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特加政治學:俄羅斯人的生命之水,「禁酒」的領導人都沒有好下場

伏特加政治學:俄羅斯人的生命之水,「禁酒」的領導人都沒有好下場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古至今,俄羅斯的伏特加消費量巨大,政府財政對伏特加的專賣收入依賴度非常高,但巨量的伏特加銷售也有害國民健康,兩者一正一負,考驗執政者的智慧。

俄羅斯人的生命之水:伏特加酒

說到飲酒,一般人無法忽略俄羅斯人在酒界的地位。俄國歷代沙皇與現代的人民,雖不是每個都嗜酒如癡,但根據歷史記載,1710年羅曼諾夫王朝舉行奢華的婚禮宴會已兩個月,彼得大帝姪女的丈夫庫爾蘭公爵(Frederick William, Duke of Courland)在離開前,與彼得大帝進行了一場喝酒大賽,沒想到在第二天離開的路上,公爵突然暴斃身亡,死因顯示是因為酒精中毒。

而現今在網絡上,現代俄羅斯人的搞笑形象多半是俄國年輕人穿著愛迪達運動服蹲在路旁,手拿著喝伏特加酒在啜飲著,代表了世界對俄羅斯人在酒界的高排名的刻版印象,同時也顯出俄國伏特加酒的名聲。

「伏特加」(Vodka)的來源是斯拉夫文「水」(俄羅斯文voda,波蘭文woda),這是俄羅斯人視為生命之水的不可或缺的飲食必需品。伏特加的最原始發源地是俄羅斯、波蘭、北歐或德國,眾說紛紜已不可考,但生產伏特加而且以伏特加為主要酒精飲料的地區包括:俄羅斯、波羅的海國家、波蘭/東歐、瑞士/北歐,這個區域被稱為伏特加帶(vodka belt)。因為這廣大的俄羅斯肥沃黑土區,讓農田孕育出的豐富穀物(馬鈴薯、黑麥、小麥等),正是伏特加酒最好的原料。

當然,現在伏特加已經是全球的飲料,而且是世界酒市場中消費量最大的烈酒(spirit)。以個人伏特加飲用量比較,白羅斯、波蘭、烏克蘭、斯洛維亞為最主要市場;以金額而言,全球伏特加銷售金額超過400億美元,最大消費市場為美國,市值已超過200億美元。而近年來伏特加在亞洲的成長迅速,可望成為與威士忌並駕齊驅的烈酒飲料。

伏特加 vs. 威士忌

伏特加與威士忌是西方最常見的烈酒,原料皆以高澱粉農作穀物為主,兩者的差別,除了發源地有別外,製作工藝也截然不同。伏特加講究蒸餾後,無其他雜質雜色、無添加香味,酒精度38度以上,一般伏特加不計較年份。

威士忌則在蒸餾後,續裝(橡木)桶熟成(aging),講究年份及特殊桶裝風味。所以在酒界中,伏特加有單純潔淨的陽剛之美,威士忌則重醇厚成熟的陰柔風味。這也是為何雞尾酒愛用伏特加為基酒,而威士忌應該獨品的原因。

俄羅斯人喝伏特加的方式

一般華人都有喝中式白酒(高粱、茅台)的經驗,普遍認為喝伏特加與喝白酒的方式相同。事實上,北京二鍋頭的小型扁平酒瓶,又稱「蘇扁」瓶,就是仿蘇聯時代西方隨身攜帶於大衣胸部處內袋的酒壺。

但畢竟俄羅斯地處高緯度寒帶,喝酒文化其實並不相同。其中最大的差異為:俄羅斯人多將伏特加冰鎮後飲用,尤其是高質量的伏特加,在冰鎮過後會變得相當順口,絲毫不嗆鼻。這也是為什麼在上海、台北常有冰窖式俄羅斯酒吧,客人需著厚重大衣入內飲酒。當然,這多是酒店噱頭促銷。

究竟如何正確地喝伏特加對外國而言是一門學問,俄羅斯人喝伏特加習慣一飲而盡,並且在喝前先呼一下氣,以利烈酒液入喉避免嗆到。在喝酒前必說祝福辭(這點和華人飲酒有相同之處),習慣祝賀彼此身體健康、長久的友誼與朋友的到來。通常喝酒之前並不會吃菜墊胃,而是酒後以酸黃瓜(pickle)及黑麵包搭配解酒。

伏特加歷史與俄羅斯政治

俄羅斯人善酒且嗜酒,政治人物也不例外,俄羅斯前總統葉爾欽(Boris Yeltsin)經常以步履蹣跚的醉姿,出現在國際電視實況轉播節目中。歷史上,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與史達林(Joseph Stalin)的英年早逝,皆與嗜酒有關,而酒自然是國酒伏特加。

