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時裝週:當「永續時尚」成為全球顯學,「石化時尚」會自此凋零嗎?

台北時裝週:當「永續時尚」成為全球顯學,「石化時尚」會自此凋零嗎?
台北時裝週,作者拍攝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永續時尚」同時和「減塑生活」是這幾年新興的名詞;既符合友善地球的價值觀,也隱隱然有「政治正確」的觀念,然而「永續時尚」即便是新興趨勢,也存在著自己的問題。

文:陳秉哲(Alucard Chen)

本次台北時裝週(TPEFW)AW21「永續時尚開幕秀」以台灣時尚品牌#DAMUR、Claudia.W、DYCTEAM、JUST IN XX、oqLiq以及WEAVISM織本主義擔綱。秀畢仍要面臨這問題:既然永續時尚逐步蔚為主流,石化時尚是不是將被淘汰?

其實這六個台灣時裝品牌,皆共同擁有一種態度。

永續時尚 vs. 石化時尚

首先,我們先定義「永續時尚」是什麼意思。根據ELLE Taiwan整理出來內容可以分為兩種角色:生產者、消費者。

生產者採用「回收衣物」、「再生布料」、「可生物分解原料」製作產品。

如果依產業鏈來看的話,「回收衣物」利用生產鏈末端,蒐集舊物加以創造,為舊衣物注入新生命;「再生布料」在其他產業鏈採取可回收物質,經加工織成紗線作為布料;「可生物分解原料」從產業鏈源頭開始,直接找非石化原料作為產品。

消費者如果直接做「捐贈」反而只有反效果,可以選擇購買古著、購買二手產品或選擇購買永續時尚品牌產品。還有一種是交換或租賃,但目前台灣似乎不流行。或許,日後台灣會有衣物共享結合信評機制的平台。

這樣看起來消費者也是永續時尚一環,那「石化時尚」的消費者也是需要消費者構成囉。有需求才有供給,是不是可以說只要不符合永續時尚產業鏈的定義,都可以說我們每天在穿的衣服、褲子、鞋襪、包包與帽子都在「石化時尚」一環呢?

圖片3
作者拍攝於台北時裝週

一樣再問開頭的問題:既然永續時尚逐步蔚為主流,石化時尚是不是將被淘汰?作者這裡有兩個通識,一項動力學針對本篇問題作答覆。

  • 通識一:石化時尚還能存活80年

因『黑天鵝效應』而在紐約時報暢銷書霸榜31週的作家納西姆.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另外著的一本書《反脆弱》(Antifragile: Things That Gain from Disorder)裡面提到:

沒有生命的物種,它未來的預期壽命和它當前的壽命成正比。

比如杯子這種東西,沒有它我們就無法正常喝水;杯子過去至今存活多少年,預估未來也會是多少年。20世紀中後葉發明的軟碟片、磁碟片和隨身聽,卻存活不超過30年就被硬碟、隨身硬碟、iPod / iPhone取代。

二戰後百廢待興。塑膠製品發明,它的製作成本低、比金屬輕、比植物物料更易取得、易塑形任何產品——電視機、電冰箱、汽機車——等日常生活物品都由塑膠製成;也因為「塑膠」,這些特性帶動戰後經濟繁榮。紡織業也在這波時代浪潮使用合成纖維織成產品。

石化時尚堅固耐用、有彈性、抗黴菌、易上色,重點是價格親民,以至於我們每天都可以看到這些石化時尚穿在週遭人身上,包括作者自己。用納西姆.塔勒布《反脆弱》這概念來推估,石化時尚還能存活80年。

80年時間太久,誰又能把握石化產業是不是還可以再加個80年,繼續走160年,或就此終結呢?這就要講到第二個通識:觀察趨勢。

  • 通識二:觀察某某趨勢

擁有10萬知識型追蹤者,著名科普作家萬維鋼提供這個方法來評斷社會演進方式。這個「某某」是代名詞,可以是觀察產業發展方向、觀察消費者價值觀、觀察市場價格等趨勢。

有人相信世界進程有一定規律,順昌逆亡;有人則認為世界進程完全隨機,永遠會有意想不到事件發生然後影響整個局面。前者太空泛說了等於沒說,後者則將命運完全甩手給隨機事件缺少掌控感。

