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世紀》:近年來這麼多人支持右翼民粹主義者,「孤獨」是其中一個重要驅動因子

《孤獨世紀》:近年來這麼多人支持右翼民粹主義者,「孤獨」是其中一個重要驅動因子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將看到,有愈來愈多數據揭露感覺孤立和疏離在改變政治版圖上扮演的重要角色,而且與鄂蘭的發現有著令人不安的相似之處。

文:諾瑞娜.赫茲(Noreena Hertz)

孤獨與民粹主義者的新時代

我要釐清,現今的世界並不是一九三○年代的德國。儘管近幾年來民粹主義在全球崛起,包括匈牙利總理奧班、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在內的獨裁主義領導人,都趁機以新冠肺炎為掩護來進一步鞏固權力以及打壓人民的自由,但我們面對的還不是廣為擴散的極權主義統治。

然而歷史提醒了一些不容忽視的警訊。如今許多人把新冠肺炎衝擊與一九三○年代的經濟大蕭條相提並論,因為都造成失業及貧窮飆升。而孤獨往往與經濟環境不佳息息相關:研究已證實,與有工作者相比,失業者的孤獨程度要高出許多,而且貧窮會增加社會孤立的風險。更重要的是,如同鄂蘭筆下戰前的德國,孤獨已成為「愈來愈多人的日常經驗」,而那早在新冠病毒侵襲之前就出現了。近年來,右翼民粹主義領導人以及位於民主邊緣的極端主義者勢力,都積極利用這種現象來牟取政治上的利益。

當然,孤獨並不是民粹主義唯一的驅動因子。當代民粹主義的崛起有其文化上、社會上和科技上的先決條件,此外也有經濟方面的因素。這些包括了社交媒體上快速傳播的錯誤訊息以及分歧、自由派與保守派的矛盾、進步思想與傳統價值的衝突,以及人口組成的變化。此外,不同國家的民粹主義現象,也可能有不同的綜合因素。要說每個感到孤獨或被邊緣化的人都投票給不管是右派或左派的民粹主義者,也是不正確的,就像是並非每個孤獨者都會生病一樣。即使是在社會、政治或經濟方面感受到被排擠的人,也顯然有很大部分仍繼續期望主流派會回應他們的需求,當然也有些人選擇對政治徹底冷感。

不過「孤獨」確實是近年來有這麼多人支持民粹主義領導者——尤其是右翼民粹主義者——的一個重要且經常被遺漏的驅動因子。我們將看到,有愈來愈多數據揭露感覺孤立和疏離在改變政治版圖上扮演的重要角色,而且與鄂蘭的發現有著令人不安的相似之處。

孤獨與不信任的政治

早在一九九二年,研究者已開始注意,社會孤立與投票給法國極右派組織國民陣線的尚馬里.勒龐(Jean-Marie Le Pen)之間有關聯。在荷蘭,二○○八年一群研究者從超過五千名受試者蒐集到大批資料,整理後發現,人們愈是不信旁人會顧及他們的利益,並且不會蓄意傷害他們,就愈有可能投票支持荷蘭奉行民族主義的右翼民粹政黨自由黨。

在大西洋另一側,二○一六年選舉及民主研究中心向三千名美國人進行民調,詢問他們當面臨各式各樣的挑戰(包括照顧孩童、財務援助、戀愛諮詢,甚至是搭便車等等),需要人幫忙時,會最先向誰求助。結果非常具有指標性。不論是跟希拉蕊或桑德斯的支持者相比,川普支持者顯著地在回答時不提到鄰居、社區機構或朋友,而直接回答「我只靠自己」。他們也更常表示,自己的密友、熟人較少,每週跟這兩者相處的時間也比較少。公共宗教研究所的其他研究者在二○一六年共和黨初選進入最後階段時,調查了共和黨支持者有何特徵,發現跟川普主要競爭對手克魯茲的支持者相比,川普的支持者有兩倍的機率是鮮少或從未參與社區活動,例如球隊、讀書會或家長教師聯誼會。

由此發展的推論也成立。一項歷時十五年、範圍遍及歐洲十七國家、針對六萬名受試者進行的大型研究,發現「公民團體」——例如志工團體和社區協會——的成員,比起沒有參加這類團體的成員,投票支持該國家右翼民粹政黨的比例顯著較低。研究者對拉丁美洲也作出類似結論。

似乎我們愈是置身在廣大社群中,愈會覺得身邊有可依靠的人,也愈不會聽信右翼民粹主義者的惑眾妖言。儘管「有關聯」不代表「有因果關係」,這之中仍然有邏輯可循。因為藉由加入地方社團、當志工、擔任社區領導者,或單純只參與社區活動,或是透過維繫友誼,我們都能有機會實踐涵納式的民主——不只是學習如何聚在一起,也學習如何應對與協調彼此的差異。反之,與社會連結愈少,就會感覺愈孤立,也愈少練習應付差異、謙恭有禮地彼此合作,進而益發不可能信任同胞,並且會更容易覺得民粹主義者兜售的那種排外而分化的社群形式很有吸引力。

邊緣化的孤獨

然而,身陷孤獨並非單純只是感到社會孤立或缺乏社群連結。孤獨也包含不被聽見、不被了解。瑞士精神病學家榮格的洞見是:「孤獨並非來自周圍沒有人陪伴,而是來自不能與人交流自己覺得重要的事,或是觀點不被他人認可。」

