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退出歐洲議會最大黨團,是否將成中、俄分裂歐盟的破口?

匈牙利退出歐洲議會最大黨團,是否將成中、俄分裂歐盟的破口?
匈牙利總理奧班|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總理奧班的領導下,過去幾年匈牙利政府逐步侵蝕國內民主體制,造成匈牙利執政黨青民盟和其在歐洲議會所屬的歐洲人民黨團之間關係緊張。奧班宣布青民盟將自行離開歐洲人民黨團後,匈牙利等於脫離歐盟主流右派控制,卻也成為中國、俄國分裂歐盟最好的施力點。

這個事件的發展,親歐派早起期盼多時。今年3月3日早晨,歐洲議會裡面席次最多、勢力最大的歐洲人民黨團(European People’s Party group,EPP group)舉行內部投票,以148票贊成、28票反對,通過針對黨團成員停權和驅逐的新規定,未來只要三分之二的成員同意,就可以終止一名或數名成員在黨團內的職權,情形嚴重者甚至可以被直接踢除黨團。

匈牙利和歐盟、歐洲人民黨團的愛恨情仇

這項新規定的目標眾所週知,就是黨團內的匈牙利執政黨青年民主聯盟(Fidesz,以下簡稱青民盟)。自2011年匈牙利國會通過極具爭議的修憲案後,總理奧班(Orbán Viktor)所領導的青民盟就走上了一條與歐盟衝突不斷的道路。

爾後幾年,奧班政府陸續通過新法和行政措施,侵蝕匈牙利的司法獨立、言論自由和少數族群權益等歐盟所捍衛的核心價值。2015年正值歐盟面臨難民危機最高峰時,匈牙利以難民大量湧入會造成社會秩序動盪為由,公然拒絕接受歐盟欲強制施行的難民分配制度。去(2020)年3月,匈牙利國會更通過「授權法案」(The Authorization Act),讓政府可以因「抗疫需要」,暫停執行任何現行法律,透過行政命令擴大權力,再度引發歐盟和人權團體關注。

這一連串象徵民主倒退、與歐盟信奉價值背離的發展,促使歐洲議會在2018年9月,通過使用歐盟法制裁匈牙利的動議,歐洲人民黨(European People’s Party)也在2019年3月,決定暫停青民盟在黨內的職權(備註:歐洲人民黨團和歐洲人民黨為不同組織,前者為歐洲議會議員組成之跨國黨團,後者則為泛歐洲型態政黨)。

但部分歐洲人民黨團成員仍認為這樣的制裁不夠,以北歐、荷比盧為首的13個政黨領袖,就曾在去年簽署公開信,呼籲黨團主席採取行動,將青民盟逐出,做一個負責任、真正維護歐盟價值的黨團。

但過去這些要求,都被黨團內勢力比較大的會員國政黨擋下,例如法國的共和黨(Les Républicains)、德國的聯盟黨(CDU / CSU)、義大利的義大利力量黨(Forza Italia)和西班牙的人民黨(Partido Popular),他們認為將青民盟的12名歐洲議員留在黨團內部,才能夠有效施壓、約束匈牙利政府的行為。因此3月3日的投票結果,象徵過去多數替青民盟講話的「盟黨」也已經失去對匈牙利的耐心,改變心意支持更有嚇阻作用的新規範。

新的黨團規定通過後,奧班隨即致信給歐洲人民黨團主席韋伯(Manfred Weber),宣布青民盟將主動離開歐洲人民黨團,因為「投票(新規定)很明顯是一個敵視青民盟和我們選民的舉動」,與其留在黨團內等著被人逐出,不如有尊嚴地自己先離開。

RTX8FFUA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歐洲議會內的勢力變化

青民盟與歐洲人民黨團拆夥,最直接的影響是歐洲議會內的權力平衡。儘管歐洲人民黨團依舊仍維持議會內最大黨團的地位,但一次失去青民盟的12個席次,等於和席次第二多的社會主義者和民主人士進步聯盟(Progressive Alliance of Socialists and Democrats,S&D)拉近距離。

