能在這些匆忙逃離的歸宅難民身上造成第二次傷害。另外,像是2001年,岩手縣明石市的煙火大會發生了因為參觀遊客人數太多,導致天橋上發生民眾傾軋、互相踐踏,共計11人死亡的慘事,也很可能在難民潮湧入的任何一座天橋上發生。

對於東京這樣車水馬龍的國際大都會來說,歸宅難民問題比起地震,是更加明確的巨大未爆彈。在2011年的兩年後,東京都各地成立了合計1132間臨時避難所,可容納人數約43萬人左右。當然,43萬人比起首都圈的500萬難民潮來說,是杯水車薪,而且還得考慮到在肺炎疫情爆發後,人與人之間必須保持安全距離的問題,但是,至少歸宅難民問題已經引起了各大研究機構與日本政府的關注。2016年,國土交通省發布了第一份針對歸宅困難者們的對策白皮書,列出了許多可改進的檢討方針。

3月11日晚間的東京歸宅難民潮,很有可能會發生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大型城市,許多登山或求生專家都指出,無論政府如何訂立新的應對策略,每個人都應該準備自己的「求生綱領」,才能有效應付像歸宅難民潮這樣無可預期的事故。準備輕便鞋子、乾糧、飲水、與醫療用品的求生包包;與家人事先約定好發生意外時的聯絡方式與集合地點;演練遇到大規模意外時自己的行動步驟等等,這些都有可能在你遇到重大不幸時,心裡能更踏實一點。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