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美中對話談判策略:戰略上藐視對手&製造衝突升高對峙

北京的美中對話談判策略:戰略上藐視對手&製造衝突升高對峙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京根本無心在現階段解決任何問題,反而透過這次對話過程製造問題,達到自己既定的政治目標,對於民主黨政府而言,最佳的回應之道自然是如法炮製。

美中二加二對話剛剛結束,對於楊潔篪與王毅趨近於挑釁或針鋒相對的言論,輿論多冠以戰狼瘋狗外交加以撻伐,也以政治正確的大內宣形容兩人的政治動機,但往往忽略了在這種「理性計算下的不理性行動」所蘊涵的策略,若從中共外交上的行為慣性觀察,大概可以勾勒出一些輪廓。

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尊重對手

「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尊重對手」始終是中共談判策略的基本原則,這在實力不同強弱階段中將有不同的政治效應。舉例來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就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意義,弱的時候是用來進行情感勒索、遂行和平攻勢的工具,強的時候則是進行政治恫嚇或招降的武器,這使得自己在過去國共鬥爭的歷史中始終如魚得水。

這套策略放在外交場域,就是搭配某些宣傳的伎倆,達到最大化的政治效應。例如在韓戰結束之前的板門店談判,中國刻意在雙方的椅子高度上動手腳,在照相的角度安排下,就出現了美方談判代表與將領向中方低頭認輸的錯覺,這種人為操控的假象對於其內部宣傳取得重大的效果,王楊兩人此次的發言就是為了造成「據以力爭、寸步不讓」的形象。

「不設前提、不分大小」是政治對話與談判的基本原則,即便雙方存在血海深仇,上談判桌的目的就是為了解決問題或是凍結持續惡化的狀態,所採取的策略往往都會選擇「先易後難」與友善的政治氛圍,並且都會在將談判籌碼區別為「原則性」與「可妥協」兩大區塊,因為讓對手沒得選擇或零收益的互動不可能找到解決方案。

這些談判模式在外交史中都可以找到範本,以埃會談是個正面的個案,德蘇簽訂互不侵犯條約則是各取所需的產物,雖然希特勒達到「避免兩線作戰」之目的後隨即撕毀這個魔鬼交易。

AP_2107803929829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中共在這次美中對話採取的「亮牌」策略則是背其道而行,在先聲奪人拉高政治調性的態度下,不僅轉嫁自己必須負擔的政治責任,同時倒果為因模糊了對話的政治目的。

這次對話的目的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製造問題

說穿了,北京根本無心在現階段解決任何問題,反而透過這次對話過程製造問題,達到自己既定的政治目標。

直白說,這些發言內容根本不是為了創造對話友好條件或試圖改善雙邊關係,而是在衝突的過程中,透過內宣傳達「美方蠻橫打壓中國」的認知,除了錯置加害人與被害人的關係外,由於一開始無限上綱,製造衝突的作法,中國未來若在「非原則性」的議題妥協時時,就可以達到「北京已做出重大讓步」的假象。

這就是列寧所謂「退一步,進兩步」的邏輯,也是典型的「軟硬兼施」或「和戰兩手」的統戰作為。

最後,中共的談判技巧著重觀察對手的行為模式,這次採取戰狼外交趨緊挑釁的作法,就是在首輪的對話過程中試圖暸解民主黨國安團隊的內部矛盾、政策底線、談判策略、個人風格,這個壓力測試累積的經驗值,將成為未來拜登與習近平首次會晤時的重要情報來源。

AP_2107803906799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對於民主黨政府而言,最佳的回應之道自然是如法炮製,除了歸納分析冷戰以來美中談判的的議題與結果,畢竟雙方未建交前即在1955年進行大使級對話,對於中共的談判模式並不陌生。

此外,分進合擊與角色分工也是重點,在黑白臉的軟硬之間更能創造靈活的政策空間,更何況美國擁有的資源更能支配議題的選項與籌碼,這是中共難以匹配比較的。

諷刺的是,中共採取的戰狼外交至多只有短期的戰術意義而無戰略高度,考慮的是內部政治效應而非打造昔日大國外交的形象,圖窮匕現恐是這次對話的最佳註解。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