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時代心理學》:「人人有票投豈非天下大亂?」——反民主的權威性人格

《壞時代心理學》:「人人有票投豈非天下大亂?」——反民主的權威性人格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出發,持反民主主義論調暂通常都具備權威性人格,也就是對權威保持絕對服從與尊敬的同時,又從這種權威崇拜中獲得自身優越感的一種潛在的法西斯傾向。究竟為何人會這樣?

但值得一提的是,Amy Chua在女兒年滿十八歲時便徹底放手,將所有的選擇權交回到了女兒們手裡,讓他們自己決定今後的人生方向,這便是轉換了新的養育模式——權威型在給予孩子自主選擇權的同時,也進行正確的指引。

可惜的是,不是所有的父母都能夠像Amy Chua一樣平衡兩種家庭教育模式的,而純粹由獨裁型父母養育出的孩子在長大之後往往會遵從權威,也會要求他人服從權威。他們很大程度上可能會有情緒焦慮、自我封閉等負面心理問題,並且容易產生自卑感以及形成權威性人格。

除了家庭因素之外,文化與社會環境也會促使權威性人格的形成。在文化方面,從最早記載於《五倫》中的「君臣有義,父子有親」就已經可以對中國古代傳統文化中的君臣父子社會階層窺探一二。而諸如剝奪弱勢群體的權益,且需要絕對服從且依附權力的典故「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等也比比皆是。不僅如此,傳統文化的影響也在社會文化中得到了體現:亞洲社會的集體主義(collectivism)中強調「犧牲小我」,即「服從」和「集體」的重要性;而權威性人格的領導者在接納並崇敬權威的同時,也向他人施壓,以彰顯自己的權威性。

AP_19274215479309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擺脫奴性 當靠批判性思維

中國近代文化史上有位非常深刻地探討國民性問題的學者梁啓超,曾指出中國人的最大缺點便是「奴性」。就廣義上來說,奴性本質就是一種更為傳統、極端的權威性人格。

舉國之大,竟無一人不被視為奴隸,也無一人不自居為奴隸。在中國存在的,不是凌人之人,就是被凌人之人,而被凌於人之人,旋即為凌人之人。

這段內容引自梁啟超所著的《中國積弱溯源論》,他尖銳犀利的批判認為,數千年來集中統治國民的統治階級將中國國民視為奴隸,然而最可悲的是,中國國民也自視為統治階級的奴隸。反民主的極端權威性人格通常有礙民主政治發展,甚至可能造成政治腐敗、官商勾結等現象。如何擺脫這種「奴性」,從一百多年前梁先生提出時至現在,仍是社會的一大難題。

若是要解決反民主權威性人格帶來的負面影響,不僅需要整個社會的演進,更需要每個個體付出努力。當每位個體都保持清醒的批判性思維(critical thinking),而社會團體也需要持續性的透過學校、社區宣傳教育公民參與政治的重要性,才能弱化權威性人格這顆毒瘤對於社會民主化進程帶來的負面影響。

書籍介紹

《壞時代心理學》(THE PSYCHOLOGY OF BAD TIMES),蜂鳥出版

ASO
Photo Credit: 蜂鳥出版

內容簡介:

愈壞的時代,愈需要好的心態面對。

2019下半年香港「反送中」事件造成的集體創傷,
在2020年《港區國安法》的來臨下變成實在恐懼,
自由倒退及模糊的法律界線促成大規模的移民潮,
不管留守抑或遠走,我們將要面對的是甚麼挑戰?

COVID-19令全球陷入公共衛生危機,
長時間戴口罩、限聚令、家居隔離等措施對個人心理構成了甚麼影響?

暢銷書《社運心理學》作者Lo’s Psychology繼續以中立、客觀的角度審視香港社會現狀,以專業的學術知識解構2019至2020年混亂世道下的複雜人心,願大家好好思考,相信自己,堅持做正確的事。

作者簡介:

Lo’s Psychology
Dr. Lo,香港大學心理學系哲學博士,於二零一八年九月一日成立Lo’s Psychology平台,其後三位心理學系學生Donna、Wan和Zippy相繼加入參與寫作,四人積極於網絡媒體發表心理學文章,致力傳播正確並具科學意義的心理學知識及糾正大眾對心理學的誤解,同時推廣正面思維。

相關書摘: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