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血紅——白羅斯反威權運動的前景為何越來越黯淡?

雪白血紅——白羅斯反威權運動的前景為何越來越黯淡?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勞工總罷工已經失敗、籌組的權力移交委員會形同解散、拒絕「烏克蘭化」拒絕反俄、國家資本主義國企服膺威權政府、經濟制裁白羅斯效益不彰,讓出自土壤的草根力量,在這充斥恐懼、抗爭不見盡頭的幽閉隧道裡,一切顯得越來越黯淡。

文:劉彥甫(歷史暨全球政經研究者)

成千上萬的女性扛著象徵勇敢的大旗,在暴力與新冠病毒的威脅中穿梭前行,如果要為這場運動命名,我希望它是女性革命,看她們正領導著國家蛻變,多麼優秀的斯拉夫女人。

抗議者尼古拉話沒說完,瞬間被遠方急促淒厲的尖叫聲所蓋過,獨裁者麾下的防暴特警,突入抗議隊伍、搶奪且踐踏著抗議標語與旗幟、毆打並推掐人民的咽喉,囚車上一張張佈滿鮮血與面色蒼白的失語平民,像極了那面紅白相間的白羅斯舊版國旗。

把直升機貼近地面,我要看清楚在廣場群聚的這些老鼠,從沒看過哪個國家的人民,總是嘲諷自己國家的領導人是3%總統。他們不但是一群無業遊民,甚至在遊行隊伍中嗜酒吸毒,法西斯主義者休想奪取我的國家,凡是罷工、擅離工廠參與反政府遊行的空缺,我將聘僱立陶宛與烏克蘭移工補上生產線。

語畢,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 (Саша,Александр Лукашенко)飛往索契(Sochi)與普亭會面,拿下450億台幣的維穩金源,返國擴大抓捕女性群眾、媒體記者,連牧師都成階下囚。

先說結論:從遊行參與到抗爭的領導階層廣布,白羅斯娘子軍為整個斯拉夫後裔、甚至在全世界的史冊面前,無疑留下了最深的斧鑿,無視獨裁者要脅綁架幼童與白羅斯的未來,她們無比高尚,是值得更好國度的勝利者。

不過,勞工總罷工已經失敗、籌組的權力移交委員會形同解散、拒絕「烏克蘭化」拒絕反俄、國家資本主義國企服膺威權政府、經濟制裁白羅斯效益不彰,讓出自土壤的草根力量,在這充斥恐懼、抗爭不見盡頭的幽閉隧道裡,一切顯得越來越黯淡。

除了相信勝利的光明就在不遠處,她們已經別無他法,去中心化的遊行猶如散沙,正中獨裁者的下懷,盧卡申科已經取得絕對優勢,旋即宣誓穩坐白羅斯總統,靜待每周一次的示威嘉年華宣布結束。

RTX7Q21Q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血是怎麼染紅整片大地?

在牛津辭典年度代表詞眾多的2020年,「Belarusian白羅斯的、白羅斯人的」該詞入選、使用頻率異軍突起廣傳至今,儘管該形容詞的迅速攀升,被辭典歸因於在位已26年的白羅斯現任總統盧卡申科,逕行在去年8月宣佈再次當選引爆民怨,但「Belarusian」與2020年白羅斯反威權示威聯結的源頭始於5月。

現正冬季的首都明斯克飄雪不止,但登記參選白羅斯總統大選的5月就被風暴襲捲。由於盧卡申科在國內經濟不振、拒絕承認新冠肺炎嚴重性、消極防疫等荒腔走板的內政舉措,讓白羅斯國內有志之士難忍已連任多屆的「歐洲最後獨裁者盧卡申科」,群起參與2020年8月初的總統大選登記。

其中,又以主張反貪腐「蟑螂、住手!」(Стоп,таракан蟑螂是盧卡申科的綽號),與支持者手持拖鞋走上各地街頭「拖鞋革命」(тапочная революция) 的登記參選人白羅斯YouTuber謝爾蓋・季哈諾夫斯基(Сергей Леонидович Тихановский;Sergey Leonidovich Tikhanovsky);銀行家暨慈善家維克多・巴巴里科(Бабарико Виктор;Viktar Babaryka);以及白羅斯前外交官暨法學博士瓦列里・塞普卡洛(Валерий Цепкало;Valery Tsepkalo)等3人實力最為雄厚。

截圖_2021-03-23_下午6_10_49
Photo Credit: 劉彥甫
白羅斯反威權運動演進圖

由於上述三名男性參選人,都被視為中斷盧卡申科連任的強勁對手,白羅斯威權政府遂在7月前後陸續以破壞公共秩序、大規模逃稅等理由囚禁季哈諾夫斯基與巴巴里科、威脅逼迫塞普卡洛潛逃波蘭。

然而,三名男性參選人被「DQ disqualified」、政府大肆抓捕企求公平選舉的男性抗議群眾,非但無法澆熄白羅斯公民的理想,反激起白羅斯女性「代夫出征」。至此,白羅斯反威權運動不僅在性別上顛覆傳統,甚至在全世界面前翻轉了重視家父式領導的斯拉夫家庭觀。

從反威權運動演進圖可以看到,英文女老師季哈諾夫斯卡亞在7月中登記參選(季哈諾夫斯基妻子Svetlana Georgiyevna Tikhanovskaya)、迅速獲得微軟女業務經理塞普卡洛(塞普卡洛之妻Veronika Tsepkalo)以及女音樂家柯列斯尼科娃的共同支持(巴巴理科競總主任Maria Kalesnikava)。

讓白羅斯反對政營不僅在資源與支持群眾迅速整合,象徵團結白羅斯的3名女性共同出席競選造勢,更讓如坐針氈的盧卡申科公開失言:

白羅斯社會還沒有凖備好選個女人,因為憲法賦予總統強大的權力。

民心思變並未撼動盧卡申科干預選舉的決心,在選舉當天網路疑似斷線、作票等爭議下結果出爐,根據白羅斯官方公布出口民調統計,盧卡申科囊括八成選票連任,而上述「代夫出征」的女政治新秀季哈諾夫斯卡亞僅拿下7%選票。

由於這樣的選舉結果與獨立監票組織「Golos」統計的逾百萬張選票呈現完全相反,組織統計至少逾八成投給了季哈諾夫斯卡亞,下面這句回應選舉不公的呼喊,正式敲響白羅斯反威權示威運動的戰鼓:

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多數人是支持我們的。

深信民心可用的反威權政營,旋即成立權力移交協調委員會(Coordination Council for the Transfer of Power;Каардынацыйная рада)不僅囊括600名成員和7位社會賢達擔任主委(諾貝爾文學獎得主Svetlana Alexievich、明斯克拖拉機廠MTZ罷工委員會負責人Sergei Dylevsky、巴巴理科競總主任暨音樂家Maria Kalesnikava、白羅斯基督教民主黨黨魁Olga Kovalkova、前白羅斯文化部長Pavel Latushko、兩名律師Liliya Vlasova及Maxim Znak律師),更持續與總統候選人季哈諾夫斯卡亞對國際發聲尋求支援,同時統籌號召民眾參與遊行,並決議反威權運動前期的遊行運動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