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願在有你的光景裡慢慢老去》:相愛不會讓一切變簡單,更多時候是複雜而艱難

《只願在有你的光景裡慢慢老去》:相愛不會讓一切變簡單,更多時候是複雜而艱難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曾想把我們相遇到分開的過程一一寫下來,可是我發現我做不到。因為說不清那些改變是為什麼、是什麼時候改變的,回憶太像一把雙面刃,曾美好得無與倫比,在現實面前,卻能輕易而銳利地刺傷彼此。

文:愛莉兒小姐

另一種相愛的可能

二○一九年秋末,我和貝尼先生在一起了。

妳好壞。也許離別早已在妳心裡排演了無數次,而對我來說一切發生的太突然,快到我措手不及,從沒想過哪次見面會是最後一次,根本沒做任何準備,今天起床我真的好怕,好怕妳從我的生命中完全消失,但我知道這陣子妳肯定也不好受,辛苦了。

現在的我滿是遺憾,離別前的這段時光是三個月來最不快樂的,能不能讓我任性一次,再給我們一些時間,一起追夕陽、看星星,自在的相處,不為了離別,只想著當下?但如果妳覺得不妥,那會讓我們更複雜,又或者停在此刻是最美好的,那我會尊重妳。

但無論如何,請妳答應我,不要讓我們之間的連結完全斷了,哪天要找小貝時,我還在這。

說好離開的隔天,他便傳來這些訊息。

「那你先匯六千塊來。」過了不久,我開玩笑地答道。

「什麼意思?」

「就是還剩下的六千塊!」

「我知道啊,但什麼意思?」

「Yes, I do 的意思!」

我們戀愛了。這是一場無論如何都不會有結果的愛情,只是當愛走到我們面前,我們並不介意,也不打算逃跑。

我們第一次的約會在夜市,至今我都不知道當時他為什麼不牽我的手。於我而言,我們相戀的開始是十分羞澀的。即便不是第一次戀愛,但和眼前的這個人,卻是第一次。

送我到家門口的時候,我彆扭地說:「你都騙我!」「什麼我騙妳?我騙妳什麼了?」他慌張地問道。

「你之前說,說如果再次見面的話,你會抱我。」我無理取鬧地抱怨著,他卻絲毫不在意,只把我抓進他的懷中,戲謔地說:「我有說過這種話嗎?」

「你就是有說,在電話裡。你說如果再見面的話,你會抱我。我問你什麼意思,你說見到我很開心的意思……」我想若有繞口令的比賽,我應該能得名,題目是:你為什麼不抱我。

「現在不是在抱了嗎?」他輕聲地說。

「你是不是喜歡我呀?」

「我沒有不喜歡妳呀。」

「你回答我!」

「我喜歡妳。」他將我緊緊抱在懷中,以氣音告訴我,他喜歡我。

空氣好像瞬間凝結了。

我凝視著他的雙眸、高挺的鼻子,還有小巧的唇。我們對視,他吻了我的額頭、我的髮絲,我踮起腳,往他的唇上輕輕地碰了一下,像是回應他的吻,然後他矇住我的雙眼和鼻子,吻了我的雙唇。

那之後我們一起過上一些平凡的日子,這些日子其實不多,但我想他當時一定沒有聽見我心跳的聲音。

像是我從洗手間走出來的時候,他牽起我的手,往我的手背親了一下;像是某次我感冒了,搭乘手扶梯的時候,他盯了我好長一段時間,然後往我的口罩親了一下;像是一見到他的時候,他摟著我的腰,我也摟著他的,走著走著,他突然停了下來,拉我到路旁擁抱;像是陪我等車的時候,他說再見,然後往我的臉頰親了一下,我望向他,他貼近我的耳邊輕聲地說:「我愛妳」;像是我們在草叢裡漫步,他作勢要親我,我說不行,他會感冒。他將我的口罩摘了下來,低聲地說:「沒關係。」然後吻了上來。

我們的唇還未分開的時候,我擔心地向他問道:「這樣你感冒的話怎麼辦?」

「那也沒辦法。」他小聲地說。「都親成這樣了。」然後他的唇再一次地靠近了我的雙唇。

老實說,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這樣地喜歡一個人噢。有幾次我和他巧合地穿著一樣的衣服,兩個人在餐廳裡聽到屬於我們的歌的時候,我們相互呼喊對方,然後相視而笑。即使不開口,彼此也明白,我們想的是同一件事。