正如近日所見,民粹主義支持者特別急於想讓有力政治人士明白他們承受的經濟痛苦,以及被邊緣化和孤立所帶來的感受。他們強烈感到自己的希望落空了。二○一六年總統大選前美國鐵路工人的證詞顯示,川普是如何積極利用這種心態重畫政治版圖。他讓許多感到在經濟上被遺棄、心聲無人聽的人感覺到終於有人肯聽他們說話了——他們之前幾乎是沒有過這種感受。

拉斯提四十多歲,是個火車司機,家鄉在田納西州東部麥克明郡的埃托瓦。他的祖父和父親都在鐵路業工作,一輩子都投票支持民主黨—直到二○一六年之前,他也是如此。「我從小聽到大,大家都說如果要當個工會成員、要當個藍領勞工、要不怕把手弄髒,就得支持民主黨。」他說,可是「說實話,我做得愈賣力,就愈搞不懂,你知道,我看不出自己的生活哪裡變好」。


猜你喜歡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錢都》品牌轉型學:導入數位化工具 起手NUEIP企業管理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每天用餐時段一到,橘底白字的店面內,一個個小火鍋上桌,全家人的歡笑聲伴隨著鍋內沸騰的泡泡不斷冒出,這是錢都餐飲旗下老字號火鍋品牌「錢都日式涮涮鍋」的日常。從 1997 年創立至今,目前全台已擁有72間分店、來客數年破千萬,卻依然堅持使用精心熬煮 96 小時後的大骨高湯,並加入柴魚、昆布等食材增添其風味使湯頭更有層次,讓許多老饕顧客每每都感受到錢都令人難以忘懷的餐飲體驗。

而面對時代的變動,錢都近年來也持續推動品牌革新,翻新原有店面改裝成更符合年輕人風格的日系二代店,並積極計畫拓展店面,透過導入數位化工具,當輔助訓練大量儲備幹部與培訓人才時,能夠更加有效率。

NUEIP雲端人資包辦行政庶務,錢都店長安心放眼未來

image3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導入NUEIP讓店長們更有時間專注於達成公司營運績效。

錢都餐飲人資主任周芮昕表示,初期原本公司使用紙本打卡鐘,以全人工方式做薪資計算與審核。每個月月底,各店店長們都需要加班計算員工出缺勤與薪水,才能趕得及1號中午之前,讓物流車將紙卡載回總公司。接下來,總公司需加派人力逐張、逐行的人工登打進電腦,同時主管單位還會抽樣檢核正確性,前前後後繁複作業總需花上一週時間,而72間門店店長加上總公司登打與檢核的人力,更是可觀的成本。

「人工計薪誤差高、效率低,換算下來,NUEIP 幫我們幾乎節省了78%的時間與95%的人力成本,現在整個流程只需要兩個人、1.5 個工作天即可完成。不只效率高且基本上是零失誤,這些數值是我們在導入前完全沒意料到的。」周主任述說。錢都認為,店長們應該專注於門店的營運和管理,帶領門店達成公司經營目標,而不是加班執行繁瑣且無效率的行政作業。周主任認真地說道:「錢都餐飲導入NUEIP的人資系統,讓各店長有機會展現自身更有價值與影響力的一面,也間接帶動各店彼此的目標達成士氣,讓品牌更有價值。」

NUEIP療癒系出缺勤、排班與薪水管理,造福餐飲業者

image2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NUEIP的雲端人資系統排班介面清晰、操作簡易,且可計算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

經營餐飲業的人都知道,餐飲業人員流動率高,加上計時人員眾多的情況下,要掌握員工的請假狀況只能經由店長回報,無法在第一時間知道。周主任說道:「以前各店排班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幸好 NUEIP的排班功能對餐飲業非常友善。不僅可以依時數彈性安排工讀生的班表,不須建立上百個班別,還能自動檢核目前的人力配置是否妥當。搭配『實際工時統計』功能,可統計計時人員的實際工作時數,進而準確計算假期、加班時數與薪資,若人員有任何出勤狀況,總公司都能即時知曉或因應。」。

因為適切的系統功能,讓錢都餐飲在企業管理上能夠無所顧慮,周主任表示,雖然前期數位轉型時,要教育店長們使用電腦、熟悉功能,會經過約一個季度的轉換陣痛期。但現在不僅省去紙本操作、不用為了行政事務加班、各店人員可以輕鬆使用LINE進行上下班打卡或請假,店長們紛紛覺得這個轉換期很值得。對總公司來說,更降低了門市人員的控管風險,讓整個企業在力拼品牌規模時,更加順利地往前邁進。

image4
photo credit:人易科技/錢都
錢都藉由手機APP打造會員生態圈、力拼餐飲品牌規模。

雖然疫情肆虐全台業者,但錢都餐飲把握契機逆勢成長,開始發展電商通路,推出品牌麻辣鴨血豆腐、特色水餃、嚴選海鮮食材等;實體店方面,藉由手機會員 APP 打造超級會員經濟。錢都餐飲旗下品牌目前正積極討論拓點計畫,以優渥的薪資獎金招募優秀的儲備幹部,而在例行的行政事務上,則由 NUEIP 協助支援,讓門市與總部的聯繫更加緊密與即時,企業內部管理更加順暢有效率。


了解更多:https://www.nueip.com/

本文由「人易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