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雇主對我上下其手…」她背著貧窮的命運到台灣來工作,卻又背著累累傷痕返回印尼

「那天晚上,雇主對我上下其手…」她背著貧窮的命運到台灣來工作,卻又背著累累傷痕返回印尼
Photo Credit: Guilherme Yagui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她因為身上背著貧窮的命運而離鄉背井到台灣來工作,卻又背著累累傷痕與破碎夢想返回印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她在一間同鄉經營的自助餐店打工,警察來臨檢時,她正滿手泡沫濡浸在又髒又濕的水槽與又油又膩的碗盤中。急急忙忙在灰黑的圍裙上抹兩下手,回過身準備遞出護照時,突然縮手囁嚅起來,警察問她身分,她吞吞吐吐斷續難語。

猛然想起,倉皇逃出門時,根本沒想到要去尋找被雇主扣留起來的護照。

透過移民署協助清查身分,警察發現她是逃逸外勞,居留證已經因為雇主通報逃逸而遭到註銷失效。另外,她也是被通緝的竊盜案被告。

她,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印尼籍女孩,面容清秀端麗,身材瘦長纖細。

離鄉背井飄洋過海到臺灣擔任家庭外籍看護工,負責照顧雇主罹患失智症的老母親。雇主是一位50餘歲的中年男性,外表看來十分精明,也許受過不錯的教育,有份薪水不低的工作,全身上下散發著菁英階級的倨傲。

警察的移送書內容記載:「雇主住處大樓的警衛發現她手裡拿個沈甸甸的行李袋、肩上還掛著重量不輕的背包,先是東張西望,再急匆匆地從大門離開,警衛見狀驚覺有異,趕緊以對講機跟雇主通報,雇主偕同警衛調取大樓的監視錄影器畫面,並清查家中的財物損失,發現藏在房間五斗櫃及梳妝台抽屜裡幾樣值得紀念的貴重金飾及名牌手錶均不翼而飛。」

趁隙逃逸加上趁機竊盜,她得面對不輕的刑責與遣返的惡果。

法庭上,雇主講得義憤填膺,指責她對待失智的老人家沒有耐心,經常大聲咆哮惡言相向,任令老人家大便沾滿屁股也不勤於更換尿布,一家人對她掏心挖肺只祈求她能代為分憂解勞妥善照顧老人家,豈知天難從人願竟引無情無義之狼入室。但問及有無貴重金飾及名牌手錶的證明,例如:購買發票、銀樓保單、手錶保證書或帶著金飾、手錶的照片等,雇主均訥訥無言。

她的眼眶旁隱隱滲著淚珠。問她是否需要通譯協助,她抬起頭,形貌堅毅言詞肯定的說:「不用,為了跟老阿嬤溝通,我國、台語都努力學,也都能說。」

娓娓地,泣訴著難過的故事:

「為了來台灣照顧老阿嬤,我在印尼有上課學習說國語、台語及簡單的急救、照護等,來到雇主家之後,我每個晚上睡在老阿嬤的床塌邊,聽她是否均勻的呼吸,有沒有發出不舒服的呻吟,每個天氣晴朗的白天推著老阿嬤的輪椅去公園散步,雇主家人不喜歡軟爛的菜,我要先把雇主家人的菜盛裝起來,再繼續把菜悶煮到老阿嬤可以入口的軟爛程度,總是最後吃飯、最末洗澡、最晚睡覺。我為了能來台灣工作先借支一筆保證金,所以只要能繼續工作賺錢,再苦我都覺得無所謂。吃不飽、睡不好、無理的刁難與責罰,我都可以忍受。」

「可是,那天晚上,雇主對我上下其手,壓制我的身體,強要脫我衣服。印尼的女孩在出嫁前一定要守貞,我用盡全身力氣反抗,不小心抓傷了雇主。隔天,雇主一方面假裝若無其事,一方面卻不斷挑剔、怒罵,甚至故意在晚餐時間逼我吃豬肉,我不能背棄我的信仰,忍無可忍才決定逃跑的,可是,擔心老阿嬤餓肚子,逃跑之前我還一口一口地餵飽老阿嬤。我沒有偷金飾、手錶,我手上戴的玉鐲子是老阿嬤送給我的,不是偷來的,這一點公園裡老阿嬤的朋友可以作證。」

第二度開庭,老阿嬤在公園裡的朋友到法庭上是這麼說的:「這印尼女孩對老阿嬤是真心的好,夏天搧風趕蚊,冬季添衣呵暖,說起話來聲調溫柔,老阿嬤雖然失智,但偶爾清醒時總感嘆說只有這印尼女孩對她如此可親,那玉鐲子就是老阿嬤從自己手腕上拽下來送給她的,老阿嬤說玉鐲子不值什麼錢,但值的是暖呼呼的人心啊!」

她因為身上背著貧窮的命運而離鄉背井到台灣來工作,卻又背著累累傷痕與破碎夢想返回印尼。

這悲歌的休止符從音譜上滑落了嗎?

全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法律,敲敲門』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