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反迫遷行動正在發生:為什麼克倫族人要回國家公園內生活?

泰國反迫遷行動正在發生:為什麼克倫族人要回國家公園內生活?
位於碧差汶里府的Kaeng Krachan國家公園。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累積數十年的抗爭,克倫族人要求他們和一般泰國公民一樣擁有居住權及免於威脅恐懼的安身立命,也希望大眾了解他們與自然依存的關係和不會傷害林地的立場,希冀政府能借鏡世界各國,如何尊重原住民維持自然永續的生活方式。

3月初,台灣大法官針對原住民狩獵釋憲案召開言詞辯論庭終結,目前仍等待指定日期公布解釋。同時間在泰國,關於居住正義議題「#Saveบางกลอย」標籤,自2月底開始,又頻頻出現在網路媒體的報導貼文以及社群網站的聲援文章。

根據當地媒體報導,2月22日,泰國自然資源與環境部聯合國家安全局、軍方暨國境警察前往碧差汶里府的Kaeng Krachan(แก่งกระจาน)國家公園內的Bang Kloi Bon(บางกลอยบน)、Jai Phaendin(ใจแผ่นดิน)村落,聯手將遷回原居住地的克倫族人們強迫押下山,並限時當日下午6點前,所有在國家公園內的克倫族人都必須撤離的命令。但這項命令完全違反2月16日,由村民代表、社運團體與官方協商同意將警方暨軍方武力撤出村落的協議。22日傍晚,社運人士與當地克倫族組成的返迫遷團體「Saveบางกลอย」便在曼谷文化中心(BACC)前聚集抗議,近一個月以來,線下抗議活動與線上「#saveบางกลอย」標籤開始擴散,少數民族的居住權以及相關爭議又再次搬上檯面。

shutterstock_177719353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位於碧差汶里府的Kaeng Krachan國家公園

「#Saveบางกลอย」究竟是什麼?為什麼克倫族人要回到以劃入國家公園的範圍生活?又為什麼說「#Saveบางกลอย」標籤是再次回到社群媒體呢?

碧差汶里府的Kaeng Krachan國家公園的西邊近緬甸交界處,據過往照片與相關記載,克倫族人(ชาวกะเหรี่ยง)約在1912年就已經在該山區的Bang Kloi、Jai Phaendin區域以其傳統生活與耕作方式定居。1941年泰國甫頒佈第一部關於森林管理的法案、1961年訂定國家公園管理法、1981年將Kaeng Krachan列入國家公園,並同時劃為森林保護區,禁止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居住或使用土地。

自此,拉開民官兩造,長期土地之爭的序幕。

#saveบางกลอย ติดเทรนด์ทวิตเตอร์ หลังข่าวเจ้าหน้าที่จับกุมชาวบ้าน . เมื่อวานนี้ (22 ก.พ.) แฮชแท็ก #saveบางกลอย...

บีบีซีไทย - BBC Thai 發佈於 2021年2月22日 星期一

1996年

國家公園管理處處長依國家公園管理法,要求克倫族人搬離Bang Kloi Bon、Jai Phaendin區域,遷往低地的Bang Kloi Lang(บางกลอยล่าง) 以及Baan Pong Leuk(บ้านโป่งลึก),起初族人不願意,但官方應允將安排遷移後的耕地與居住地,近57戶克倫族人便依協商結果搬離家園。搬遷後才發現,原本說好分配的耕地,不是少於當初承諾的面積就是一分地都沒有,分配到耕地的族人發現其中有多處為岩地或無法耕種的土地,嘗試種米或香蕉都不成,於是,部分克倫族人只好搬回原居住地。

當時官方認為,已劃為國家公園就是不能再開放讓一般人使用或居住,且國家公園就在邊境處,萬一發生非法跨境移居或不法買賣等情事,抑或克倫族人傷害林地濫墾濫伐等因素,堅持不讓克倫族人遷回。

