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政府成功破譯日本偷襲珍珠港密電?那些網路文章顯然都吹過頭了

國民政府成功破譯日本偷襲珍珠港密電?那些網路文章顯然都吹過頭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說國民政府成功破譯日軍情報密碼的文章,很顯然都吹過頭了,忽視了許多客觀的情節。更沒有破譯過日本偷襲珍珠港的電文。

文:王柏皓(法律學系研究助理) 、Jack Hwang(文史工作者長期關注並研究近代史)

近年來筆者常常發現網路上有不少文章談論到對日作戰時代,國民政府軍統何破譯日本機密電碼。例如有許多文章說早在日軍發動珍珠港攻擊以前,國民政府軍統局就已經成功破獲日軍情報,並在日軍攻擊前提早告知美國,但美方不相信導致珍珠港成功被日軍攻擊等云云諸如此類的文章。

首先我們要來談談到底整個二次大戰時期,國民政府有無成功破譯日本高級機密電碼呢?答案是沒有的。

首先,抗戰期間國府負責破譯日本密電的單位經過多次重組更動,並非一直由軍統負責。抗戰初起時,國府並沒有一個專職負責破譯敵方密電的組織,破譯工作分散在許多不同單位之下。1938年蔣中正下令整合幾個不同單位的密碼破譯機關,從軍委會機要室密電報股、交通部電政司密電檢譯所、中統局國際密電室及軍統局抽調人員,在漢口成立軍委會密電研究組。但因原單位仍進行同類破譯工作,密電研究組未能發揮資源整合效果,成果不彰。

例如,軍統局的魏大銘在1939-1940年間高薪聘請「美國黑室」負責人亞德雷來華協助建立軍統本身的密碼破譯能力。亞德雷因為寫了《美國黑室》這本書而享有國際名氣,此書披露美國以及盟國在一次大戰及稍後對其他國家通信密碼的破譯工作,特別是在華盛頓裁軍會議時破譯日本外交電文密碼,讓美國國務院全程掌握日本談判底線。但此書有相當的吹噓,不免有將他人的功勞據為己有的地方。

事實上,亞德雷在「美國黑室」組織中僅是個管理者,他自己密碼破譯能力不高,而且其知識還停滯於1920年代初期,對於1920-1930年代根據數學發展的密碼理論一竅不通。結果亞德雷在華期間只破譯了一些氣象碼和日本陸軍的二位數及三位數低級密碼,對日本陸軍五位數字高級密碼毫無寸進。但是他回美後,卻將在軍統局工作時收集的日本陸軍無線電通信方式、頻道選擇、習慣用語、和他破解破的低階密碼等資料,用4000美元就賣給了美國陸軍。

Herbert_O__Yardley
Photo Credit: NSA @ public domain

曾在密電研究組的池步洲回憶,他在1937年10月奉命研究日本密電碼,但至1938年底的一年中,都在一路逃難,研究工作毫無進展;在密電組研究一年後 ,對於日本密碼電報仍是一竅不通。

1940年4月蔣中正再度下令整合,將原本各行其是的幾個密碼破譯機關都合併起來,包括軍委會密電研究組、軍委會機要室密電股、軍委會密電檢譯所、軍統特種技術研究室、軍政部研譯室等等,成立軍委會技術研究室,由毛慶祥負責,至此國府總算有了個比較統一的密電破譯機構。

機構雖然整合了,但是直到抗戰結束,受制於技術原因,抗戰時期國府對日本機密電碼的破譯一直無法突破。抗戰時日本機密電報密碼主要分為陸軍、海軍、外務省等三個系統,其下有各種不同等級的密碼,林林總總數十種,加密、解密的方法各不相同,根據電報內容機密等級採取不同等級的密碼,而且定期更換所使用的「金鑰」或密碼本。

