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匙0、小屌1、Top姐:男同志圈的厭女文化與BL裡的女性凝視

一匙0、小屌1、Top姐:男同志圈的厭女文化與BL裡的女性凝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觀在三次元現實世界裡實踐肛交性行為的男同志們,卻有不少人內化父權下男尊女卑的思維,對於0號的想像已經不止於單純的性角色解讀,更因厭女文化的影響而連帶地給予0號其它負面意涵,並反過來賦予1號過度嚴格的標準及赤裸裸的陽具崇拜。

文:Gay,你們在找什麼?

N:我在看《女朋友男朋友》有一幕是張孝全在車陣中,他在跟釣到的人眉來眼去玩捉迷藏,最後兩個碰在一起後,他就抓了對方的手……舔,那一幕我就覺得要是我男的我就趕快撲上去!那一瞬間我的心情好像轉換成……好想把他壓倒,我想我會喜歡看BL的原因,一個就是把我心中比較男性向的部份可投射。

我:怎麼說會是男性向的投射?

N:就像剛才我講看到張孝全會想要壓倒他,那是我心中我覺得比較不像女生的一個部分,比較像男生的部份,看BL可以滿足這個部分。不是單只因為是女生就是要被滿足、或被壓倒,而是比較有攻勢這樣子。

——引自《腐腐得正:男人的友情就是姦情!》

筆者(Cocome)身為一個BL愛好者/研究者與公開出櫃的男同志,在雙重身分的特殊位置視角中,常常可以從這兩個看似不同的圈子中,見到同一性別議題的不同樣貌展現。與友人創立的Podcast節目《Gay,你們在找什麼?》裡我們討論到,男同志圈內的拒娘、異男樣與10角色之爭論其實與女性的社會處境及「女性為何會喜歡BL?」是有關連的,這當中關鍵的節點便是0號與受所具備的性別意涵。

就性別社會學的觀點來看,0號與受不單只是現實或文本裡性行為「被插入方」的代名詞,以BL來說,除了藉男男性行為來反映女性情慾外,受方作為「男性也可以被插入」的角色,反過來成為象徵男女權力位階倒轉的重要標的,也就是說在情慾表現上,BL藉由排除女性參與演出的方式,一方面免除女性再次成為被觀看、被檢視的性客體位置,進而讓「女性凝視」的法則得已成立,另一面則藉由男男性行為來倒轉「男主動/插入,女被動/被插入」性腳本敘事;在這當中,男性作為「受」的位置至關重要。

然而很有趣的是,反觀在三次元現實世界裡實踐肛交性行為的男同志們,卻有不少人內化父權下男尊女卑的思維,對於0號的想像已經不止於單純的性角色解讀,更因厭女文化的影響而連帶地給予0號其它負面意涵,並反過來賦予1號過度嚴格的標準及赤裸裸的陽具崇拜。

在下文,我將先從男同志圈內的1號與0號的性角色作為起點,討論男同志是如何受到厭女與自我內化的恐同症所影響,造就出因性別氣質與性角色差異的扣連,進而展現男同志圈內拒娘、推崇異男樣的現象;接著從以女性為中心的BL文本出發,去檢視面對父權下同一規則與束縛的女性,是如何藉由BL來翻轉和挑戰「男性凝視」的法則,並藉由「將男性放在受的位置」來挑戰情慾上的男女權力關係。

1號0號與不分

插入式的10性行為,也就是俗稱的肛交是男同志性文化的一部分,雖然不是每個男同志都喜歡或接受肛交,但它仍然是圈內性文化重要展現樣貌之一,而插入方與被插入方就分別被簡稱為1號/Top與0號/Bottom(如同筆者在前一篇文章所提的,近年有些交友軟體或男同志會挪用BL文化的攻、受概念來指稱1號與0號),當然性角色也不是全然的二元化,它是一個光譜概念,在純0與純1之間還有許多不同的位置,除了常見的不分外,還有不分偏1、不分偏0或用0.X來表示自己的性角色偏好。

最初,性角色的區分只是純粹表達在10性行為中的個人偏好,然而,男同志並非在「真空社會」下所存在,性角色必然會受到主流社會(父權男尊女卑與異性戀霸權)的影響,進而受到「荼毒」。

