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緩「囤房稅」引發不滿財政部稱「地方稅基沒調整也沒用」,時代力量:那就一起改

暫緩「囤房稅」引發不滿財政部稱「地方稅基沒調整也沒用」,時代力量:那就一起改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財政部主張,決定房屋稅負輕重與否的,除了中央負責訂定的稅率,還有地方政府負責評定的稅基,稅率調高,但地方稅基不動甚至下調,即使修法調高「囤房稅」(非自住房屋)稅率也無用。

行政院近日為了打炒房,推出「房地合一稅」的稅率改革,強化短期房地產交易的管制,不過日前各界熱議的「囤房稅」,財政部卻以「恐造成租金上漲」、「地方稅基要先調整」為由先擱置,被各界質疑「做半套」。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於今(16)日舉行「房地合一稅,囤房課稅不該缺席」記者會,表示兩者應該並進。國民黨立委曾銘宗預計在3月底前排案審查在野黨所提的「囤房稅」版本。

財政部:地方稅基不調整 調高稅率也沒用

(中央社)對於何時推「囤房稅」,財政部長蘇建榮昨天表示,需審慎研議,尚無時間表;他強調,稅率調高,但地方稅基不動甚至下調,即使修法調高稅率也無用,稅基沒有適當調整是最大問題。

打炒房,行政院定調維持原先規劃步調,先推房地合一修法,「囤房稅」修法因涉及層面複雜且廣,因此暫緩推動,繼續審慎研議,不過,在野黨及部分學者仍質疑,為何不讓兩項工具一併雙管齊下。

蘇建榮昨天親上火線向媒體說明,現階段目標是抑制炒作房價,房地合一修法是相對有效措施;堅持不能急推「囤房稅」,必須審慎研議,主要基於一項考量及三大因素。

最大考量點在於,決定房屋稅負輕重與否的,除了中央負責訂定的稅率,還有地方政府負責評定的稅基,稅率調高,但地方稅基不動甚至下調,即使修法調高「囤房稅」(非自住房屋)稅率也無用。

現行房屋稅條例就有「囤房稅」機制,但對打擊囤房效果不彰,他認為,稅基沒有適當調整是最大問題。

同時,蘇建榮指出,外界期待由中央進行「囤房稅」修法,就多房族持有戶數,訂定更高且階梯式的差別稅率,這涉及3項複雜因素,首先是稽徵成本暴增,房屋稅為按月視使用情形計徵,稽徵機關每月都要逐屋核定一次,再根據房屋持有人,進行縣市或全國歸戶。

他舉例,現行住家用房屋3戶以內視為自住房屋,第4戶以上則算非自住房屋,落入「囤房稅」課稅範圍,民眾持有的非自住房屋情形,隨著房屋買賣,每月情形可能都不同,將耗費龐大稽徵成本,甚至衍生稅該由哪個縣市徵收的問題。

蘇建榮說,其次,什麼叫「囤房」,實際上不是所有非自住房屋的使用都是為了「囤房」,例如以BOT辦理的大學宿舍,或因繼承僅持有一部分的房產,都並非要打擊的囤房對象。再者,就是可能產生稅負轉嫁房客的問題,像韓國就是打房打到房租不斷上漲。

蘇建榮強調,台灣「囤房稅」稅率最高達3.6%,比起國外房屋稅稅率大多1%、2%已高出不少,大多國家相對都更重視稅基的評定;但國內甚至有地方政府至今還在用10幾、20幾年前的稅基在課房屋稅,未因地制宜反映真實房價情形。

對於「囤房稅」何時推,蘇建榮回應,仍在審慎規劃中,沒有設定時間表,推出要看兩項前提,首先是已找出精準可行的措施,「不希望推出方案會造成反效果」,其次,同時也會配合行政院房市健全小組判斷適當推出的時機。

