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國戀徵稿】網戀與異國戀的開端有時很像,但誰能滿足於單向的取暖?

【異國戀徵稿】網戀與異國戀的開端有時很像,但誰能滿足於單向的取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來我看到一篇與異國戀有關的文章,裡面提到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利用網路談感情不是問題,重點是對方願意為你付出自己的時間嗎?還是他只是需要單向關心的取暖?「他願不願意來找你」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文:張菀宜

想起幾年前在大學,還很青春熱血的時光裡,曾經陪著朋友(以下簡稱U)一起勇闖香港,陪她去找連真面目都沒看過的愛人。對方已經是事業成功的女姓(以下簡稱I),而還未出社會的我們不懂愛情與麵包的平衡,還在盡情地揮霍青春,奮力地跳進愛情的泡泡裡。

第一次聽到U跟我提及這個因為「搖一搖」而認識的女網友,還很替她高興,後來知道對方在香港,而且她們在一起了,反而讓我覺得哪裡怪怪的。以前的我還認為網戀也能算是一種戀愛,只要彼此有情,且真心真意,再大的困難都不是困難。只是難免讓人擔心,從未見過對方真實的樣子就在一起,真的安全嗎?

每天打開新聞,看到那些被感情詐騙的人,深情地控訴曾經以為對方是真的愛他,急著想要把自己辛苦賺到的錢匯給對方,都覺得挺無奈的。在愛情裡,我們可以理智地分辨對方的企圖,卻也容易因為有感情而失去理智。即使如此,每次跟U開玩笑說小心被騙,她也還是樂在其中而無法自拔。不管有多少人唱衰她的異國戀,她仍不顧一切地相信著I。

令人跌破眼鏡的是,U還邀請我暑假的時候一起去香港「追愛」。那是我第一次出國,打著邊旅遊邊冒險的旗幟,我沒想太多就加入這個突如其來的行程。等到時間越來越近的時候,才發現要擔心的不是出國初體驗的我,而是這個I小姐的真面目。當然她們有視訊過多次,I也曾經寄過一箱香港的零嘴給U。但本來就容易想太多的我,還半開玩笑的跟朋友說,背包裡面要放一把小刀防身,萬一跟《即刻救援》的劇情一樣被綁去賣掉,我們可沒有地表最強老爸可以來救我們。

終於到了香港行的那天,才剛到飯店安頓好,我們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買花。窮學生沒有錢買一大束玫瑰,U就買了一大支的大向日葵,插在背包裡,後來因為花太大,磕磕碰碰的快枯萎了,我只好拿自己的髮圈把向日葵固定在裝水的大塑膠袋裡。想著I說晚上就會跟我們見面,撐一天還是可以的。沒想到這個I小姐當晚不但沒有出現,香港行四天三夜,前三天的早上她都說晚上會跟我們見面吃飯,可是每到赴約時間的時候,又會以加班為由,延後見面的時間。那朵大向日葵插在塑膠袋裡,跟著我們在香港到處跑跳,也越來越失去向日葵該有的美。

最後一晚,我和U跟同行的男同學都受不了了,在I又一次的放鴿子後,我們決定照著她先前寄零食來的地址,衝到她家樓下賭她。都跨海追愛了,窮學生可沒有錢每個月這樣追,不看到一眼怎麼行!我們就在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根據地陪的指示,搭計程車從飯店前往I小姐的住處。到了包裹上的地址時,我鬆了一口氣,我以為那會是一個廢棄工廠或是無人的公寓,然而其實是一個還算大的社區,一樓還有公共空間。U傳了封訊息給I小姐,說有東西要親手送她,可以等她下班回來。但這一傳卻等到凌晨一點半,開始下起傾盆大雨,才等到她回覆說因為加班太晚,所以直接睡在同事家了。

那一晚雨下得很大,我們先是被計程車坑路費,繞了一大段路才回到飯店,三個人又只有一把小傘,衝回飯店的短短幾秒還是讓我們淋濕了一半。我分不清U有沒有哭,但我確定她最後一天的臉上只有滿滿的疲憊與失望。而那一朵大向日葵,我們在退房的時候,把它留在房間裡,開玩笑地說要送給打掃阿姨,卻沒有人笑得出來。

回到台灣後U沒有馬上跟I切斷關係,我們最後也還是不知道I到底是刻意不見,還是真的抽不出時間。她們拉扯多次,U也被折磨得很痛苦。我記得有一晚U喝醉了,她哭得很慘、吐得很慘,發神經似地打給I,哭吼著她說不出來的痛苦。而電話那頭,I聽著U大吼也難堪得很。我還得搶走她的手機,對這個放我們三次鴿子的女人說抱歉,她喝醉了。

一直到這段關係已經索然無味,加上時間與距離的煎熬,U才慢慢放棄I。我也在這當中看到平時理性的U,也會有失控的一面。我知道她付出了真心,實際上也付出了時間、金錢,她想要的是健全的關係,而對方想要的大概是下班後可以趕走寂寞的溫暖吧。

後來我看到一篇與異國戀有關的文章,它提到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在網路發達的世界裡,利用網路談感情不是問題,重點是對方願意為你付出自己的時間嗎?還是他只是需要單向關心的取暖?他願不願意來找你,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如果他覺得用視訊和訊息就可以聯絡感情而不需要實際的溫度,就代表兩人在彼此的心目中不是同等的地位,而沒有底線地維持感情的那方,就會成為唯一一個付諸行動經營感情的人。

網戀和異國戀的開端有時候非常像,可能有的人認為我們是異國戀,而對方卻覺得我們只需要下班說說話,互相關心即可。只為了填補自身的寂寞,讓下班後空蕩的家裡不那麼安靜,可是兩者卻代表著不同的意義。網戀的戀愛只發生在網路上,就算不要跨國也可以發生,今天就算我跟對方都住在同一個城市,或甚至對方早已有家庭,我也可以跟任何人來場甜蜜卻又不切實際的網戀。而跨國的異國戀講究實際的付出,我可以一個月、三個月、半年、甚至一年才見對方一次,但不管時間多長,我們都還是要回歸現實,真實地參與彼此的生活圈,實際體會到愛情的溫暖與付出才能算是真正的戀愛吧。

出社會後的我再回首看這段感情,可能有點笨拙,有點愚蠢,甚至有些矯情,也漸漸懂得愛情與麵包平衡之必要,不過真摯的感情卻也是現在最難能可貴的。寫這篇文章時,也重新再問過U的想法,她看完我寫的初稿後,說她正在流淚,因為想起那晚傾盆大雨,不管在哪個屋簷下都被噴到雨的傻子。然而,當我問她關於我正在曖昧的遠距離男孩時,她仍然毫不猶豫地要我衝一把,只要注意安全,懂得保護自己,就不會有遺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