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臉時代下,中國正在「智慧」與「風險」之間糾葛

刷臉時代下,中國正在「智慧」與「風險」之間糾葛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人臉識別引領的科技智慧化風潮,既充滿著人性設計、便利生活等優勢,也同時有侵犯隱私和資安風險的代價,必然在利弊權衡之間左支右絀。這不僅是中國大陸眼下面臨的治理挑戰,也是台灣乃至全世界都需及早省思的課題。

文:李虎門

走到門前,將臉正對鏡頭,「嗶」的一聲,大門應「臉」而開,歡迎來到刷臉時代。隨著人臉識別科技普及化,之後出門忘了攜帶鑰匙,在門前跺腳懊惱的場景,或將成為歷史記憶。

但是,這項現在看來高科技的應用技術,難免令人起疑,「刷臉」背後的技術安全保障值得信賴嗎?2021年2月3日,中國大陸官方也意識到了社會普遍焦慮,回應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將「就新技術新應用相關領域的個人信息保護問題進行深入研究論證,對個人信息保護法草案進行修改完善。」

而官方此番說法,既可看作官方將針對人臉等科技識別技術制定更完整規範的訊號,也是緩解當前中國大陸民眾對一些場所安裝人臉識別是否安全的疑慮。

秀出臉蛋,行遍天下

近年來,極具先進指標的人臉識別技術,不斷的被安裝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不只在中國大陸,香港、台灣等地的街頭巷隅,都能輕易體驗這類刷臉科技帶來的生活便利性。舉凡台港民眾日常必需的銀行自動取款機(ATM),許多業者都已加裝「刷臉提款」服務,不需透過金融卡或手機,只要將臉頰湊近鏡頭即可領取鈔票。

不僅如此,台灣邁入高齡化社會,時常發生老年人走失情況。警方也仰賴人臉識別科技的進步,只要將「警用電腦『人臉』辨識系統」(M-Police)往當事人臉上一掃,便能快速確認走失的老年人,不須再透過層層抽絲剝繭。

不過,相比台港在使用刷臉科技的時間進程,作為數位科技使用最激進化、普及化的中國大陸,其刷臉技術的應用,早已普遍落地且大量頻繁使用。2017年9月1日,中國大陸知名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寶」在肯德基旗下子餐廳推出刷臉支付,不需帶手機,只要秀出一張臉即可支付,這也是刷臉支付在全球的首次商用試點。

2018年12月,支付寶推陳出新,將刷臉支付獨立為另一手機App「蜻蜓」;2019年3月,中國大陸通訊軟體微信也跟進,推出刷臉支付「青蛙」,頗有「後有青蛙吃蜻蜓」兩相較勁的味道。此外,較為單純驗證身份功能的刷臉機制,更在中國大陸銀行、飯店、公司行號行之有年。也就是說,「刷臉」場景在中國大陸市場、社會已是家常便飯,且早早進入了大規模的應用階段。

健康碼
Photo Credit: 微信「支付寶」

科技探照,隱私卸防

然而,科技革新總是充滿了兩面性,在舊與新的交會之際,「新」的問題必然產生。隨刷臉技術在中國大陸鋪天蓋地而來,卻也讓有心人士不懷好意。

像是陸媒《北京青年報》2019年9月曾披露,有商家在電子商務平台銷售人臉數據,數量達17萬條。令人惶恐的是,這17萬條涵蓋2000人肖像,每人約有50張到100張照片,每張照片還搭配一份數據,包括人臉106處關鍵特徵,如眼睛、耳朵、鼻子、嘴巴等輪廓訊息,甚至標註了性別、情緒、顏值、是否配戴眼鏡等。

2019年8月初,安徽南斗星仿真機器人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兼CEO王峻向媒體爆料,他曾用自己幾年前製作的3D列印蠟像頭,騙過了支付寶人臉識別系統,成功買了一張從南京到寶華山的火車票。即便此案例純屬「示警」意味,但實際上在2020年10月,湖北省警方曾破獲一樁運用人臉識別來牟利的案件。據當地警方指出,不肖之徒透過受害者的自拍照,並利用照片活化技術,騙過微信人臉識別驗證,進而轉移受害者的帳戶餘額。

此外,莫以為人臉識別技術只在中國大陸「栽跟頭」。美國電商巨頭亞馬遜(Amazon)曾在2016年推出圖像識別的人工智慧系統——Rekognition。為了測試該系統辨識準確程度,美國民權聯盟(ACLU)將535名美國國會議員的臉部資料,與資料庫中2.5萬名犯罪者的臉部資料進行比對,結果顯示有28位議員都是罪犯,也因此鬧出了技術性笑話。

透過這些案例,即能理解人臉辨識技術實屬高階的科技產物;但另一方面,人臉又不像其他生物識別特徵如聲音、指紋等具有封閉、可藏匿的性質。基本上,如全面使用人臉識別,就好比將自身的安全、隱私、財產等暴露於大街上,任人汲取、蒐集。

這也難怪中國大陸各地近期頻頻傳出,有社區在進行安裝人臉識別門禁系統時,遭到居民強力反對。許多居民頗為無奈表示:「人臉是自己的生物資訊,怎能隨意被人拿走,一旦洩露,造成的後果誰來承擔?」對照先前人臉識別技術不完善所衍生的違法案例來看,說明了中國大陸民眾的擔憂其來有自。中共官媒新華社、《人民日報》等也多次進行深入報導,探討「刷臉」在中國大陸為何存在極大的風險,將之形容為公民上街猶如「裸奔」,後果不堪設想。

要不要「臉」?全球難題

除此之外,人臉識別不只在中國大陸起了爭議。2019年11月,鐵路管理局耗費鉅資建置了「智慧型影像監控系統」,其中一項功能是人臉識別,並稱是為了預防犯罪所設。一旦黑名單上的通緝犯出現在車站,這套系統能即時通知站務員;不過該做法也引發了台灣社會爭議,台鐵隨即緊急宣佈,因各界對人臉識別及適法性存有疑慮,決定取消人臉識別功能。

又如2020年7月,正值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期間,國家冰球聯盟(NHL)為活絡比賽氣氛和紓緩財政壓力,宣佈將使用涵蓋眼膜、指紋、人臉檢測的生物識別系統,意圖在疫情期間,針對入館的職員、球員、球迷等進行身體狀況檢查,排除帶有病毒或是不遵守衛生規定的人們,藉此吸引球迷入場。但國家冰球聯盟做法,也引起了美國社會討論,多半認為聯盟此舉不妥當。

RTS1JW09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