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對談後外媒評論:中國威脅已確立,拜登只是用不同的方法應對

美中對談後外媒評論:中國威脅已確立,拜登只是用不同的方法應對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中在阿拉斯加的會面並非只是打打招呼,而是兩方重要關係人的集體會晤,雖然首日鏡頭前的劍拔弩張在閉門會談後稍有和緩,但從種種跡象都可看出川普時代的「中國威脅」已經確認,差別只在拜登團隊的解決方案稍有不同。

經過首日鏡頭前面的劍拔弩張,拜登政府上任後第一場美中會談在第二日畫下句點,這場會議雖然是中共與拜登政府首次實際會面,但兩方都算是知己知彼,成員也皆長期涉入相關議題,相較於招呼照面,更是測試彼此底線的一場活動。

路透社》報導,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在中國代表離開會議室後表示,「我們預期會對許多議題進行強硬且直接的討論,而事實確實也如此。」

相較美國,中國代表離開會場時並未對媒體發表意見,但之後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向中國官媒環球電視網表示,兩國的會談「有建設性且受益」,但也「仍存在一些分歧」。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則表示,在向中國代表提出針對新疆、西藏、香港的人權疑慮、網路攻擊和施壓台灣等議題後,他並不驚訝美國得到「帶抗拒的回應(defensive response)」,但布林肯也指出在伊朗、北韓、阿富汗、氣候變遷等議題上,兩方皆能著眼共同利益,美國在這場會面中也達成目標。

經濟方面,布林肯表示在與中國的對談中,有表明美國將與國會、同盟國家、合作夥伴等密切討論相關問題,達到能有效保障並將利益導送至美國勞工與企業之目標。

AP_2107874767571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左為美國務卿布林肯,右為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

在環球電視網的報導中,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表示有告知美國「中國主權是重大原則問題,美國也不該低估北京捍衛主權的決心。」

美智庫學者:拜登政府的談判模式和以往非常不同

美中對談會後,各國媒體也對談話內容與美中戰略布局發表評論。

新加坡《海峽時報》指出,相較於對談首日兩方在鏡頭前的衝突,第二日的整體態勢較為和緩,雖然起初兩國互相指責對方的人權紀錄、種族衝突等問題,也批評對方發言超過原本協議的時間,但閉門對談過後,整體氣氛有稍微緩和。

報導中也引述美國智庫「美國企業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研究員古柏(Zack Cooper)的說法,指出美方認為他們需要在會中提出與美國人關心的議題,不論北京想不想聽;同樣,中方也有同樣的需求。

也因為如此,相較尋求突破,這場對話更像是向對方表明每個議題的重要性,並在立場中劃出界線。美方積極試探北京政府是否願意善意談判,而且對拜登政府來說「行為比言論重要」,他們鑑定美中關係的指標並非會議和不和諧,而是能否從會議中取得結果。

古柏表示,和過往美國政府的行為相比,這次改變的模式非常大,對美國來說也是較佳的方式,但也提醒全球正面臨比以往更加緊張的兩國關係。

德國之聲》認為,目前沒有跡象拜登政府將改變川普時代的強硬作為——在美中會晤的前一天,布林肯就宣佈將針對北京向香港民主運動的打壓進行制裁。

報導中也提到,雖然川普任內早期時常提及自己與習近平的堅強關係,但在疫情爆發後,川普接連以此怪罪中國,其中尤以2020大選期間為甚,因此導致近年美中關係日漸惡化。

shutterstock_1677446212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美國資深外交政策記者:中國威脅已確立,拜登只是用不同的方法應對

紐約時報》報導中則訪問具有超過30年外交政策經驗的資深記者桑格(David E. Sanger),指出這場會面並非只是打打招呼,而是兩方重要關係人的集體會晤。

話雖如此,桑格認為這場對話並不會在各議題創造重大進展,也不用期待中國會就此對香港和新疆態度放軟,或拜登政府突然取消中國企業收購矽谷新創的禁令、停止巡航南海等等,因為這次會談的意義在於闡述與評估兩方在各議題的利益權重,也將正式迎來世界強權競逐權力的時代。

針對布林肯會前「中國在對新疆穆斯林進行種族屠殺」的發言,桑格也同意拜登政府至今對中國態度的強硬超乎許多人想像——但這並不令人意外。

事實上,雖然共和黨在選舉期間即宣揚拜登當選後將大肆親中,上任後布林肯與蘇利文卻做出非常不同的路線方向:專注在與中國科技競爭、防範網路攻擊,以及因應新型態的軍備競賽。

桑格認為,由此可以看出川普任內有確實定義出來自中國的威脅,但相較川普以技術禁令和制裁逼迫中國上談判桌的方式,拜登陣營則是取用另一種思維:因為中國大到無法有效制裁,美國終究需要發展出有競爭力的產品。

因此對拜登陣營來說,目前沒有美國製造的有效5G解決方案,「我們就該做出自己的」,就該利用半導體和人工智慧的優勢來達成,其中也可能加入政府支持的產業創新政策。

RTX9R5MZ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此外桑格也指出,在拜登宣示重新加入巴黎協議之後,「碳排」也可能會是談判桌上的重要籌碼。中國極可能用減碳的保證交換其他東西,拜登政府目前也在抗拒,表示「避免氣候危機對兩國都有利益」,出任總統氣候變遷特使的前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也曾表示「不會交換美國的利益」,但檯面下的張力仍然存在。

貿易、人權、主權,美國與中國立場充滿了歧異

針對美中的利益糾結,《BBC》報導指出兩國有「很多的歧異」。

貿易方面,美國指控中國許多不公平的作為,包括以國力資助產業、竊取智慧財產、壓抑匯率與建立貿易障礙等。對此,中國則要求移除川普時代所建立起的貿易屏障,也指控美國「壓制」華為等「成功的中國科技企業」。

人權民主方面,美國指控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而且以國安法踐踏香港的民主權利;中方則要求美國停止干涉北京政府所認為的「內政」,也指稱美國「輕視」中國共產黨,也積極對抗美國海軍繞行——北京政府認為是其領海的——南中國海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