還有幾次,當我走在斑馬線對面,總是一眼就能認出他,故作鎮定的神情,也絲毫無法掩飾想朝他跑過去的心跳,然後緊抱著彼此,好久好久。

「我覺得現在好幸福。」他揹著我回家時,我默默地說著。

「不好嗎?」他問道。

「太好了,所以想一直記得。我怕我習慣了這樣的美好,就把它當作理所應當,所以我要這樣一一細數、不斷地複習你的好。」

「妳說的喔。」

「嗯嗯,打勾勾。」我沒有向他開口,以後就算分開了,我也會記得他的好。

我知道所有事物都有期限,他的好也可能有期限,我盡量不去想太遙遠的事,此刻我想要愛他,我便要用一切來珍惜他。只是我們的日子彷彿見不得光,貝尼先生其實如他所說,日常非常忙碌,我並不存在於他的生活裡。

生活畢竟不是童話故事。我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真正明白到這一點,正如所有的愛情故事都會面臨的爭吵、冷戰甚至分離,我們也沒能倖免。縱使彼此都明白,這段戀情的開始本就不容易,但更多時候比起相愛,更多的是現實、是自尊心。

相愛原來並不會讓一切變得簡單,更多時候讓一切都變得複雜而艱難了。

我曾想把我們相遇到分開的過程一一寫下來,可是我發現我做不到。因為說不清那些改變是為什麼、是什麼時候改變的,回憶太像一把雙面刃,曾美好得無與倫比,在現實面前,卻能輕易而銳利地刺傷彼此。

一個月、兩個月,甚至是一年都好,最終我們還是分開了。分手那天,我們牽著手在巷口散步,終究沒能把這條路走成一輩子。

「妳知道妳是我交過的女朋友當中,唯一說過那麼多心裡話的人。」

「那你後悔嗎?」假如他提早知道,這是我們相愛的結局,他還會和我相愛嗎?

「感覺停留在那時候是最美好的。」他答道。

他說的話總是對的,因為太過於正確,偶而我希望他認輸,我也想贏一次。可是算了,若是輸給他,我心甘情願。

假如那年貝尼先生做過最瘋狂的事,是匯了一萬塊給名字是誰都不知道的人,只為了更長久的聯繫;那麼我做過最癡情的事,便是寫了一封遲到兩年的情書,是在無數個夜裡獨自想念著他,即使是在再沒有他消息的日常,即便是在再也見不著他的日子裡。

想來諷刺,有時候能加以保留愛、使愛恆久不變的,竟只有高唱離別這首輓歌了。只是人們都是這麼來去的,會有新的人汰換掉我的,但就像我們曾說過的那樣,心裡的某個位置,一定會存有彼此的影子,會在某些時刻突然想起,然後緬懷,再回到屬於自己的人生。

相關書摘 ▶《只願在有你的光景裡慢慢老去》:日子是禮物、是祝福、是百轉千迴以後的決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只願在有你的光景裡慢慢老去》,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愛莉兒小姐

那些最浪漫的戀人絮語,終將成為最深沉的私語呢喃。
但我始終堅信,只要曾在斑斕的愛裡許過⼀次永恆,
那些光亮的瞬間,就能與我們共度餘生。

備受矚目新生代創作者愛莉兒小姐 初試啼聲之作!

│縱使失去了你,但我仍想保有那些燦爛│
「即使未來,我變得蒼老,因年邁而長出紋路的臉孔可能不如我們初見的模樣,身體也會始終記得那是曾被你輕捧過的臉頰,提醒那些燦爛的日子,將永遠永遠一如當初。」

│我們如此不同,卻又如此靠近│
「海的另一邊是陸地,屬性不同,卻仍能緊密相連。人與人之間也是,彼此身上的缺口都不同,理解以後仍能擁抱對方。」

│每個人都是故事的載體│
「故事是一個人最重要的信物之一,人們帶著自己的故事向他人核對,確認彼此能夠讀懂對方,就能一起寫故事,因此所有故事都是獨立又連續的章節。當我們被讀懂,流下的眼淚便會浸濕書本,只有在那時候,人們心裡的旺洋,才會有海鷗和海豚出現。」

│因為你,我的日子百轉千迴│
「我所鍾愛的日子裡面,藏滿了無數人的臉孔,一些好過的,最終碎裂的,一些曾光芒萬丈,最終以悲傷作結的。有的成為了傷痕,有的化為了灰燼,還有些始終都是秘密。」

只願在有你的光景裡慢慢老去(立封書腰版)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