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鮭魚之亂」與日本「惡魔命名騷動」:命名權到底是孩子自己的,還是父母的?

台灣「鮭魚之亂」與日本「惡魔命名騷動」:命名權到底是孩子自己的,還是父母的?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跟命名有關的事件,在日本會被稱為「惡魔命名騷動」,這個事件真正引發討論的,其實並不在「惡魔」這兩個字所代表的爭議性,而是更多更深層的哲學問題與法律問題......

「惡魔命名騷動」

這幾天台灣發生了「鮭魚之亂」,但我想講另一個跟命名有關,也非常有意思的事件。

1993年,在日本發生了一個「佐藤惡魔事件」,又稱為「悪魔ちゃん命名問題」或是「惡魔命名騷動」,1993年8月11日,昭島市有一對姓佐藤的夫婦為剛出生的兒子命名為「佐藤惡魔」,在命名之前,佐藤曾經問過昭島市役所,可不可以將兒子命名為「惡魔」,昭島市役所的回答是法律並沒有規定不可以取什麼樣的名字,同時東京法務局八王子支局也回覆昭島市役所,法律上沒有不許可的理由,於是,佐藤夫婦就到市役所登記了「佐藤惡魔」這個名字。

在8月13日,東京法務局八王子支局緊急通知昭島市役所中止佐藤惡魔的登記,8月14日,日本法務省民事局通知昭島市役所,將小孩子命名為「惡魔」可能會對將來孩子的人生產生重大不利影響(包括被嘲笑、霸凌等等),於是昭島市長將市役所登記的「佐藤惡魔」中的惡魔兩字用紅線劃掉,改寫為「名未定」(不是叫佐藤名未定喔!)

佐藤父親於是對東京家事裁判所八王子支部提出了訴訟,最後八王子支部做出的判決是,將孩子取名為「惡魔」,屬於父母權利之濫用,但是因為昭島市政府已經做出實際登記行為,不得擅自利用行政權力,將「佐藤惡魔」的名字登記為名未定,必須依照當初在戶口名簿所登記的「佐藤惡魔」。

這個判決在形式上是佐藤父親的勝利,戶口名簿必須將名字改回,但是在內涵上東京家事裁判八王子支部,承認了佐藤夫婦對於兒子的命名權實施了濫用行為,於是昭島市役所向東京高等裁判所提出上訴,東京高等裁判所的判決與八王子支部不同,判決認為昭島市役所當初為了保護孩子,所作出名字登記為「名未定」之行為,並不違法,當然,佐藤父親為了此事又向東京高等裁判所提出了抗告。

雙方纏訟到1994年3月14日,佐藤父親向昭島市長提出了妥協,希望將兒子的名字登記為「阿久魔」,日語唸法跟「惡魔」同為AKUMA,只是漢字不相同,昭島市長拒絕了這項提議,5月30日,佐藤父親又提出了一個新方案,他願意將孩子命名為「驅」,日語唸法為AKU,最後昭島市長接受了這個方案,讓佐藤父親將孩子命名為「佐藤驅」,佐藤父親也撤回了上訴,最後東京高等裁判所並未對這個案子做出最後裁決,在法律上,這個案子最後算是不了了之。

但是在這之後,佐藤父親卻得意洋洋的表示,「驅」這個字雖然唸為AKU,但是拆開來分成「區」跟「馬」兩個字的時候,日語是唸成AKUMA,也就是說,他依然是最後的勝利者,因為他還是成功的將兒子命名為「佐藤惡魔」。諷刺的是,佐藤父親在1996年因為持有毒品被捕,後來也陸續因為吸毒跟竊盜入獄,到了2014年都還有犯罪被捕的紀錄,期間佐藤夫婦已經離婚,這名名為「惡魔」的孩子,監護權歸母親所有,完全與父親脫離關係。

在此之後,跟命名有關的事件,在日本就會被稱為「惡魔命名騷動」,這個事件真正引發討論的,其實並不在「惡魔」這兩個字所代表的爭議性,而是更多更深層的哲學問題與法律問題,那就是「名字到底是什麼?」「命名權究竟屬於誰?」

命名權是誰的?

先從戶口名簿上的名字談起,如果名字只是「政府用來登記辨別」之用,那麼政府確實有權力對命名的格式做出限制,例如台灣以前最多只能登記四個字,所以原住民朋友可能就沒辦法用自己真正的族名來命名,後來才放寬限制。但是既然只是登記辨識之用,法律沒有規定的事項(沒有規定不能取名為惡魔),政府加以限制豈不是過度擴張,就算有權,那到底什麼樣的命名是「有損孩子的權益」,究竟該如何認定?

