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權立論(四):警哲學──哲學與警學之間有待發展的空間

警權立論(四):警哲學──哲學與警學之間有待發展的空間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從探討警察研究內的有待發展和修繕的空間出發,帶出哲學在此有增加理論深度的可能,從而提出警哲學的新方向。

不少哲學家都提出過一些跟警學探求有重大關連的概念、觀察、和理解,有待進一步發掘和整理。舉例說,後期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在《哲學研究》(1958)中論及的生命形式及語言遊戲概念,便於拙作中首次應用到警察研究上,來探究正統、認受性的課題(林慎,2020)。另外,福柯(Michel Foucault)談環形監獄、洪席耶(Jacques Rancière)談警治與政治等等,都是哲學中耳熟能詳的經典概念,驟眼看來亦跟警學息息相關,兩者之間甚多可供反思的地方。

哲學與警學之間的討論空間比較很大,以下只是抽取我認為重要及切合的方向。同理,警察研究的範圍很廣,包括性罪行、跨境犯罪、毒品交易、政治犯罪、交通執法等等。本文指的「警學」,用詞上希望表達的正是跟哲學恰當相交的部份,也就是有關警察活動本質的思考。這不同於實質上為「執勤原則」的「警察哲學(the philosophy of policing)」,大家必須注意。(假如要在用字上著意區分,我認為可稱警哲學為「policier philosophy」,類似的形容詞應用亦見於正統遊戲(legitimist game)上。)

每個人在核心關懷與興趣範圍中,會寫出有不同子主題的文章,互有關連或後續發展應是常見的情況。我希望順帶地說明,拙作中曾經頗直接地應用了分析哲學,而本文則是基礎、學科性的警哲學思考及推敲,是我首次的正式論述提倡。

現在日常所見的警察部隊是中央集權的,專職從事有關的警備、執法活動,這很容易局限我們對警察活動的理解。有關警察活動的來源可以有助帶來更深入的思考。警察一詞的來源,可追溯至古希臘時代,亦可解作城邦的「polis」,古希臘語「politeia」指影響城邦生存和福祉的事務,及後拉丁語「politia」則指國家,亦即有權執行有關公眾及私人行為的既定限制,只此一種的組織。(Emsley 1983, p.2)而現代所見的中央集權式警察部隊,是十七世紀法國出現的產物。

AP_2107735069180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在此之前法語中的「police」解作社群的行政管理,法語字典中就有「在警政採取行政的形式之前,行政就是警政」的說法;(Larousse 2020)影響英國警察深遠的皮爾原則中則稱「警察是公眾,公眾是警察(The police are the public and the public are the police.)。」(Her Majesty’s Chief Inspector of Constabulary 2019, p.183)在這個歷史思考的基礎上,我所窺探的便不再只局限於狹義的警政團體,而是一種更日常、更純粹、更可供大眾參與的「警與察」活動。簡單交代歷史緣由之後,當我們將來再遇到語義及知識考古的討論時,讀者自會有更深體會。

我的研究範圍——或者應該說是無關工作的核心關懷——在於社會運動及遊行示威上的警察認受性研究。因此文中枚舉的例子或許不多不少都會跟這課題有關。就算撇開這一點,示威也無疑是很好的場域,去思考警民日常的活動與互動,以及有關警察的意義如何從實踐中產生。這也是維根斯坦學說中,後人歸納為「意義作為使用(meaning as use)」的具體方向。(Biletzki & Matar 2018)在西方研究現代主權國家的認受性方面,其中一大家自是韋伯(Max Weber),提出政權在特定區域內擁有受認可的使用武力的壟斷權。(1919)而在華語世界,類似的概念更偏向於行事公道,這又牽涉不同地方、風俗文化下,是否容許某些行為發生,甚至政權的更迭,可見這課題由日常到政治的廣度及時刻改變社會的深度,適合用來理解廣義上的警察活動。

然而令人驚訝地,即使警察是如此理所當然地存在,有關它以及更廣義的警與察行為的更深入思考,一觸及哲學層面,便少之又少。警察研究常歸類在社會學、心理學、法學範疇,卻往往錯過了一些有利更深入討論的機會。以下便是幾個例子,料想也是很好的引言,帶出引援哲學的必要。

讓我從自己的研究範圍開始討論。有關警察的一大重要議題,便是其存在及行為是否正當、可否接受,甚至事關對錯及正義等宏旨,便是警察認受性這個課題。在文獻上,現時一個主要的相關理論來自Bottoms & Tankebe(2012)的對話式模型。簡單來說,便是視認受性產生為好像我們日常的對話。首先有一方權力擁有者開始論述,之後對方——權力受眾——根據談話的內容和方式,作出回應,之後整個過程重複下去。然而讀者可能也會發現,這個模型的重點在於互動的結構,而不在於回應更深入的問題,更難以產生批判。

參考文獻/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