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今昔百鬼拾遺―河童》選摘:那個屁股有刺青的男子,私吞了那些鑽石

【小說】《今昔百鬼拾遺―河童》選摘:那個屁股有刺青的男子,私吞了那些鑽石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來千葉縣夷隅川發現下半身赤裸的兩具浮屍,當中包括仿造寶石事件的關鍵人物。敦子懷疑內情不單純,於是動身前往案發地點。

文:京極夏彥(Kyogoku Natsuhiko)

益田含了口麥茶,大大地嘆氣。

「怎麼了?」

「委託人啊,實在很不可靠……」

「委託人是……?」

「喔,這該從何說起……?對了,敦子小姐知道食品模型嗎?就是最近在百貨公司的餐廳店面會看到的,假的食物。」

「我知道。」

敦子去年才去採訪過。

從大正時期就有餐點的樣品模型,但做為一項產業,是近年才興起。

據敦子調查,以蠟工藝品製作的食品模型的嚆矢,可追溯到以製作標本和電池聞名的島津製作所。

起初是類似所謂的標本,而非餐廳的餐點樣品。

雖然不清楚詳情,但最早似乎是製作病理標本的名師接到委託,進行製作。不確定是否曾展示在餐廳店頭,但品質相當不錯,很有可能做為商業使用。

那是大正中期的事。

後來,在大正時期的大地震中毀於祝融的百貨店白木屋,為了重建事業,開設餐廳,在櫥窗展示出提供的餐點樣品。這應該就是近來隨處可見的食品模型先驅。

在店頭陳列餐點樣品,讓客人在進店時先購買餐券,這樣的販售方式,在現今可說是標準模式,但在當時極為嶄新。

如果吃完飯才付帳,萬一遇到災害等狀況,可能收不到錢。餐券制似乎是為了因應緊急狀況想出來的措施,同時也有簡化業務及提高效率的目的。與其進店坐下再翻菜單,排隊時先決定要點什麼,流程會順暢許多,也能提升翻桌率。事實上,地震後復興時期的餐廳往往大排長龍,狀況百出。

看到白木屋的成功,漸漸有店家仿效。

接到白木屋委託,製作食物樣品的,據說是人體模型的技師,這部分無法確認,但後來模仿白木屋的店家,餐點樣品應該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將食品模型打造成產業的,則是一個叫岩崎瀧三的人。

昭和七年,岩崎在大阪成立食品模型岩崎製作所。永不褪色的精巧食品模型大受好評。儘管造價昂貴,但並非買斷,而是採用租賃制,因此以關西為中心,業績蒸蒸日上。

不料,接下來遇到戰爭,蠟模型原料不可或缺的石蠟成為管制品。在大阪,似乎全面禁止店頭陳列餐點模型。

等於是以大戰為界,食品模型產業完全觸礁了。

然而,岩崎並未放棄。

他回到故鄉岐阜,研究出利用珪藻土等原料,將石蠟含量減少到極限的模型製法,生產戰爭犧牲者的葬禮供品模型等等,度過難關。

日本戰敗後,他在故鄉成立岩崎食品模型製造公司,繼續製作模型,不久後將據點遷回大阪,順利擴大事業版圖,前年進軍東京。敦子就是趁著岩崎模型進軍東京的機會,採訪到岩崎成功削減石蠟比例的過程。

因此……

「我很熟悉。」敦子說。

「喔,無所不知,敦子小姐和令兄真是相似。」

「我採訪過。」

「原來是工作啊。」

「當然是工作。前年我拜訪總店所在的歧阜,採訪了社長。」

東京分店雖然名為分店,卻只有一個作業場所。聽到進軍東京,似乎十分盛大,但要讓生意上軌道並不是容易。

「採訪社長啊,那一定比我更清楚吧。」

「不過,我只請教減少石蠟比例的巧思等幕後祕辛。社長歷經多次失敗,摸索相當久。還有……社長說是小時候將融化的蠟滴入水中玩耍,才激發他對蠟工藝的興趣,他製作的第一個食品模型,是太太做的歐姆蛋。我只聽到這些內容。」

「這樣啊。」益田交抱起手臂。「社長也吃過一番苦。」

「食品模型和這件事有什麼關係嗎?」

「關係……算不上關係吧,還是算有?喔,其實委託人是在那裡的製作所上班的師傅。住處就在……喏,那邊的合羽橋。委託人名叫三芳彰……」

「說出名字不要緊嗎?不是有保密義務?」

「敦子小姐是特別的。」益田說。

敦子不懂哪裡特別。

益田擠起臉頰繼續道:

「三芳先生本來是製作電影或劇場小道具的師傅。他從小就喜歡一些精巧的小玩意,應該是手特別巧吧。然後,試過雕金、木工、玻璃工藝等等,他覺得蠟工藝最符合自身的性子。總之,他認為做食品模型是天職,樂在其中。」

「這些個人背景和委託內容有關嗎?」

「唔,要說有關也算有關。他的天賦,就是這次事件的肇因。總之,三芳先生的手藝被相中了。」

「有人委託他做什麼嗎?」

「就是寶石啊。」

「是……仿造寶石?」

「那叫仿造嗎?跟食品樣品一樣,不曉得能否稱為樣品。」

「什麼?用蠟做寶石嗎?」

「不不不,」益田揮舞糰子的竹籤,「又不是天婦羅或生魚片,蠟沒辦法做出寶石吧。就算做出來,兩三下就會露餡。他以前是做小道具的,約莫是打磨玻璃珠之類。」

「這裡面沒有犯罪成分吧?」

仿造寶石本身不算是犯罪,把仿造品當成仿造品販賣,應該也不構成犯罪。

但益田苦惱地皺起臉。

「有嗎?」

「哎呀,這位三芳先生看起來是好人,不會參與犯罪啦。正確地說,他就是擔心不小心協助犯罪,才會上門委託。」

敦子愈聽愈摸不著頭緒。

「那麼,委託三芳先生仿造寶石的……就是那個刺青男嗎?」

「不是。」

「我不懂。」

敦子更一頭霧水了。

「噯,先聽我說吧。」益田說。「我也還沒理出個頭緒,所以請別催我做出結論。我是邊想邊說。嗯,那個屁股有刺青的男子,私吞了那些寶石——似乎是鑽石。」

「私吞?」

「三芳先生的委託人是這麼說的。既然說是私吞,應該就是占為己有,表示是透過不正當的手段拿到的吧。」

至少若是透過正當手段取得,不會是這種說法。

「然後,由於寶石的關係,鬧得滿城風雨,甚至有人丟了性命——對方是這麼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