關於性角色的網內互打現象

在圈內翻滾多年下來,性角色的「網內互打」一直是男同志圈內反覆出現的「月經文」。不論是在現實互動、交友軟體等網路平台,皆不斷看到類似的貼文與爭執持續出現,例如「說不分的其實是0號」、「明明屌那麼小還想當1號」、「一匙零/0」、「額~沒想到他是Top姊/女王蜂」等等,這些輕如揶揄嘴砲,重至嘲諷歧視的用詞,其實反應了男同志圈如何內化了父權下男尊女卑的厭女思維,以及為了抗拒恐同症下對男同志「不是個男人」的性別二元化「像個女人」的隱喻指責,進而產生交友軟體上常見的「#拒娘」、「#不娘」與「#異男樣」等「崇尚陽剛,貶抑陰柔」的hashtag現象,甚至延燒到性角色的1號與0號的優劣位階之爭。

shutterstock_354607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受、0號、女性、陰柔與被插入方

夏燁:我覺得男生會排斥BL是跟自己有關,跟自己有關我覺得這點還蠻重要的,我覺得男生會容易把自己帶到受的角色去,因為如果他要當攻的話,他就看BG就好了,BG不管怎樣他都是攻啊!我覺得他們會容易把自己帶到受的角色去。

我:帶到受的角色有什麼效果?

夏燁:我覺得他們應該會想成身體被侵犯,所以不舒服。

N:男生不能接受BL的原因,最主要是因為會有威脅感,「喔!看到被捅屁眼……我就害怕被捅!」異男最容易有這樣的人「我旁邊是男同志,他會不會捅我屁眼?!」拜託!你又不是他的菜!常常會有這樣的情形,他們會有這樣的恐懼。

我:所以他們對同性戀的恐懼是跟性有關?而BL會有觸及到這部份?

N:對,好像會威脅到他男性的……威風的感覺,對他的男性威風會有損害的感覺,那我的男性尊嚴是不容任何挑戰的。
我:妳是說變成零號、變成受方像是女生一樣?

N:對對,被插入、被當做情慾投射的對象,怎麼可以?本大爺是投射情慾的人,怎麼可以被投射情慾?異男很多會這樣想。

——引自《腐腐得正:男人的友情就是姦情!》

BL作品之所以會受到不少異性戀男性的排斥,文本中「受」的存在是最大原因,由於BL作品裡出現種眾多「男性竟然像個女人般被插入」這種「女性的性位置」角色,暗喻了「擁有陰莖的男性還是可以被插入的事實」,從而根本顛覆「陰莖是男性權力根本」的象徵,進而腐蝕了父權男尊女卑與異性戀霸權下的男性優勢位階,所以,異性戀男性之所以害怕BL甚至是現實世界的男同志,原因就出在於擔心「自己成為被其他男人慾望的目標」而成為「被插入方」,也就是原本異性戀性關係中的「女性位置」,由此,受、0號、被插入方與女性/陰柔就被畫上了等號,而恐同症也從中而生。

不幸的是,男同志圈也內化了上述的思維,進而導致1號與0號的性角色與異性戀男女的性關係產生連結,從而讓1號=男人(Man)、0號=女性(娘)的差異位階化開始出現。

0號的自我厭惡與隨之而來的偽裝

在圈內軟體互動與約炮文化中,曾有朋友曾提及當1號會比當0號來得吃香,或是在性角色欄位填上1號比較可以獲得注目與追蹤數,這些說法,剛好與圈內不斷有人反覆提及的「說自己不分的其實是0號」、「#拒0」、「0號太多」等說法有相呼應,然而就筆者與幾個同為0號的圈內好友自身經驗與觀察,發現「1號與0號比例嚴重失衡」這說法比較像是都市傳說而非事實。

這說法之所以反覆出現,很可能是某些0號自我厭惡的展現與偽裝所致,原因當然就是有0號內化了前文所述的思維,並且認定只能藉由這種偽裝來將自己「銷售」出去,或是圈內攻擊某些性角色流動不符合其性別氣質的男同志所導致的寒蟬效應所致。這種謊稱自身性角色(像是「#不分偏1喜被幹」)的做法波及到那些誤認他們是1號或不分的同為0號男同志們,從而讓「0號自我厭惡」現象產生惡性循環的狀況。

大屌慾與男性雄風的迷思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