俄羅斯初期的伏特加是從歐洲進口,被作為治療感冒與降血壓的藥物,被稱為「生命之水」(拉丁語是Aqua Vitae)。直到1503年才建造了第一座俄羅斯皇家釀酒廠,供應皇室用酒。恐怖伊凡(Ivan the Terrible)從少年時期開始,就養成嗜喝伏特加的習慣,而彼得大帝則是以伏特加配上醃黃瓜作為清晨醒腦的「飲料」。

據聞,彼得大帝經常以伏特加宴請外國使節及貴賓,當客人酩酊大醉的時候,便是最好蒐集機密情報的機會。此外,彼得大帝也以酒量當作任用俄羅斯駐外大使的重要指標,如果酒量不好則有酒後洩密的風險,無法給予擔當重任的機會。如果賓客在聚會中遲到,更要喝1.5公升的伏特加以示懲罰。

從古至今,俄羅斯的伏特加消費量巨大,政府財政對伏特加的專賣收入依賴度非常高,但巨量的伏特加銷售也有害國民健康,兩者一正一負,考驗執政者的智慧。

沙皇政府對伏特加的專賣政策,初期以伏特加的配售權力來控制貴族的忠誠度。直到18世紀中凱薩琳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當政後,才為了普遍伏特加生產,取消政府專賣權。

由於俄羅斯人民嗜酒造成巨大的健康問題,許多人當街醉倒嘔吐的狀況,造成巨大的社會檢討聲浪。沙皇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於20世紀初宣布禁酒政策後,反而使得對政府的支持度劇跌,此外,更有研究認為尼古拉二世的禁酒令也是產生無產階級革命的原因之一。

蘇聯革命初期,蘇維埃政府嚴格執行禁酒令,直至史達林為了財政需求,才大幅開放伏特加的生產與消費。蘇聯政府掌握了所有酒飲企業的獨賣權,伏特加的財政收入,使得史達林的五年建設計劃得到充足的財政支持,蘇聯經濟得以大幅成長。

由於喝酒產生的社會與健康問題,到了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時代,再度開始對公共場合及慶典開始禁酒。而這時的蘇聯政治情況也開始動搖,終在1991年垮台。回想起沙皇尼古拉二世的禁酒令,不禁讓人覺得任何禁酒的俄羅斯領導人似乎都沒有好下場。(請參考Patricia Herlihy, VodkaA Global History

AP_0103020100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伏特加的品牌及行銷

俄羅斯的無產階級革命造成大量的貴族及富豪流亡異國,這也使得伏特加在西歐及美國流行開來。

伏特加在美國受到歡迎的原因,不是伏特加本身得到飲用者的認可,而是伏特加的純淨本質被認為是最合適成為調製雞尾酒時所需要的基酒。尤其是美國二戰後最流行馬丁尼雞尾酒,在007電影中,史恩康納萊(Sean Connery)在片中要求,以伏特加為基酒的「搖勻,不要攪勻(shaken and not stirred)」的特殊調製方式,使得伏特加市場需求暴增。

伏特加全球化之後,酒商也在各種行銷手法上精益求精。原來俄羅斯人習慣喝的是純俄羅斯伏特加,但英美國家多以雞尾酒方式來飲用。尤其是伏特加馬丁尼(Vodka Martini)的調配方式,被其他雞尾酒仿照。今天俄羅斯市場也被海外的雞尾酒浪潮及全球行銷模式影響,產生極大的變化。

首先伏特加酒的口味原來以無味為主,但年輕飲者的雞尾酒喜好,使得廠商求新求變,發展各式不同口味的伏特加。例如有不同的果香、花香,甚至有培根、鮭魚等食物口味。另外,伏特加原來也開始以年份、產地、蒸餾品質開始分級。外瓶的裝飾上,也成為藝術家的競技場。

今日伏特加的酒飲市場已經是個全球市場,前二大的伏特加酒品牌Smirnoff及Absolut為英國及法國擁有。

更重要的,面對未來的亞洲市場,俄國伏特加如何在華人白酒市場中進一步成功開發客源,並與當地市場的茅台、高粱一爭長短,這將是俄羅斯「生命之水」的新課題。雖然中國酒市場一向以白酒為最重要的酒飲產品,但俄羅斯伏特加本身擁有類似白酒的特質,再加上俄羅斯與中國有特別的政治結盟歷史,俄羅斯如何利用此歷史情結及革命情感,進一步促銷伏特加,會是將伏特加再上一台階的重要機會。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