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俄威脅,美國強化戰略空軍與盟邦整合的新概念——轟炸機特遣隊

面對中俄威脅,美國強化戰略空軍與盟邦整合的新概念——轟炸機特遣隊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中共與俄羅斯的威脅與日俱增,美國空軍對戰略轟炸機的運用也有調整。中共和俄羅斯研發的高超音速武器、中程彈道飛彈以及反艦飛彈對美軍的海外前沿基地、航空母艦帶來巨大威脅。於是強化與友邦合作的「轟炸機特遣隊」概念便應運而生。

打自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具備長程飛行火力、攜掛龐大炸彈並且全身上下佈滿防空機槍的戰略轟炸機,因為只要起飛之後就如同發射出去的砲彈一般不可攔截,被當時信仰空權論的歐美戰略家視為無畏艦(Dreadnought)以來最具政治潛力的武器。他們深信無論是多麼好戰的國家,都會屈服於戰略轟炸機凌厲的空中打擊之下。

然而戰略轟炸機並沒有如他們預料般的那麼「不可攔截」,由無線電與電話組成的防空警報網,乃至於雷達等新技術的發明,都強化了各國戰鬥機捕捉和攔截敵國轟炸機的能力。不列顛空戰(Battle of Britain)中,對英國實施戰略轟炸任務的德國空軍遭英國皇家空軍的噴火和颶風兩款戰鬥機打得落花流水。國民政府也沒有因為日軍對重慶的疲勞轟炸,放棄對侵華日軍的抵抗。

直到B-29超級空中堡壘誕生,還有美國陸軍航空軍命令B-29將原子彈投向廣島與長崎,成功逼降了大日本帝國之後,人們才恢復了對戰略轟炸機的信心。畢竟德國空軍的Do 17轟炸機、He 111轟炸機、Ju 88轟炸機、日本海軍的九六式陸上攻擊機、一式陸上攻擊機、日本陸軍的九七式重爆擊機都是航程有限而且掛彈量不足的雙引擎戰術轟炸機,完全無法與四引擎的B-29相提並論。

76年過去了,美國空軍戰略轟炸機以B-29為源頭,歷經了B-36與B-47等過渡型機種的發展,仍是當今美國實施核子威懾的決定性力量,由B-52H同溫層堡壘式噴射轟炸機、B-1B槍騎兵式超音速轟炸機與B-2A精神式隱形轟炸機所共同組成。未來還將有B-21突擊者式隱形轟炸機加入這個家庭,取代B-1B與B-2A,與接受過越戰洗禮的B-52並肩維護美國的威望到本世紀中葉為止。

不過隨著中共與俄羅斯的威脅與日俱增,如今美國空軍對戰略轟炸機的運用也有了調整。儘管中共和俄羅斯尚無法打造出能與美國相抗衡的戰略轟炸機,然而他們所研發的高超音速武器、中程彈道飛彈以及反艦飛彈仍對美軍的海外前沿基地還有航空母艦帶來巨大威脅。於是從2019年開始,強化與友邦合作的「轟炸機特遣隊」概念便應運而生。

RTX7SXQP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戰略轟炸機運用的演變

其實戰略轟炸機的運用,在過去76年來經歷了各種不同的改變,不過有一個大原則卻始終為美國空軍銘記於心,那就是戰略轟炸機不只是一款威力強大的軍事武器,還有不可低估的政治效應。所以美國空軍雖然會基於軍事需要將戰略轟炸機派往盟國領土駐防,可是戰略轟炸機的指揮權永遠牢牢掌握在參謀首長聯席會議(Joint Chief of Staffs)手中。

比如B-29轟炸機曾在1944年6月到1945年1月部署於中印緬戰場,以成都為前進基地空襲日本本土。儘管以中國為基地,美軍的大原則仍是禁止蔣中正將B-29投入中國的對日作戰上,以將所有資源用於空襲日本本土。而且不只是蔣中正,就連美軍第14航空軍司令陳納德(Claire L. Chennault)都沒有B-29的指揮權。

其實這項政策針對的也不是只有中國戰場,畢竟戰略轟炸機的政治象徵實在是太高,印緬戰場上的蒙巴頓將軍和西南太平洋戰場上的麥克阿瑟將軍同樣被禁止干預B-29轟炸機的行動。B-29使用成都基地長達半年之久,唯一一次與中華民國空軍協同作戰的機會發生在1944年12月18日的武漢大空襲,中美空軍混合團的P-40戰鬥機參與了這次的行動。

二戰結束後,為了避免戰爭局勢升級,美國空軍雖然將B-29和B-52等戰略轟炸機投入韓戰與越戰,但多數時候卻是把他們當成戰術轟炸機使用,甚至為地面部隊提供密接空中支援(Close Air Support)。這種用攻擊機或者攻擊直升機就能執行的任務,交給戰略轟炸機執行看起來有些大材小用,卻也能讓我們從中看到美國決策者避免戰爭升級的苦心。

然而直到2019年伊斯蘭國被消滅為止,即便戰略轟炸機支援的對象早已不限於美軍,也涵蓋了庫德族在內的眾多美國地面友軍,但是這些友軍如果真的需要美國派出轟炸機支援,還是需要依賴美國派出的聯合終端攻擊管制員(Joint Terminal Attack Controllers)協助。即便是美軍的北約一級盟友,都沒有在戰場上直接呼叫與指揮美軍戰略轟炸機的經驗。

截圖_2021-03-16_上午10_51_37
Photo Credit: 許劍虹
B-29轟炸機算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款真正名符其實的超級轟炸機,圖為在廣島投下原子彈的艾諾拉·蓋號(Enola Gay)超級空中堡壘

強化與盟國空軍的合作

而考量到自1991年的沙漠風暴開始,美國空軍的敵人要嘛如伊拉克和塞爾維亞那般空軍實力有限,要嘛如蓋達、塔利班與伊斯蘭國那般根本沒有空軍,所以美國的戰略轟炸機多數都是獨來獨往執行任務。既然連美國空軍的F-22、F-16與F-15都沒有為B-52H、B-1B及B-2A提供護航的必要,盟國空軍也就更沒有與美國戰略轟炸機進行作戰整合的機會。

可是一如筆者前面所言,戰略轟炸機是一款具有高度政治意義的武器,隨著擁有龐大航空武力的俄羅斯與中共再度被美國視為威脅的主要來源,首先戰略轟炸機就不可能在與這兩個國家開戰時,如過去轟炸恐怖份子般獨來獨往下去。與盟國空軍以及地面部隊的合作需求有了顯著的提升。而且整個國際政經局勢的演變,也讓美國沒有辦法如過去般維持單邊主義的政策。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