假如未來羅馬尼亞境內由匈牙利裔組成的政黨匈牙利民主同盟(Romániai Magyar DemokrataSzövetség),也跟隨青民盟的腳步離開,而社會民主聯盟又能成功說服義大利的五星運動(Movimento Cinque Stelle)加入,兩黨團的實力差距就會進一步縮小,可能影響2022年初歐洲議會內部重要職位換手的結果。(歐洲議會主席、各委員會主席和副主席等重要職位,通常經主流黨團協商,由不同黨團推派的人各做半屆。)

匈牙利青民盟的離開也可能造成議會內的親歐/疑歐、新/舊歐洲分歧更明顯,端看青民盟的下一步會去哪裡。

根據布魯塞爾政治顧問公司Votewatch Europe的分析,青民盟議員在歐洲議會內投票時,有72%的決定和歐洲保守派和改革主義者(European Conservatives and Reformists,ECR)成員持相同立場,顯示他們和ECR黨團的意識形態相近,雖然原則上支持歐盟單一市場、申根區等政策,但反對更多的歐洲統合、歐洲聯邦主義,也大力抨擊歐盟的官僚主義。

在組成上,ECR黨團的核心政黨是波蘭的執政黨法律與公正(Prawo i Sprawiedliwość,PiS),波蘭近幾年和歐盟也是摩擦不斷,和匈牙利相似,在國內推行被歐盟視為侵害民主、打壓自由和人權的措施,近期更有大法官釋憲限縮女性墮胎權利、政府宣布要將波蘭打造成沒有LGBT的國家等爭議。假如青民盟轉而投靠ECR,那該黨團將會變成一股特別代表東歐立場的疑歐勢力。

雖然目前青民盟在歐洲議會的發言人,表示他們還沒有決定下一步,但沒有黨團歸屬,在歐洲議會內能獲得的資源、話語權和影響力都會非常有限,特別是從議會內勢力最強大的人民黨團退出,奧班必須審慎思考如何延續、甚至擴大青民盟在歐洲議會內的影響力。

另一方面,少了過去屢次抨擊歐盟、在國內推行違反歐盟價值的匈牙利執政黨,歐洲人民黨團再度變回意識型態比較單一、全員支持歐盟的親歐黨團,更利於他們在未來和一樣支持歐洲統合,由法國執政黨共和國前進!(La RépubliqueEn Marche !)所領導的復興歐洲黨團(Renew Europe)合作。

匈牙利成中、俄分裂歐盟的破口

青民盟離開歐洲人民黨團的決定,除了對歐洲政治造成直接影響,更可能在國際地緣政治上形成漣漪。以往青民盟在歐洲人民黨團內,歐盟領袖如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還可藉此黨團平台,和匈牙利政府協調,對外展現一定程度的歐盟團結,例如共同對俄國實施經濟制裁、通過歐盟新一期的多年預算案。

但主動離開議會黨團運作,顯示總理奧班認為繼續待在歐洲人民黨團已經沒有好處,還不如脫離以獲得更大的自主空間,這點事實上從近期疫情施打的議題就可以看出端倪。

自從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歐盟的立場一直都是希望會員國能夠整合資源、彼此幫助,在疫苗施打上也能協調彼此的速度,這樣才有辦法盡快同步解除人員流通限制,恢復歐盟單一市場、提振經濟,同時也展現歐盟國家團結的一面。

無奈歐盟在疫苗產能進度嚴重落後預期,讓部分國家決定自力救濟。僅管歐洲藥品管理局(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還沒審核通過俄國製和中國製疫苗,但匈牙利的藥品主責單位,在今年初就接連通過俄國和中國製疫苗許可,並開始在國內施打,總理奧班本人更在個人臉書上貼出多張自己接種中國疫苗的照片,替中國「疫苗外交」宣傳的意圖明顯。

看到匈牙利帶頭,斯洛伐克和捷克也分別批准、採購俄國疫苗Sputnik V疫苗;而繼塞爾維亞大規模施打中國國藥疫苗之後,近期也傳出捷克和波蘭有意購買中國疫苗。由此可見,歐盟協調會員國施打歐盟疫苗的計畫已經分崩離析。

這對歐盟來說是個嚴重警訊,如果以匈牙利為首的這些歐盟國家,因快速施打疫苗而控制住疫情,將會凸顯歐盟的無用,無形中也強化了這些國家和俄國、中國合作的正當性。未來,中、俄將更有理由和這些歐洲國家進行密切交流,歐盟會發現自己更難在中、俄面前擺出強硬姿態。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