命名權到底是孩子自己的,還是父母的?理論上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取名字的權利,所以成年之後有自己改名的空間,父母所行使的只是「命名代理權」,但是有多少人會去更改父母所取的名字,改名字所付出的代價是否太高,導致大部分人一生都是用父母取的名字,這樣等於父母才有實質上的命名權。

再更深層討論,名字究竟代表什麼意義?如果我叫王大明,戶口名簿也登記為王大明,但是所有人都叫我金城武,沒有任何一個人叫我王大明,甚至別人叫我金城武我才會回頭,那這樣我到底是叫王大明還是金城武呢?如果是王大明,但是這名字完全不具任何意義;如果是金城武,那命名權不就是這社會上所有人所共有,而不是我自己的了。

諸如此類的關於命名權的討論,引發了一波對於法律與哲學的反思,那麼對於台灣「鮭魚之亂」這樣的社會現象,我們是否有更具深度更具反思的探討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翻新經典,優雅鉅獻——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

翻新經典,優雅鉅獻——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
Photo Credit:浪琴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浪琴表全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保留原版時針設計與簡潔線條,再融入當代工藝技術,創造兼具專業潛水錶機能與優雅風格的代表作,讓錶迷玩家心動不已。

浪琴表全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重新演繹1960年代的經典潛水錶款,繼承浪琴表一脈相傳的鬼斧神工,保留原版時針設計與簡潔線條,再融入當代技術,打造無可比擬的精彩腕錶。揉合經典美學與創新工藝,讓許多錶迷玩家都拜倒在浪琴表LEGEND DIVER極致不凡的魅力之下。

3_(1)_batch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帶有潛水運動血統的優雅之作。

浪琴表LEGEND DIVER優雅匠心,一如絕無僅有的陶藝之美

陶藝是一種溫潤的藝術,揉合原始質樸的陶土與手作的溫度,揉捏拉展出渾圓與流暢線條;接著漆上釉色,在內斂沈穩的大地色系中,揀選映照匠心的色彩,並於高溫燒窯後淬煉出嶄新風貌,彷彿被賦予了全新生命。

有萬年以上歷史的陶瓷工藝,至今歷久不衰,是因為不同時代的匠人秉持著工藝堅持與創新追尋,得以不斷翻新傳統,再創絕代風華。如同源自1832年的浪琴表,是最早研發防水錶的先行者,更是腕錶界「優雅」的代名詞;旗下最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乃延續將近190年歷史的頂級工藝,維持堅若磐石的價值,於設計與配色融入當代靈感,造就傳奇復刻,翻新經典的全新史詩,持續領銜當代時尚潮流。

令人津津樂道的,還有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的精彩淵源。1937年,浪琴表推出當時世界上第一款防水計時碼表並獲得專利;1959年,浪琴表正式推出第一款潛水錶SUPER COMPRESSOR;到了2007年,浪琴表延續經典傳奇,打造風華獨具的LEGEND DIVER潛水錶,立刻成為全球時尚界與錶迷的關注焦點,傳承的精神延續至今,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成為浪琴表最暢銷的復刻錶款之一。

這就是任憑時間打磨、不斷自我砥礪進化的浪琴表,以最高水準的頂尖工藝翻新傳奇,向尊貴的優雅精神與風格追求致敬,打造腕錶世界無可取代的經典魅力。

5-1_batch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防水功能達300公尺,媲美專業潛水錶規格。

浪琴表LEGEND DIVER精粹設計,仿若玻璃工藝極致璀璨

晶瑩剔透、高可塑性,是玻璃令人嚮往的本色,而玻璃工藝的製作過程,本身即是一門藝術。經驗豐富的匠人運用口吹或手工熱塑拉絲,做出千變萬化的玻璃塑形,接著為玻璃融入色調,將岩漿一般的滾燙玻璃形塑成理想樣貌。冷卻後的玻璃,酷似寶石的質感與硬度,百看不厭。精準而巧妙的玻璃工藝,正與浪琴表LEGEND DIVER相映成趣。

浪琴表LEGEND DIVER延續潛水錶血統不斷進化,如今的復刻新版保留原作精神,包括:錶殼線條、面盤設計、微凸鏡面、面盤外圈潛水計時刻度環等,可說是一脈相傳,唯細節之處有賴與時俱進的製錶工藝,處理得更為精緻漂亮。

聚焦LEGEND DIVER獨家新錶款特色,主要為新增尺寸面盤與錶帶配色,除了既有的42mm錶徑,另增加了36mm錶徑,適合手腕較纖細的客群;面盤底色則改為由中央向外緣呈趨暗漸層,與時刻呈現清楚的明暗對比,達成潛水錶的清晰顯時訴求;錶帶則除了經典牛皮和輕量橡膠款之外,也有金屬米蘭鍊帶與合成纖維錶帶,提供多元質感選擇。

不僅止於外觀新風貌,新款LEGEND DIVER也蘊含真材實料的硬實力。像是42mm款搭載L888.5自動上鍊機芯,具有72小時動力儲存;36mm款內置L592.5自動上鍊機芯,提供45小時動力儲存。此外,兩款腕錶皆搭載矽材質游絲,優異抗磁性能,也有助於提升手錶的精準度。

image4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左為42mm沙漠黃款、右為36mm酒紅色款

見證極致工藝,展現優雅魅力,唯有浪琴表LEGEND DIVER

集優雅的浪琴印象、潛水運動血統、經典復古風格於一身,浪琴表LEGEND DIVER新錶款以嶄新的色彩面貌,以及當代技術的精準性能,打造經典系列的全新代表作,不只見證浪琴表190年的豐富製錶技術,也展現浪琴傳承百年卻從不故步自封的進步精神,在追求完美細節的路上,擁抱創新、講究精髓,不斷為腕錶歷史寫上傳奇創新的一頁。

了解更多 LEGEND DIVER傳奇復刻潛水腕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