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北方的光明星》選摘:我有帶兒子走的逃亡計畫,但怎麼能拋下妻子?

【小說】《北方的光明星》選摘:我有帶兒子走的逃亡計畫,但怎麼能拋下妻子?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不敢直視妻子的眼睛。他把情況告訴她時,她的眉毛倏地挑起。他的汗水背叛了他,他渾身都散發心虛。他知道她不相信,但她什麼也沒說,只是轉向窗戶。她很害怕。

文:大衛.約翰(D.B. John)

北韓,平壤市

中區域

勞動黨菁英住宅區,「禁忌之城」

趙上校在他的妻子和小書醒來前幾分鐘回到公寓。他已經兩天沒睡了,也吃得很少,但憤怒和恐懼在他的血管裡混合,就像火箭推進器裡的燃料和氧化劑。

他滿腦子全是他和永浩在車上琢磨出一些頭緒的逃亡計畫。他們說好今天晚上再討論。

他沖了個澡,穿上乾淨的白襯衫,扣釦子時他的手指在發抖。

除非使出渾身解數來作戲,否則他該如何捱過這個工作日?他十點鐘要向第一副相做任務報告,今天剩下的時間則要報告他跟美國人的會議經過。

逃亡計畫有一大部分要仰賴永浩:今天早晨他會用急件申請兩本中國護照,一本給自己、一本給趙上校,還包含進入台灣和澳門的假簽證。永浩可以在不引起懷疑的前提下做這件事——三十九號室經常申辦偽造的旅行文件。

錢的部分,他們將使用百元面額的「超級美鈔」。如果出於任何原因,他們抵達中國後偽鈔被人識破而無法使用,那麼——這一點讓趙上校脖子上的汗毛直豎——永浩將從金氏家族在澳門匯業銀行的祕密帳戶提領現金,他經常替領袖去那裡存款和提款。

他們有多少時間?根本不可能確知,不過趙上校飛速轉著念頭的同時,他意識到幸運之神可能給了他們一絲機會。領袖今天要搭火車去北京進行正式的參訪——後勤事宜還是趙上校本人與護衛司令部共同安排的。領袖將在四十八小時後返回平壤,而根據趙上校的直覺——多年來揣摩上意所培養而成的——他會延遲裁定這麼敏感的案件,等返國以後再判決。

他們有不到四十八小時的時間逃離這個國家。

永浩經常為了三十九號室的公務出差,運氣好的話,他明天可以及時搭飛機逃離平壤,但趙上校就沒辦法直接要求一張機票了。他得自行想辦法往北走,悄悄橫渡鴨綠江進入中國。一旦到了中國,他會用假護照和永浩在台灣會合。他們將從台灣轉往西方尋求庇護。永浩排除了南韓這個選項,他說已經有太多保衛部的間諜和殺手滲透南韓了。他們兩個失去了強大的護衛,被追蹤和殺害不過幾週內的事。

必須自己想辦法往北到達與中國的邊界只是趙上校煩惱的第一件事。他要怎麼帶著妻子和兒子同行?文件打哪兒來?

他該如何向他們啟齒?

他絕對不可能替所有人弄到護照,還不洩露計畫。而且他根本沒去過邊界。他對那裡山脈的了解純粹來自傳說故事,只知道偉大的領袖在那個「白色地獄」擊敗日軍。就算他能搭火車到那裡——而且光是這段在勉強運作的鐵路系統進行的旅程就可能耗費數日——他還是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在哪個地點把家人弄過河。他知道有些人趁半夜悄悄溜過去,但他在對岸沒有聯絡人,沒有可以幫忙的掮客。

恐慌席捲他,使他的雙腿變得像紙做的一樣。他感覺自己像是在噩夢中逃離怪物的人。他所設想的每一幕情境推演到後來都是災難。他在絕望中醒悟到,唯一能確保他妻子得救的方式就是把她留下。她可以宣稱自己被罪犯給欺騙了,他們會相信她的。她身為英勇家族的女兒,是受到保護的。

可是他的兒子……

他撫平緊繃的表情,穿上軍服外套,然後堆著笑容走進廚房。

「早啊。」妻子說,一邊擺設早餐一邊斜睨了他一眼,「你像魚一樣蒼白。」

趙上校不敢開口,他覺得只要一開口,他就會崩潰。他端起茶杯,看到茶水表面的波動。他又站起身,說他馬上回來。他把自己鎖在浴室,努力想啊想,但沒有任何頭緒。他把額頭抵在冰涼的鏡面上,開始輕聲地喃喃自語,呼出來的氣讓玻璃蒙上一層蒸氣。他不知道自己在對誰說話,可是如果他祖先的靈魂會幫他,現在就該出手了。

就在這時候,他聽到廚房傳來小書的聲音,他說他不要吃泡菜,因為他的喉嚨會痛。趙上校把耳朵貼在浴室門上。他的妻子絮絮叨叨地提到扁桃腺腫起來和輕微發燒什麼的,然後她說:「我看你今天最好待在家裡別去上學。」

趙上校抹了抹臉,讓呼吸穩定下來,並走回廚房。他盡可能若無其事地說:「我帶他去看醫生,看了比較安心。」

五分鐘後,他用安全帶把小書固定在新賓士車的副駕駛座,開往東興洞的大學醫院,他猜想比起專門為幹部及眷屬看診的特別醫院,大學醫院的醫護人員薪水比較低。時間還早——他有充裕的時間布局。

他們受到指示來到一間有漂白水臭味、昏昏暗暗的候診室,坐在塑膠椅子上。小書拿出益智遊戲繪本,把頭倚在趙上校的肩膀上。終於,一名戴著白頭巾的年輕女護理師要他們進入診間。趙上校一手牽著小書,另一手提著沉重的公事包。診間很小,地上羅列著六、七個煤油燈,以備電力中斷時使用。護理師請他坐下,問了男孩的姓名,往他嘴裡塞了根體溫計,然後摸摸他的喉嚨。

「他會沒事的。」她對趙上校微笑,「只是輕微的病毒感染。」

趙上校用冰冷且刻意的語氣說:「我要見本院最資深的醫生。」

「沒有這個必要吧。」她訝異地說,「他會好起來——」

「照我說的做……」他擺出被惹怒的黨內高層官員態度,「……否則妳等著去痢疾病房拖地板吧。」

她漲紅臉離開。

他的兒子瞪大眼睛望著趙上校。「我有麻煩了嗎?」

「沒有、沒有。」趙上校說,他捏捏兒子的手,試著保持平穩語氣。

恐慌再度來襲。對抗它。

片刻之後,身穿乾淨白外套的高個子灰髮男人走進來。他臉上的皺紋很深,眼神透著實事求是的堅強。「我是白醫師。」他粗聲道。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