這是相當大量繁重的工作,連美國除了投入大批人力外,還得使用由IBM公司特別設計的機械式統計計算機器才能有些成績。缺乏理論基礎及計算能力的技術研究所,實在是無能為力。

國府基本上對日本海軍和陸軍的高級密碼在抗戰期間從來沒有成功破譯過,而僅僅能破譯一些海軍和陸軍簡單的氣象碼和空地通訊碼。而對日本外務省使用的外交密碼,也僅能破譯一些用於外交護照簽證、政府間通告、人事變動的低級密碼,對最高級的機器密碼(即美軍稱的「紫色」密碼)和手譯密碼(美軍稱J14⋯⋯J19,日本稱「松」⋯⋯「紫藤」等)也是無法破譯。

關於說國民政府成功破譯日軍情報密碼的文章,很顯然都吹過頭了,忽視了許多客觀的情節。更沒有破譯過日本偷襲珍珠港的電文。

因我們回過頭來發現,日本不管是外交電文還是海軍電文中,從來沒有提過要攻擊珍珠港。所謂的破譯,是要成功知道日本海軍什麼時間、地點、用什麼方式、多少兵力、怎麼打才叫情報。實際上珍珠港事件前,中國僅能對日本外交密碼進行簡單破譯。

而日本使用過的各種密電類別有幾十種,光海軍就有20幾種。其中日本外務省的外交密碼(註1),最初使用被稱為「暗號A」(red code)的紅色密碼。該種單一替換式密碼由於過於簡單,早在1935年被即美國情報部門破解,後在1941年8月被停用。其次,是稱為「暗號B」的紫色密碼(purple code),在1940年9月也被美國部分破解。

池步洲雖然也破解了日本外交密碼中的較為高階者,但也同時提到了1939年冬國民政府獲得日本陸軍的雙重密碼本,研究許久對其規則無所適從,不知如何是好。連軍統聘請的美國破譯專家亦無濟於事。

又如,1942年國民政府電訊單位報告稱:

⋯⋯可以完全掌握日本外交電報,但對於日本海軍的電報,則因人力與設備關係,能截收並破譯的數量極少,僅能達到掌握其大致動態的程度。

上述這些情況,實際上也反應了國民政府當時的破譯能力。雖然軍統密電人員在經過美國訓練後,對日本軍方的密電也均可解讀,但仍有相當大的局限性。總體而言,國民政府僅靠掌握為數不多的外交密碼得以緩解自身不足,對日本陸軍和海軍的密電則完全沒有辦法。

雖然網路上不少文章談到,關於日本偷襲珍珠港事件,自認為與中國破獲日本外交電文而獲得的成就密不可分。例如池步洲回憶錄稱「在日密中發現異兆,事件前5天亦作出了準確的判斷,可惜未為美國重視。」但是實際上,關於日本方面的異常情況,當時各國並非全然不知。

自從美國組織ABCD包圍圈和日本佔領法屬印度支那地區後,英美就認為遠東的局勢越來越嚴重,但英美也僅能判斷日本的跡象,但並非實質掌握,才會有後來英國和美國將艦隊部署於珍珠港與新加坡,但也只是為了震懾並非是提前知道日本要對英美開戰。

1941年2月,在日本海軍大將大角岑生墜機於中國境內後,國民政府根據其遺落的文件,判斷日本編成聯合艦隊必有較大動作。並得出「其發動時期,須在5月以後」的結論並告知美國,但這類信息只是根據遺落文件的判斷,並沒有太多實質價值。

反觀美國方面負責解密的魔術行動中的攔截信息,雖然確實能找到許多被現在看來是正確的提示。然而,美國得到各國的警告和提醒後,雖宣布警戒太平洋各戰略要區的防務,但並未引起足夠的重視。甚至在得到日本極有可能會襲擊珍珠港的密報,也對日本發動戰爭的決心和能力表示懷疑。美國政府始終認為日本絕對不敢冒太大風險橫渡太平洋向珍珠港發動攻擊。

