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日本也面臨「月經貧窮」,五分之一年輕人覺得負擔衛生用品費用很辛苦

疫情下日本也面臨「月經貧窮」,五分之一年輕人覺得負擔衛生用品費用很辛苦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志願團體發起線上問卷調查日本人對生理期帶來困擾的想法,結果令他們很意外,因衛生棉價格高,使用替代品的人佔了27.1%,降低換衛生棉頻率的人則佔了37%。

文:黃宣碩(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學生)

月經貧窮指女性經濟狀況不足夠應付生理期必要的開銷,例如買不起衛生棉,在經濟較弱勢的地區和家庭,生理期影響受教權,甚至有些女性因宗教因素會在經期時被關進黑屋。疫情下,連日本月經貧窮的狀況也日益嚴峻,日本許多媒體都開始報導月經貧窮,並出現連署,目前已破四萬。

月經貧窮是什麼?

女孩們都知道衛生用品並不便宜,女性一生會花費大約八至十二萬(編按:台幣)在衛生用品上,可能有些人覺得這數字並不大,但對一些經濟較困難的國家而言,都是用髒破布、葉子、舊沙發的海綿、塑膠袋等等來代替衛生棉,導致嚴重的感染問題。在許多國家,女孩們沒有足夠的知識,在經期時不知所措被趕離學校,影響了受教權,甚至有些人因此輟學,且這個現象不只出現在開發中國家,英國、紐西蘭等已開發國家也有這樣的問題。在肯亞,女性為了獲取衛生棉,而被欺騙、性侵已是常態。

在印度,因印度教認為經血「不潔」,在生理期時不能靠近廚房、不能在外洗澡,同樣為印度教的尼泊爾,則不准女性在經期時觸碰他人、使用公共水源,甚至有一個隔離習俗,將生理期中的女性關進蓋在偏遠的山中,沒有傢俱、床的黑屋或稱月經小屋中,許多女性因此生病、凍傷、被蛇和野獸攻擊,甚至被強暴。

疫情下日本也有月經貧窮的現象

而自從疫情爆發,原本和月經貧窮較無關的日本,也開始出現買不起衛生用品的現象。近期有許多媒體例如NHK、Yahoo Japan等,發佈了一些日本發生月經貧窮的案例,例如有許多靠打工的族群、貧窮的學生因疫情收入減少,買不了生理用品等等,也宣導了月經貧窮的定義、國外的解決方案,期望日本民眾開始重視此議題。

其實早在疫情剛發生時的2020年2月5日,谷口歩実就創立了「みんなの生理」推特帳號,開始在網路上宣導月經貧窮應被重視,並發起生理用品減輕稅率的連署,一開始的回應並不多。但隨著疫情升溫,媒體、電視節目開始重視此議題,轉推人數從2021年2月開始破百,並開始有了標註「みんなの生理」推特帳號發表意見支持解決月經貧窮的運動,許多日本網民響應,包括分享一些介紹月經貧窮的四格漫畫、抱怨衛生用品對經濟困難的家庭來說太昂貴、希望學校準備衛生棉在各處等等。

上述的運動也有許多議員發文支持,例如公明黨參議院議員的竹谷敏子和豐島區的區會議員高橋佳代子,就經常於推特上分享目前生理用品補助政策推動的狀況,豐島區於2021年3月15日開始在病房辦公室和社會福利委員會的婦女諮詢台免費分發衛生用品。

Family全家在日本也因應此景況,開始衛生用品價錢下降2%的活動。志願團體發起線上問卷調查日本人對生理期帶來困擾的想法,結果令他們很意外,因衛生棉價格高,使用替代品的人佔了27.1%,降低換衛生棉頻率的人則佔了37%。而平均每五個日本年輕人就有一個覺得負擔衛生用品費用很辛苦,日本年輕人協議會代表理事市橋祐貴,也寫了文章拜託政府重視月經貧窮問題。截至3月中生理用品減輕稅率的連署已有四萬六千多人參與。

  • 豐島區會議員高橋佳代子表示15日免放發放衛生棉的工作開始

台灣也有月經貧窮嗎?

月經貧窮的現象持續非常久了,當然台灣也不倖免,有些婦女因經濟狀況差一天只能用一至兩片衛生棉導致感染,即使有些立委例如王婉諭、江永昌等人提出希望政府減免衛生用品的營業稅,目前尚無明顯的績效出現。從日本的案例來看,如果能在社群媒體上發起標註運動或是有網紅宣導,讓大眾關心這個議題,或許能讓終結月經貧窮的需求讓政府看見,進而成功推動一些補助政策。

而在疫情下,即使許多國家有政策應對,例如:蘇格蘭通過生理用品免費法案、紐西蘭校園提供免費生理用品,有些國家則是有志願團體幫助,例如NGO到南非教導當地女性縫製布衛生棉,都還是因新冠肺炎遭到了很大的打擊,也還有很多的改善空間。谷口歩実說:「有需要幫助的人,也有想要幫助人的人,我們的工作(利用推特帳號)就是將他們聯繫在一起。」期待月經貧窮的現象能夠被更多人看見、重視,並成功改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