時代力量:說租金會因囤房稅提高是操作恐懼

立委邱顯智今天早上在記者會上解釋解釋,囤房稅最基本的原理,就是為了解決臺灣現今因為持有的成本過低導致的囤房,包括持有10戶以上、法人囤房得狀況,而透過持有稅率提高,能讓所有權人將多餘的房屋釋出,維持整體房市的平穩,抑止房價及房租的上漲,許多實證研究也證明,囤房稅是穩定房市非常關鍵的一步。

邱顯智接著指出,行政院把「囤房稅」政策大轉彎的原因歸結為房東會將稅金轉嫁至房客租金,囤房稅會影響到78萬租客的權益,這個理由「完全是操作恐懼的無稽之談」。經確認行政院78萬數字來自於所有4戶以上的持有戶數,也就是說只要所有權人持有4戶以上,他所持有的每戶都算是出租,這是「邏輯不通」的數字,因為現在根本無法證明那些房子有出租。

而針對行政案多次舉例「南韓就是囤房稅轉嫁導致租金上漲」,時代力量指出,數據顯示,南韓從2017年推動包含囤房稅的居住正義政策至今,對比什麼都沒有做的臺灣,南韓房屋租金的漲幅其實遠比臺灣的漲幅低。

王婉諭則表示,蘇建榮多次表示「稅基」是未來目標之一,並以此暫緩且迴避囤房稅的推動。但她要強調稅基的調整應該與累進稅率一起連動,若只處理稅基,而不處理各地方政府消極訂定累進稅率的問題,自然就會造成居住不正義。

王婉諭認為,財政部應該要出面統合各縣市一起討論稅基,並參考已有的實價登錄的資訊,制定符合各縣市之合理房屋標準價格,以接近真實房價,使中央及地方的稅基合理化,並定期的進行檢視與調整。至於稅率,時力黨團已提出的囤房稅版本中,就是以累進稅率的機制,除了保障基本的房屋持有權益, 也可以達到多戶持有房屋佔整體持有房屋佔比的降低, 讓更多沒使用的空屋釋放到市場。

最後王婉諭再次強調,中央要出面的是統合與制定累進稅率及合理稅基,所有的稅收一樣歸於地方,因此對於財政部一直以房屋稅是地方稅, 做為不推動囤房稅的另一個推託之詞, 其實完全沒衝突。稅基跟稅率的改革互不抵觸,應該要同時被討論。

其他黨團怎麼看?

國民黨立委、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召委曾銘宗日前曾表示指出,房地合一稅是從2016年實施到現在,但短期1年或2年內的交易棟數越來越多,表示房地合一稅沒有達到原來的政策效果。曾銘宗也認為,不是只有房地合一稅,希望行政院也趕快把囤房稅的草案送來立法院審議,讓年輕朋友能夠享有居住正義。

台灣民眾黨的立委高虹安則表示,囤房稅在南韓實施的經驗中,導致租金壓力轉嫁租客確是衍生問題,但政府若以此為由暫緩囤房稅,恐引發輿論抨擊僅是為不敢打房找藉口,呼籲政府應清楚說明暫緩囤房稅決策背後脈絡,不讓房市改革就此止步,否則年輕世代將感到失望。

在民進黨內部,也有部分立委認為囤房稅必須推,包括張宏陸、高嘉瑜等,江永昌則是表達可以理解執政團隊對於囤房稅的疑慮,主張推動「空屋稅」。

根據內政部統計,截至2020年底,單獨持有4 房以上者,全台灣共約78萬戶,但其中有34萬戶是法人持有房屋,對此,高嘉瑜認為,囤房稅未必會導致租金上漲,由於囤房稅會增加持有房屋成本,一旦實施,政府可以「棒子蘿蔔併進」,鼓勵囤房者出租後再予以減稅,或加入包租代管行列。

而江永昌則表示,房東確實有可能將囤房稅轉嫁於房客,造成租金上漲、加重年輕人負擔等,因此如果要促進閒置房屋被有效使用,不應開徵囤房稅,而是應徵空屋稅,直接就住宅房屋是否被使用(可以透過電費等方式掌握)做為房屋稅率高低的依據。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