萬維鋼提出採這兩者折衷方法,藉由觀察「趨勢」可以有根據推估未來結果。美國在二戰後有不少退伍兵,要怎麼安置這些老兵是個問題;所幸在戰間期,科技進步帶動電視機、洗衣機、電冰箱、收音機、汽車的發明。

一方面是即將退伍的老兵,一方面是科技進步使得很多新產品發明的這兩項趨勢;最後老兵提供勞動力來生產這些新產品,帶動了市場消費,進而拉近貧富差距、信貸消費的發明。由於信貸消費的發明再帶動一波市場繁榮(70–90年代,這是新的趨勢)。

「永續時尚」是對「快時尚」反思而興起的價值觀,也是一項「趨勢」。目前除了在台灣,也在世界也開始倡導。

「永續時尚」同時和「減塑生活」是這幾年新興的名詞;既符合友善地球的價值觀,也隱隱然有「政治正確」的觀念。因為沒有人跟你說:

我只買石化產品、非再生產品。

而是會說:

我選擇購買友善環境、減塑產品。

圖片2
作者截圖提供
在Google上搜尋「減塑」的趨勢

然而,「永續時尚」即便是新興趨勢,同時也有自己問題。

相較於石化時尚產品,永續時尚單價仍比較高,單價高的背後可能有生產鏈上的技術門檻高、供給端比較少等元素。

相較於高單價的永續時尚,石化時尚則便宜且堪用;並不像吃進肚裡的食物有立即對自身安全影響,即使知道比較不符合現代興起價值觀,但不去特別說誰又會在意?這些款式才符合我的style、我就喜歡。

就像現在低GI飲食、減塑生活價值觀興起,仍有人還是高油高鹽、照常使用塑膠製品;生活習慣在沒有更多外力影響下,是不會做太多改變。這是石化時尚依然可以存在市場的「勢」。

看似永續時尚這新萌芽的小草,要如何面對座落這片土地(市場)已久的石化大樹?動力學,在這裡可以作為參考依據。

時尚動力學

服裝這種東西,以前每個家庭女性都會做基本裁縫。直至19世紀上半葉,巴黎出現一種專門為貴族訂製的高級裁縫店。也因為是高級裁縫師執行製作,在專業程度、美感程度更勝每個家庭的女工。

Christian Dior與Givenchy師承Lucien Lelong、 Pierre Cardin師承Jeanne Paquin、Karl Lagerfeld師承Jean Patou,這些我們耳熟能響的品牌均師承當時專門服務貴族的高級裁縫師。那為什麼我們今天沒聽過這些師承品牌呢?根據萬維綱觀點:

後起品牌乘著批量生產時裝普及市井,同時結合資本集團創造高級。

原本服務貴族的設計師因為無法為產品進行量產;再加上當時並沒有所謂標準化尺碼概念(S/M/L/XL),所以每件產品必須要親自到門市量身定制。隨後標準化尺碼以及自動縫紉技術成熟,這些從頂級時裝屋出來的設計師藉著技術之便,可批量生產以降低每件成本來銷售更多的人。

AP_2036445752525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法國傳奇設計師皮爾卡登

當資本與資本的匯流便成為龐大集團。筆者日前寫過這篇文章探究時尚產業四個角色,其中影響最大的便是這類時尚集團。Christian Dior與Givenchy先生已經過世,同名品牌依然在集團營運下存在。有了資本就很容易和上流人士交流,進而創造高級。

「創造高級」是把球舉高的高度、「批量生產」是球向下跑動的狀態。這從高度往下的動能,萬維鋼稱為「時尚動力學」。

看戲是古代貴族權利,今天我們有電影;養司機、養馬伕是古代貴族權利,今天我們可以叫Uber;私廚是古代貴族家養廚師,今天我們可以去餐館點餐。人人都想要「高級」東西,「批量生產」幫助每個人實現願望。「時尚動力學」有利可圖。

本次台北時裝週AW21「永續時尚開幕秀」以台灣時尚品牌#DAMUR、Claudia.W、DYCTEAM、JUST IN XX、oqLiq以及WEAVISM織本主義作為開幕秀品牌。以永續時尚產業來說,這幾個品牌在台灣代表「最高級」。畢竟能申請上時裝秀品牌,其對「永續」落實程度、「文化」具體呈現以及「技術」專業程度已經做了幾輪篩選;同時知名時尚雜誌相繼宣傳報導、名人加持,持續為這六個永續時尚品牌再捧上新高度。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