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災難後,誰還需要藝術?《奈良美智特展》中的哲學觀與內心風景

【展覽】災難後,誰還需要藝術?《奈良美智特展》中的哲學觀與內心風景
Photo Credit: ©Claire Chu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苦難中不停尋回初心的奈良美智,反覆畫下反戰、反核等中心思想和哲學觀。

他們多變而情感豐富的眼神,因而成為解讀畫面的重要憑依。早期叛逆斜視觀眾,時而彈吉他打鼓,時而握著直立式麥克風高歌的孩童形象,在此次展出的十多件新作中再次現身時,卻像有著成熟老靈魂,閉眼冥思時顯得平靜坦然,睜眼時則深深望向觀者。從對抗與挑釁的強烈盯視,趨往內觀自省的神秘凝望。

奈良美智特展4_(請遵守使用規範)
Photo Credit: ©YOSHITOMO NARA/圖片提供:文化總會
第二間展室中也陳列數件2021年的新作,兩件一組和三件一組的素描作品,在構圖上跨越了畫框的限制,產生連續漫畫般的閱讀感受。

第二間展室裡,兩幅大型壓克力畫作彼此相鄰,大頭女孩在雙眼一睜一閉之間,反映出藝術家近年的創作心境。〈Miss Moonlight〉暖黃色上衣有如月亮光暈,在暗色背景中熠熠生輝。儘管閉著眼,卻並非陷入無意識的睡眠,而處於冥想時的活躍精神狀態。

以往在作品中總是面向自我、描繪「累積的過去」,奈良美智在這張作品中「一邊想像著人們看月亮的時候,在月光下思考些什麼,一邊畫下想像中的觀賞者的畫像」。視角轉換也帶出多義性,究竟月光小姐是月亮的化身、藝術家自畫像、觀月之人的集體形象,抑或是一種心靈概念的集合?

而當夜晚成為白天,女孩從冥思中睜眼,瞳孔裡反射著粉、藍、黃等七彩斑斕的顏色,像眼底有一整片星空,因為不映照特定人影、而隱藏巨大包容性。為了創作能與月光小姐搭配的畫作,〈Hazy Humid Day〉誕生了。想著多次造訪台灣的經驗而畫,相較於月光小姐的單色上衣,女孩的衣服在氤氳水氣下折射出彩虹光影。微微捲翹的長髮,也像多雨的日子裡總忍不住翹起的髮絲。在觀者、作者、作品之間,無數眼神不停交織、流動,將奈良美智仔細描繪的內在情感傳遞出去。

奈良美智特展7_(請遵守使用規範)
Photo Credit: ©YOSHITOMO NARA/圖片提供:文化總會
首次海外展出的〈月光小姐〉(右),還有為台灣創作的〈朦朧潮濕的一天〉(左)

「災難後,誰還需要藝術?」311災情後曾因為質疑藝術家的社會角色,而一度無法作畫,奈良美智開始將關注焦點轉向外界。除了走訪災區之外,也深入海外難民營關懷受災者。在2013年以日記形式發表的奈良手記裡,他曾寫下「接受現實,與之對抗吧!不要逃到舒適的地方。那樣的縫隙要找也有,但不要大搖大擺的走過去。」在苦難中不停尋回初心的奈良美智,反覆畫下反戰、反核等中心思想和哲學觀。

離開展場後,不妨到二樓看看展期相同的〈挑釁世界 — 對中心主義的反抗〉,展覽以60及70年代初日本黑白攝影為主軸,捕捉了學運時代的氛圍,正好是奈良美智青少年時期的過往,也形塑了他畫中反戰女孩的精神原型。

  • 《奈良美智特展》從3月12日至6月20日在關渡美術館免費展出,之後將在高雄美術館、台南美術館展出。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