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台灣早日核電歸零:勿忘福島教訓,核災仍是現在進行式

讓台灣早日核電歸零:勿忘福島教訓,核災仍是現在進行式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顧福島核災10年,日本至今仍在為使用核電付出高昂代價,對輻射污水束手無策,核電重啟困難重重,而日本政府所高喊的「復興」背後是持續的輻射污染,和被隱形化的避難受災者。

今年是福島核災十周年,2011年3月11日發生在日本的大地震與海嘯,後續引發了這場震驚全球的災難,福島第一核電廠嚴重受損,輻射大量外洩擴散,16萬人因此必須從家園撤離。經過十年,日本針對地震與海嘯的多數善後工作已告一段落,然而核災污染的後續遙遙無期,使得福島的重建之路仍然崎嶇難行。

廢爐作業、輻射污水成難題,核災仍是現在進行式

福島核災善後最棘手的問題之一,在於反應爐內至今仍有大量殘留的高放射性核燃料碎片殘骸難以移除,1號機與2號機中的用過燃料池當中,也有高強度輻射的用過核燃料尚未取出,整個核電廠除役作業預計40年以上都未必能完成。除此之外,由於仍需持續注水冷卻反應爐心,每日有上百噸的輻射污水不斷被製造出來,現場儲水槽即將不敷使用,因此日本政府正考慮將輻射污水排入太平洋,引發國內外擔憂。

甲狀腺罹癌數字上升、難以被究責的健康衝擊

過去十年來,這些第一線面對廠區現場高風險善後工作的工人累積已有7000名,當中有八成是承受了比東電員工高達八倍以上輻射有效劑量的派遣工,相關的健康風險防護成為一大漏洞;而福島居民健康的問題,也絕非擁核陣營不斷聲稱的「福島核污染後觀察不到影響健康的效應」可輕易帶過。

根據福島縣府統計數據,至2020年2月止共有237人經診斷為惡性腫瘤或疑似甲狀腺惡性腫瘤,187人接受手術。日本「國立癌症中心」癌症預防暨檢查研究中心主任津金昌一郎博士就曾指出,311之後,未成年甲狀腺癌的患者數大約是2010年的60倍。而官方雖表示難以判斷此為核災造成的影響,但也早已承認甲狀腺癌以數十倍的數字激增是事實。

AP11031303511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照片攝於2011年3月13號,日本福島大地震後,畫面為Futaba Kosei醫院外,已暴露在輻射中等候疏散的病患

輻射污染之所以棘手,正因為健康影響需要一定時間累積才會慢慢顯現,也使得證明相關性與後續究責更加困難,擁核陣營因此聲稱「無人罹癌、無人因輻射而死」,是對核災本質的無知與對受害者的輕蔑。

「復興」背後是持續的輻射污染,和被隱形化的避難受災者

許多人以為,福島的官方避難指示既然已解除,是否代表已經可以安全居住、多數居民也已返鄉?事實上,福島的輻射劑量多年來雖然有下降的情形,但並不代表已經沒有輻射污染,也仍有大量土地無法使用、土壤污染仍然持續。綠色和平東亞分部今年三月發布的《福島:核災永恆,十年一瞬》報告就指出,福島縣範圍達840平方公里的特別除污地區中,僅有15%區域完成清除輻射的工作,有高達85%面積仍尚未啟動清除工作。

而日本地球之友(Friend of Earth Japan)指出,日本政府將輻射年受曝限度,由原先的1毫西弗調高二十倍至20毫西弗,作為解除避難指示的基準,引發各界批評過於寬鬆,也使得目前居民返鄉的比例僅有兩成,多數為年長者;年輕人和扶養小孩的家庭,絕大多數都選擇繼續在外避難,而這些選擇不返回者,就在政府制度下被被「隱形化」、剝奪難民的認定資格,賠償、補助和住宅援助等都隨之消失,而面臨貧窮、就業等相關問題。

AP_2104482225915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勿忘311核災教訓,台灣應堅定邁向廢核

在這十週年帶來的回憶與反思中,我們要向這場災難中承受巨大傷害和犧牲的受災者致上慰問,也提醒台灣人們勿忘福島、應省思核電的真實代價,更呼籲擁核陣營不該再試圖淡化核災影響,扭曲詮釋關於福島現況的各種資訊,以粉飾的太平掩蓋真相。

雖然核災殷鑑不遠,世界正往再生能源的時代前行,但今年8月擁核派仍提出「核四重啟公投」,試圖恢復位於斷層帶上充滿風險的老舊核四廠,讓台灣重新回到核災威脅之下。

回顧福島核災10年,日本至今仍在為使用核電付出高昂代價,對輻射污水束手無策,核電重啟困難重重,福島核災後更確認了核電已成為夕陽產業,311之後的反核運動曾有20多萬人走上台灣街頭,要求非核家園,今年適逢10週年,我們不應忘記311帶來的核災教訓,應讓台灣早日核電歸零。

2021福島核災現況整理:

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部大地震(又稱為311)和後續事件所引發的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福島核災)距今已10年,地震引發的大海嘯,襲擊了位在海邊的福島第一核電站,該核電廠的發電設備被水淹,導致冷卻系統失靈。在6個反應爐機組中的3個發生了熔毀。在接下來的幾天裡,1號和3號反應爐機組多次發生氫氣爆炸,並在環境中外洩了大量放射性物質。

  • 核電廠現場情況

目前計畫於2021年自2號機開始移除用過燃料的碎片。可能會再延宕。

日本原子能管制委員會2021年3月發布報告表示,在福島第一核電站內部發現了新的污染場所,且嚴重程度遠超乎預期,因此原本廢爐拆除計劃可能需要重新考慮。報告指出,福島第一核電廠的1、3號機組的核反應堆壓力容器排出的部分氣體倒流,由於其中含有氫氣,「可能會再次引發爆炸,還會讓污染範圍擴大。」

  • 輻射污水

2011年至今仍須繼續注水冷卻1至3號機的燃料碎片。 高污染的水從破裂的圍阻體中流出,進入地下室,並與地下河流所滲入地下室的水混合。2019年抽取的污染水再次增加到每日180立方公尺。等量的水經部分去汙後儲存於1000立方公尺的水箱。

因此,每5.5天就需要1個新水箱。現場蓄水量為140萬立方公尺,預計於2022年底飽和。目前約儲存了接近124萬公噸的輻射污水,這些污水含有氚(放射性氫),其輻射總劑量高達860兆貝克,難以二次處理將其去除,政府擬將廢水入海的計畫在國內外皆備受爭議。

  • 除汙

福島縣臨時儲存區的輻射汙土目前正移置到8個地區的中期儲存設施。至2020年6月止總量約為1400百萬立方公尺的輻射汙土已運出56%。 2021綠色和平發布《福島:核災永恆,十年一瞬》報告指出,範圍達840平方公里的特別除污地區(SDA)內,仍在區域內測得放射物質銫(Cs)。根據政府公開數據分析,SDA僅有15%區域完成清除輻射的工作,但85%面積沒有啟動清除工作。

輻射除污未進入森林地帶,日本政府宣稱放射性鍶-90(Sr-90)已受到控制,綠色和平仍在福島的松樹針葉驗出該物質。

  • 工人健康

至2020年3月為止已有7000名工人參與現場除役工作,87%是承包商,東京電力公司員工只佔13%。承包商所承受的最大有效劑量是東電員工的8倍。

  • 居民避難狀況

截至2020年4月6日,官方認定仍有39,000名福島居民仍在外避難中,無法返回原住所。當中有高達30,730名居民仍尚未返回福島,且只有1.8%的居民回到大熊町,及7.5%的居民回到富岡町。

  • 居民健康

福島縣針對事故當下18歲以下的民眾定期進行的甲狀腺檢查,檢查結果「從罹患統計等推算出的有病數相比多出了數十倍的量級」,據官方數據,至2020年2月止共有237人經診斷為惡性腫瘤或疑似甲狀腺惡性腫瘤,187人接受手術。 雖然官方尚未確立福島相關輻射暴露和疾病間的因果關係,但檢驗程序本身和資訊處理都令人存疑。

一項2019年的研究指稱:「2011年6月福島縣59個行政區的平均輻射劑量率與2011年10月至2016年3 月間的甲狀腺癌檢出率,具有統計顯著性。」

  • 日本核電現況

核災前日本有54座運轉中的反應爐,發電佔比為30%,災後東京電力、東北電力公司所有的核電廠全面停止,東日本「零核電」的狀態持續了10年之久。日本全國在2013年9月關西電力公司的大飯核電廠3、4號機停機以來,幾乎達2年,全國的核電廠皆停機,零核電的期間持續。

日本政府於2015年開始陸續重啟部分反應爐,至 2020 年中期為止雖有 9 座反應爐重啟,但因種種因素使得5座反應爐再度停止運轉,目前實際有在運作的核電廠僅有4座反應爐,2019 年發電佔比為7.5%。重啟的數量自2018年中期以來並未增加,在進行重啟運轉申請程序的反應爐有18座,關於一度重新啟動的反應爐也因恐怖主義對策設施的建設延宕,法院的停機判決,管線龜裂等的問題相繼停機。

  • 食品污染

根據官方統計,在2020財政年度所採集的26萬6000份樣本中,只確認157種食品的污染程度超過法定容許量。至2020年3月止有20個國家,較去年少3個,在後311時期仍限制進口。

  • 法律訴訟

3名被控業務過失致死、致傷的前東電高階主管於2019年9月經 東京地方法院宣判無罪。

此一判決結果立即成為眾矢之的 ,控方律師已向東京高等法院提出上訴。

本文由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授權刊登,原標題為〈勿忘福島教訓 核災仍是現在進行式〉

資料來源:

  • 2020世界核能產業報告
  • 2021綠色和平《福島第一核電廠除役建議書》
  • 2021綠色和平《福島:核災永恆,十年一瞬》報告
  • Friends of the Earth Japan日本地球之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