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防止更多韭菜被老師收割,金管會需要監管Clubhouse嗎?

為了防止更多韭菜被老師收割,金管會需要監管Clubhouse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富豪居李杰,到股市名嘴們判刑後還能繼續炒股的案例,不難發現金管會根本不該監控CH。炒股層出不窮的主因並不是科技日新月異,而是司法與監管制度停滯不前。

語音社交軟體Clubhouse(簡稱CH)迅速爆紅後,「開房間、純聊天」變成時下最潮的行為。正如其它社群軟體,嗅到機會的「老師」跟「大大」們,紛紛打著快速致富的賺錢旗號開房,想要吸引更多韭菜……不是,是投資人加入。

愛民如子的立委馬上抓住此風潮,質詢官員若有人在CH報股市名牌,在語音資料無法保存的情況下,金管會該如何監理?主委黃天牧認為這確實是監理上的新挑戰,已成立專案小組研究,而主管上市櫃公司業務的證期局局長張振山則表示,只要發現異常狀況不排除移送檢調。

shutterstock_191190578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紅到立法院的CH

這反映時代脈動、立意良善的質詢,在逼著金管會思考該如何監管CH的背後,有兩個看似再正常不過的假設:

  1. 金管會可從社群媒體找出誰在炒股
  2. 新興科技會助長炒股事件

金管會真能嗅出蛛絲馬跡?

創立臉書社團「富豪居」、出版房產理財與股市投資相關書籍的李杰,於2016年3月至隔年1月間,挑選五間低價上市櫃公司股票,夥同與女友及友人以連續高買低賣、沖洗買賣等方式操縱股價,並營造交易熱絡之假象,再透過臉書發文及LINE群組張貼訊息拉抬股價,好順利倒貨,收割韭菜後不法所得近7000萬。

若金管會真能透過臉書社團找出誰在炒股,為何直到2019年11月,桃園地檢署才完成調查,以「證券交易法」起訴這些人?

媒體報導可以合理推斷,證交所跟櫃買中心保有交易原始資料,因此分析股市交易狀況,發現疑似違法操縱股價的行為,交易資料會再移送至具有司法調查權的檢調機關,進行更深入的追查。

由此可知,以現行制度與權責架構看來,金管會的監理邏輯,並非如大海撈針般隨時監控社群媒體,而是接近逆向工程的概念,由疑似違法事證反推來源,如收到舉報資料後到社群媒體核實,或是從股市異常交易逆向查訪。

既然網路發言難以認定為炒股、金管會既沒有司法調查權、認定是否炒股亦非權責所在,立委怎麼會要求金管會監控CH呢?

舊科技時代處理得如何?

時間回到臉書剛開放給一般使用者申請、LINE還不知道在哪的2006年。

有「股市諸葛」之稱的鄭光育,夥同另兩位分析師方翔立與余世欽、股市金主、擔任吉祥全球總裁的前立委羅福助等人,共同炒作佳必琪與吉祥全這兩支股票。他們一方面利用人頭低價買進大量股票,另一方面透過第四台財經節目抬高股價、提供會員CALL訊(買賣建議)等方式拉高股價,最後再趁高點倒貨給散戶大眾。經過多次波段操作,鄭光育一人獲利即超過4000萬。

此案於2011年遭特偵組起訴,至2014年一審宣判的過程中,這三位分析師非但未因此銷聲匿跡,反而仗著廣大死忠會員支持繼續重操舊業,涉嫌在第四台強推銘異、晉倫兩家股票,並於2015年遭到檢調搜索。2020年,鄭光育又因涉嫌松崗炒股案,遭到聲押。

媒體報導,鄭光育即使被金管會撤銷分析師執照,無法公開解盤,但仍透過Line群組呼風喚雨。而已起訴十年的佳必琪與吉祥全案,至今仍在更一審狀態,遲遲無法定讞,更遑論銘異或松崗等新案。

unnamed
圖片來源:全民大悶鍋YouTube影片截圖
紅極一時、成為模仿對象的股市老師

看完這個例子,你還會認為新興科技未納管,是炒股案件頻傳的主因嗎?

退一萬步來說,若金管會真要監控輿論,先不談如CH的最新科技,「稍舊科技」準備好了嗎?

以具討論功能的社群來說,台灣民眾最愛用的LINE除了原本的封閉群組,近期亦推出社群功能。若搜尋「投資」二字,會出現超過1000個社群。這些投資社群的管理員,還會不時闖入其它社群發送罐頭訊息,十分惱人。

除了LINE以外,微信、Telegram、Dcard討論區、PTT、網路論壇、臉書社團、粉專等,也都有類似的交流功能。而以影音為主的Podcast、YouTube,股市與投資的節目也多得令人目不暇給。

以上這些出現已久的科技,都已納入監控範圍了嗎?

輿情監控是複雜的高度專業,得養帳號、調爬蟲、解文字與大容量,絕不是立委一句「你們都不進去聽怎麼知道人家談了什麼東西?」所想的那麼簡單。

質詢片段精華:

監控CH是為了避免台版Gamestop?

另外,質詢內容還提到了如何防止Gamestop事件在台灣發生。

美國鄉民在Reddit上串聯、對做空機構發起攻擊的Gamestop軋空事件,跟前述報明牌炒股的本質大相逕庭。美國前SEC官員表示,鄉民一頭熱集體購買某支股票,既無散播不實資訊(如營收獲利),也沒有明顯的操縱股價行為,並不構成犯罪。因此,SEC所要調查的,是證券經紀商在整個事件過程中,是否刻意欺負散戶、造成他們的損失。

回到台灣,假設聯華食品被做空機構放空,而鄉民們由於小時最愛可樂果跟滿天星,因此社群媒體上號召一起大買聯華食品的股票,好保護自己兒時珍貴回憶,金管會能說這違反《證券交易法》嗎?

更何況,以美國SEC的標準來看,金管會還得確保各大券商沒有欺負散戶呢!

陳年議題不代表已被解決,新潮流行不等於急需處理

從富豪居李杰,到股市名嘴們判刑後還能繼續炒股的案例,不難發現金管會根本不該監控CH。炒股層出不窮的主因並不是科技日新月異,而是司法與監管制度停滯不前。

2011年起訴的案件至今仍未定讞,如此牛步的審判過程,對炒股名嘴來說完全沒有遏阻作用,甚至有種「歡迎一起加入」的錯覺;一旦審判牛步,或是根本難以定罪,金管會又缺少強力監理工具的情況下,也只能看著名嘴們手舞足蹈乾瞪眼。

如何改善現有法律制度的缺陷、加速調查與審判效率、強化金管會監理工具與權責,才是立委諸公、司法機關與金管會應該頭痛的問題。只有針對根因解決制度上的缺陷,並且經常檢討改進,才能有效防止問題一再發生。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