6
Photo Credit:女子@清邁
與山林為伍,以自然素材築箱採蜜的清萊克倫族人。

2010-2011年

Kaeng Krachan國家公園管理處處長和軍方聯手,以幾近根除的方式燒毀克倫族村落的耕地與米倉,前後6次,稱為「Tanaosi 之爭」。2011年7月,年逾百歲的克倫族人Ko-yi 公(ปู่คออี้)連同5位族人代表,向法院指控(提告)該區國家公園管理處違法侵權,要求官方必須賠償損失,並提出遷回原居住地的請願。

當時族人與代表們對此訴訟深感信心,因為代表團中返迫遷的Billy-Porlajee Rakchongcharoen,也是Ko-yi公的孫子,不僅能說泰語(註1)也在當地區公所就職,另一位Bod-Thatkamon Opom(ทัศน์กมล โอบอ้อม)曾參選議員,兩位都在體制內工作的族人卻在進入訴訟程序時出事。前者外出採蜜後失蹤,直到2019年5月才在國家公園水庫中,發現他被封在汽油桶中的屍首(請參考《滯泰台女的幹話筆記》);後者則在開車途中被槍殺,至今仍未抓到犯嫌。

shutterstock_149726665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2019年9月3日,泰國警方解說失踪的克倫族維權人士Billy-Porlajee Rakchongcharoen,在Kaeng Krachan國家公園水庫區域內被殺害。

2018年

2018年6月12日,在長達7年的抗爭與訴訟,泰國最高法院裁定國家公園人員執法過當,需賠償克倫族人30萬987泰銖。判決出爐後,被裁罰的國家公園管理處處長表示服從判決結果,但堅持自己盡忠職守,沒有做錯並不會向克倫族人道歉。而即便判決結果為官方行政人員違法,但就現行法令,族人仍不能合法遷回原地生活。

2021年

向來在山上與山林為伍、依循傳統輪耕的克倫族人一到山下城內,在沒有可耕地狀況下,只能找一些零工打雜,平時尚可圖得溫飽,但一遇上2020年肺炎疫情帶來的經濟衝擊,失去工作大有人在。於是,部分克倫族人在今年初又決定返回到山林。同時間,官方單方面對外宣稱,已與族人們確認,他們在10年內因輪耕需要的耕地約864公頃(約33-34座大安森林公園)。消息一出,市區居民或環保團體便提出對環境保護的疑慮,但克倫族人隨後說明,表示並未收到政府正式詢問耕地,且族人輪耕方式和耕地丈量方式並非如官方公告所述。

爭議再起。管理處人員與族人代表遂於2月16日再次上談判桌,並確認軍警撤出克倫族居住地、同意其維持傳統耕作等協議。但不到三天,官方又再次聯手軍警上山逮人,強制移往山下。族人們害怕2010年的根除事件重演,便起身抗議至今未歇。

2
圖片提供:Keng Papot
在清邁塔佩門前聲援 Save Bang Kloi 活動的克倫族人。
1
圖片提供:Keng Papot
聲援 Save Bang Kloi 活動的克倫族人。

公平對待 vs. 維持林地生態

累積數十年的抗爭,克倫族人要求他們和一般泰國公民一樣擁有居住權及免於威脅恐懼的安身立命,也希望大眾了解他們與自然依存的關係和不會傷害林地的立場,希冀政府能借鏡世界各國,如何尊重原住民維持自然永續的生活方式。而對立面的官方,堅持依法行事和將山林歸還山林的態度,以及反對克倫族遷回山林的團體,則質疑他們是否能不過度開墾?若政府應允Bang Kloi的克倫族人遷回,其他地區的克倫族是否也會要求跟進?

8
Photo Credit:女子@清邁
克倫族人平時仍習慣穿著部族服飾。圖為波克倫族人。
5
Photo Credit:女子@清邁
清萊山區手舞足蹈的克倫族男孩。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