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我自己,不完美也很美》:父母對孩子最大的「負責」,就是成為快樂的自己

《謝謝我自己,不完美也很美》:父母對孩子最大的「負責」,就是成為快樂的自己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孩子最大的「負責」,就是成為快樂的自己。父母過得輕鬆坦然,孩子才能真的心無愧疚、放心高飛。父母不自私,就是替孩子鬆綁。

文:湯蓓

老張打死都沒想到,會在一檔節目裡說自己已經離婚了。

老張是誰?我媽。

更搞笑的是,節目主持人就是我。

錄完我主持的節目第二天見到老張,她一見面就問我:「能不能把那段刪掉?」

我嚇唬她說不行,她猶豫一下又說:「也沒什麼大不了,反正身邊的人都知道。」

我逗她說:「你昨天在現場講的一副風平浪靜、雲淡風輕的,像講別人的故事,怎麼現在你又擔心了呢?」

媽媽非常無辜的說:「哪知道說著說著就講到離婚這件事呢?」

我安慰她說:「你又不紅,沒人認識你,播出去也不會有人記得,別擔心。」她點了點頭。「而且,我也不紅,沒人會記得」,我又補充說明。

其實,那段節目早就刪掉了,但我心裡卻留下深刻印象。她的婚姻這條路走了很長,我是唯一的見證人和參與者。

從我有記憶起,爸媽就經常吵架,砸茶几、扔菸灰缸,都是常有的事。小時候最恐怖的畫面,就是我媽流著淚繫鞋帶,每次她哭著繫鞋帶,我就撲過去死抱著她的腿,求她不要走,生怕她一走出家門,就再也見不到她。說來奇怪,雖然我和老爸的關係很親密,我卻不想他們離婚後跟著我爸,可能是因為我媽是我和我爸之間溝通的一道橋樑吧。

媽媽最牽掛的就是我,每次都會抱著我睡覺。半夜我總會醒來,確認一下她是不是還在身邊。有時候看到她在我旁邊一動也不動,我都擔心得要死,我會學電視劇裡的動作,把手指放在她鼻子下面,看看她還有沒有呼吸。

那時候,媽媽總會問我:「如果爸爸媽媽離婚了,你跟誰?」

我每次都回答:「跟媽媽。媽媽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媽媽不死心地接著問:「跟著我就得住茅草蓋的房子。」

我堅定地回答她:「我寧願跟媽媽住茅草房,也不要跟爸爸住金窩。」

誰曉得這個問答,到底是玩笑話還是媽媽在試探我?反正一直問到我讀高中,他們倆也沒分開。

父母離婚,卻是我一直以來的願望。每次他們吵架,我都會力挺媽媽和我爸離婚,但是媽媽都會說:「要不是為了你,我早就和你爸離婚了。」我不明白,怎是為了我呢?媽媽會說:「如果離婚,單親家庭的孩子會被人欺負和笑話。所以,大人的事情,小孩別摻和,你好好讀書就行。」

每次媽媽說「要不是為了你,我就如何如何……」的時候,我都覺得媽媽為了我忍辱負重,我才有幸福的生活;每次看到她傷心流淚,我就揪心痛苦。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有深深的愧疚感,覺得如果自己沒有出人頭地,就對不起我媽的付出和隱忍,所以我很怕出錯,很怕自己不夠優秀:如果我不完美,就不配做我媽的女兒。所以,對他倆離婚的事,我反而心裡一直期待。

在成長過程中,「讓媽媽高興」是一件重要的事。我一直都很聽話,成績不錯,獨立自主,從沒讓她操心過。媽媽每次因為我取得好成績而微笑,我就會鬆一口氣。就這樣,我在北京工作、戀愛、買房,一直都是她的驕傲。媽媽常說,我是她這輩子最成功的作品。

但是,從2017年開始,這樣的平衡被打破了。

我和媽媽開始經常吵架,尤其是2018年。青春期都沒有叛逆的我,居然在30歲進入「叛逆期」,染髮、紋身、以及再次就讀中國傳媒大學,那一年,媽媽簡直被我氣死。

我有過敏體質,不僅對花生、酒精過敏,對染髮劑也會過敏,卻不顧她反對跑去染頭髮。媽媽說:「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損毀。」

表面上看都是些小事情,但其實是我不想再做「父母眼中的女兒」。當生活的重心放在「讓父母高興」這件事,往往就會不自覺地去迎合、討好他們,再加上以前自己不夠強大,沒實力反抗,更沒意識到有何不妥。

現在,覺得染髮很美,想要自己變漂亮,可是因為不健康,父母會阻攔;我想把對自己很重要的詩句記錄在身體,所以想紋身,但是,父母覺得去紋身就是壞女孩,會讓人說三道四而激烈反對;我重回傳媒大學讀書,是想充實自己,但在父母看來,卻是瘋狂、欠缺考慮的事情,即使不花他們的錢,他們還是認為30歲的女人再去進修,是不正常人類的行為。

父母的反對意見,實際上是否定我的審美,拒絕我改變自己的身體,干涉我的職業選擇。逼得我把大量精力都拿來和父母較勁,他們的期待變成束縛我的「枷鎖」,我嚮往外面的世界,卻怕辜負他們的期待;我忤逆他們的期待,卻又對自己的不聽話心存愧疚。

心裡憋著愛,也往往憋著恨。

隨著我漸漸長大,這份對父母的愛變得越來越沉重:這時候,父母的愛和期待,變成我和父母之間的互相牽制。

就拿吵架這件事為例。父母在孩子面前吵架,其實就是「邀請」孩子「參與」戰爭。當然,這裡的「參與」並不是一般字面上那個「參與」, 而是指父母既然在孩子面前吵架,孩子當然就成了其中的一員。

而這個時候,父母如果說:「大人的事情,小孩別攪和」,就會變成既然邀請孩子參與,又拒絕孩子發表意見,這樣的互相限制,反而會讓小孩無所適從、動彈不得。孩子會覺得他是造成父母吵架的原因,但他又不知道該怎麼辦,反而會轉向自我攻擊。

自我攻擊,對一個人的殺傷力很大,會讓孩子產生無力感,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恨誰?怨恨父母卻又不敢。愛與恨都無法表達的孩子,生命力不能在更廣闊的領域透過正常的管道宣洩出來,就很難把它揮灑到淋漓盡致。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