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交易賺大錢》:不論基本分析或技術分析,成功有80%來自心理,20%才是方法

《我靠交易賺大錢》:不論基本分析或技術分析,成功有80%來自心理,20%才是方法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伊恩.墨菲以15篇引人入勝的章節,為散戶打開大門,告訴讀者交易功課不能偷懶:詳實交易紀錄,堅守交易紀律,擬定交易策略。任何想依賴市場交易維生的人,可以從這本書裡擷取豐富的實用工具。

心理強度

我們心理上的變化最後會決定我們在市場上能否成功。處世態度堅定卻太過僵化的人,在交易時常常會碰到困難;靈活應變的交易者比較容易適應市場拋來的種種狀況。

由於心理學和理性運用對交易非常重要,所以我們要繼續深入探討這個主題。另外在〈六大優勢〉一章,我們也會研究最適合交易的心理工具。不過大家別害怕,我們不鑽研什麼佛洛伊德理論,只是談些簡單的「常識」而已。

2. 風險

英國、美國在近代之所以國威遠揚,繁榮昌盛,是因為創業精神健旺,全民勇於冒險犯難。這幾個世紀以來,這些勇敢無畏的男男女女出錢出力流血流汗,勇於孤注一擲,親身涉險,終於獲得豐厚回報。就像大膽的老船長為了偉大航道深入未知海域,交易者也要面對充滿著機會與危險的未知市場。

承擔冒險活動

在我們揚起風帆勇敢出航之前,先記住,古早那些人在海外耀武揚威或虛張聲勢,都有保險契約的「條款和要件」做保障。要是沒有保險公司的支持,他們不可能遨遊四海冒險犯難,而保險業者對於風險的評估當然是精打細算,更為理性。我們通常不會認為保險公司在冒險吧,如果跟風險有關,也會說是在避險,即使實際上它們就是在冒險。

全球十大保險經紀商(按營收排行)都在英美兩國,而全球最有影響力的證交所也在那裡。這兩個國家一直到現在,都還有承擔風險與適當管理風險的傳統。他們知道沒有風險就不會有回報!但是風險一定要精密計算、小心控制。

專業的風險承擔者

就跟賣保險的一樣,交易者也要時時刻刻警惕在心。交易者必定是專業的風險承擔者,因為有風險才有回報。他們要有信心和勇氣,敢走別人不敢走的路。他們必須在大家擔心害怕的波濤洶湧中奮勇向前。簡單一句話:愛拚才會贏!

我們要是厭惡風險,連帶也會厭惡交易。交易當然是有賺有賠,而面對這一連串的過程一再重複,我們如何面對和因應決定在交易上能否成功。承擔風險的關鍵在於理解,進而熟悉和適應,我們要透過評估和管理做到這一點。每天在進行交易之前,都要先全面評估風險,識別現在要承擔什麼危險,對於潛在損失進行量化處理,並且想辦法管理。

風險評估與管理

我以前曾在保險損失評估部門擔任主管,從火災、食品、意外損害到和財務虧損的理賠都要負責協商。很多人和企業原本都以為根本不需要保險,但我們常常看到他們後來在焦黑廢墟中慌張尋找,希望還能找到那張大概也早就燒焦的保單。

我們這些評估人員到達現場幾分鐘以後,就會知道投保人有沒有做過恰當的風險評估,想辦法減輕潛在損失。風險評估當然並不輕鬆,很多人都不愛做,但我跟大家保證,事前多評估總比事後申報來得好。

我們在做交易之前,跟其他各行各業一樣都要做風險評估。像我們這種散戶交易者其實是很幸運的,因為風險和曝險部位都很容易量化和管理。另一個值得慶幸之處是,我們的損失其實只有錢而已,沒有其他的。

所以要進行風險評估,我們只需要一台計算機和對機率法則有點基本了解就可以了。

機率與預測

我們存活在世都希望安全和確定,為了獲得這兩個東西,很自然對未來會發生什麼事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看法。但是這個壞習慣,交易者也一起帶進市場了。其實多想無益,各位不如先了解,未來會發生的情況不過是三者之一:市場上漲、市場下跌,或盤整。我們一旦猜測其中之一,就等於排除另外兩個,也就是排除掉66.6%的成功機率。

我們無法控制市場,但完全可以控制我們對市場的反應,所以不必猜測未來會是什麼,而是要為三種可能結果分別有所準備。等到市場產生確定的變化,再去執行適合那個方向的計畫,就算一時之間我們以為市場是不是搞錯方向。其實搞錯方向的絕對不是市場,是我們自己。

大數法則

大數法則最早是由雅各.白努利(Jacob Bernoulli)在1713年確定,意思是連續重複活動的機率,長期下來會趨近平均值。但這是指最後結果的「相對頻率」,單獨一次的結果絕非如此。最後的結果是趨向平均值,但是在整個過程中會出現許多相同結果或異常狀況。

柯里奇的丟硬幣實驗

1940 年德軍入侵丹麥,英國數學家約翰.柯里奇(John Kerrich)剛好去丹麥探親而遭到囚禁,一直到戰爭結束前都關在戰俘營。後來他跟另一個囚犯艾瑞克.克利斯登森(Eric Christensen)一起做實驗研究機率和大數法則,反正被關在裡頭也沒事幹。他們總共丟了一萬多次硬幣並詳細記錄結果,戰後由柯里奇寫成論文〈機率實驗導論〉公開發表。

P85
Photo Credit: 今周刊出版

雖然丟硬幣出現正面或反面的結果應該是五十對五十,但丟出正面的機率其實是50.67%。不過根據大數法則,如果實驗持續下去,出現正面的機率也會慢慢逼近50%。但我們如果仔細察看實驗結果,可以發現連續出現八、九次的正面或反面並不少見。

第七排(圖中方格處)連續出現七次正面,接著又連續出現九次反面。第二十二排在五次反面後出現一次正面,又連續出現九次反面後再來一個正面,之後又是連續六次反面;所以那二十二次裡頭有二十次是反面!但是理論上來說,正面和反面的機率應該是一半一半才對啊。

賭徒謬誤

這種重複序列的結果,認為正反面出現的次數一定會相互抵消的錯覺,叫做「賭徒謬誤」(gambler’s fallacy)。柯里奇丟硬幣的實驗結果證實了這一點。比方說,第七行看來好像是有那種會互相抵消的感覺,七次正面之後接連來了九次反面啊,但是第二十二行和第二十六行可以證明那種想法完全不對,這些結果都是隨機出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