Enigma-rotor-stack
Photo Credit: Bob Lord @ CC BY-SA 3.0
恩尼格瑪密碼機旋轉盤組

雖然在美國方面長期對日本密碼進行破譯的工作,但很長一段時間內並沒有太多進展,一直到1942年美軍擊沉伊124號潛艦,並在潛艦殘骸內發現日本海軍JN-25B號密碼本才提高了解密的速度,必須要說如果美國沒有成功繳獲密碼本,美軍在戰爭結束前也未必能成功破獲日本海軍密碼。

同樣的,二戰英國海軍也是透過從被擊沉的德國海軍U-110潛艇,得到密碼機和密碼本後才成功破解德國恩尼格瑪密碼機,必須要說英美也是透過收繳密碼本的資料後,才提高了情報破解的速度。(註2)

我們回過頭來看,所謂中國成功破獲日本密碼很明顯與事實不合。中美合作所中方只負責抄收,破譯都是送到美國破譯。(註3)

到1943年底,美國海軍「專家」才到了25個,其中只有兩個搞破譯的,其他根本是指導抄收而不是破譯的專家。根據 〈中美合作所建撤案(一)〉《軍情局》(抗戰時期數位檔),國史館藏,數位典藏號:148-010200-0019。〈中美合作協定未履行部份檢討 〉:

P.83 :

謹按此條文已奉 委座三十二年二月一日立冬侍秦代電修正「由美方派遣專家至少六十人至一百人來華參加指導研譯與───」現此項工作人員據悉來華者共二十五人。

二、事實 (1)有研譯人員二人在華(侯克敏及海基) 陸軍密碼研譯人員至今尚未到達 美方不能履行合同,並似不願將其海軍研譯人員與各方協同研究以履行合同之責任 梅上校曾稱美海軍所完成之敵海軍密電碼可以完成之件送中國利用

(2)美方建立偵察電台偵收敵電(約於三十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成立),我方為互助合作起見,派人偵收日敵海軍密電,於三十二年元月一日起供給美方,迄十一月十五日止,共計108,855份,美方於三十一年十月二十五日起送我方迄十一月十五日止共計46,615份。

此事甚明顯,我方對海軍密電之偵收完全出於合作精神 美方偵察台所抄之密電寄回美國研譯,與協定不合,且研譯所得之情報未送華方。又將其情報供給十四航空隊(梅上校自白),均係與合同之規定不符。

p.85 :

美國以大量人員研譯並利用統計計算機器,故彼可完成繁重之敵密碼,我人以少數人憑密碼學理論及此性工作經驗,故有能完成技巧精但不繁重之電碼。故美國之現方法即為我國所需要之技術。

如與美方共同工作,則美方人員至少須利用統計計算機器,我人之目的可達,否則與請幾位外國顧問之價值相等,則當不令其在中國設偵察台,應全部停止履行也。但防其將此一部份人員轉入十四航空隊,仍可於中國境內工作起見,聲明全部人員由中國聘為顧問由我國主持。

日本海軍電報的高級密碼用的是無限亂數表,就是需要「以大量人員研譯並利用統計計算機器」的「繁重之敵密碼」啦。日本海軍南東方面艦隊司令長官發出的那通著名的山本五十六行程電報在1943年4月13日晚(NTF131755)發出,珍珠港破譯單位在 4月14日午前破譯。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簽字成立於4月15日,美方密碼人員都還沒來呢。請去看張令澳《中國沒有破譯過日本偷襲珍珠港的密電》。

AP_45091309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二戰勝利後美軍官員與蔣介石一同參觀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總部

1941年負責日本電訊破譯的是軍委會技術研究室,負責人是毛慶祥,軍統不能碰這塊。而張令澳是軍委會侍從室第六組負責研判送來的技術研究室情報,每天送來的破譯密電他是直接審閱擬辦的第一人。他說:

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技術研究室,在整個抗戰時期,只能破譯出一些日本外交方面比較簡單的密碼電報,一般都是向海外使領館拍發通報性質的電文,或是外交官員例行的人事調動(類似日本同盟社拍發的電訊,前者是密碼、後者是明碼而已)。

至於軍事方面能夠破譯的,也只是中國海域的水文資料以及各地的氣象報告;此外則是一些海運物資、給養品等通往東南亞海域的許多船隻的行程、航向等情況。這類電訊的密碼是用羅馬字按日本語的拼音錯亂排列,使他人無法看懂;其實只要找出其密碼規律,不難譯出。

⋯⋯日本軍用電碼系統則不同、電碼各別,特別是海軍的密碼最難破譯。整個戰爭時期,有關日本陸軍和海軍的重要密電碼始終未曾被我方及時破譯過,這是不爭的事實。

⋯⋯日本確實有將擴大侵略戰爭,不惜和美國一戰以實現它的「大東亞共榮圈計劃」的企圖。但並沒有確切的情報告知:究竟在何時、何地、以什麼方式發動偷襲珍珠港。軍委會技術研究室並沒有送呈過這樣具體的破譯密電,更遑論是誰破譯出來的。

當時直接掌握辦理這方面情報的,除了我是基本的研判主辦人員外,還有第六組組長唐縱和副組長邵毓麟是主要的核閱主官。

現在唐縱遺留在大陸的日記已經公開出版,厚厚一大冊,題名《在蔣介石身邊八年》。這冊日記對抗日戰爭中每一重大事件都有記載,但對《王牌》一書作者一再渲染的密碼破譯大事卻隻字未提。此外,邵毓麟著有《勝利前後》一書(台北《傳記文學》叢書),只提到王芃生的《南進序列》情報,未言及其他。

所以,我的結論是:中國並沒有破譯過突襲珍珠港的日方密電,再不要以訛傳訛,造成歷史上的疑點。

筆者撰寫此文,並非是要檢討抗戰國軍情報單位的努力,但筆者的態度是應該說是重新驗證在歷史研究以多方資料比對、用不同視角切入的重要性。當然,會有人認為這不重要。那不妨想想,到底歷史其真相重要性如何?我的看法是,大歷史是由小歷史堆積而成,不顧細節的話,無法談什麼大歷史。

註釋

註1:美國對日本外交密碼早在戰前就已全面破譯。也是因能破譯「紫色」密碼,才讓英國願意交流Enigma的破譯。日本海軍高級密碼是5位數密碼本加亂數表,每次一更換,美國就要重新建立破解用的資料庫,所以俘獲密碼本只能說有助於補全某一時期的資料庫,繼而協助下一時期(2~3個月)的資料庫的建立。

日本陸軍高級密碼情況也是一樣。美國海軍在珍珠港前能夠破譯JN25大約20─40%的電文,但在珍珠港前日本海軍換密碼本(進版),讓JN-25好幾個月都無法破解。中途島前也是一樣。

註2:對日本密電解譯背景資料瞭解不夠,這也是我說的目前那些文章寫作者的最大缺陷。這兩段最好簡化甚至不提美國破解能力。僅僅說美國早已全面破解日本外交電文,和部分海軍電文,但是因為日本電文中從沒有提到對珍珠港的攻擊行動,而日本檀香山領事館對珍珠港軍艦進出和停泊位置的詳細情報,跟其它美國重要港口領事館所報內容類似,未能引起特別重視。

美國不是不知道日本將對美作戰,特別是1941年12月5日美國國務院已經命令駐日本及部分亞洲國家的美國使館和領事館開始銷毀機密文件及密碼本,顯然知道開戰迫在眉睫。但是美國得到的情報量太大,如果有問題的話,不是情報缺乏而是情報疲倦。

註3:請參閱張令澳和中美合作所建撤案說明破解能力。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