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像我這樣的七年級生不改名把鮭魚吃爆?免費的不一定是真便宜

為什麼像我這樣的七年級生不改名把鮭魚吃爆?免費的不一定是真便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的價值觀不代表別人的價值觀,民主的精神是尊重。但社會打滾多年經驗告訴我,行為造成大家對我們的評價,影響我們在外走跳容不容易。有時候免費的,不一定是真便宜。

台灣是個尊重多元的民主社會,這次鮭魚之亂有人說創意,有人負面看待,我們來討論一下這個現象。既然不是要我改,沒有侵害他人權益我都尊重。

經濟學角度來說,改不改名看自己的機會成本

為什麼這次改名多是18至23歲?想想自己的大學生活,剛剛離開父母掌控及升學壓力,有了自由、時間很多,相信大家都有認識玩網路遊戲玩到死當的。大學生有時間沒錢,去打工如果沒有接到高階家教,比起去打一些工,領最低薪資160,不是那麼迷信的人有些就是願意。

我們算個簡單的數學。假設改名一小時,來回交通各一小時(很多人不用這麼久,我抓鬆一點,大學生可能在外縣市就學要拿戶口名簿),共兩次改鮭魚再改回來的話,6×160=960,不揪人一起吃,大學男生要吃到破千其實不難。加上如果過幾天改回去,證件、銀行戶頭不用換,上限六人一堆吃到破萬,又賺到開心時光其實不錯。

既然這樣,為什麼阿姨我不改名?最重要還是時間成本。

身為一個36歲二寶媽,工作家庭兩頭燒。加上我平均月收10萬,算少一點用90,000/22工作天/8小時=511,我弄一次改名成本511×6=3066。我有六小時寧可睡覺、發文、陪小孩、跑客戶,每個人在不同時間的價值觀和成本是不同的。另外我觀察臉書上收入比我高的,有時間吃的大餐都是米其林、無菜單料理,客單價是3000到破萬,讓我非常羨慕。但人家有時假日還在加班,有錢卻沒閒,沒有十全十美的人生。

學校不告訴你的社會潛規則

金融業很小,很多人流來流去互相認識,找工作的時候多少都會打聽一下評價。要是我找新工作,未來老闆聽到我為了吃一頓免費大餐去改名,可能會不小心聯想到-下次有業績壓力會不會挺而犯法(理專盜用大家常聽說)。有些工作沒有道德風險應該沒差(吧),我很久沒離開金融業不清楚。但通常薪水越高的工作,會有些特殊要求,有些面試還有心理測驗。

台中男大生改名「高價鮭魚」 活動結束改回原名
示意圖|Photo Credit: 中央社(翻攝照片)
台中一名林姓男大生日前為參加連鎖迴轉壽司店的「鮭 魚」諧音哏活動,特地改名成「林高價鮭魚」,活動結束後,19日再到戶政事務所申請改回原名。 (翻攝照片) 中央社記者郝雪卿傳真 110年3月19日

有錢的公司想得跟你不一樣

有些高道德標準覺得,去改名是鑚行銷漏洞。行銷活動常常在最後加一行「本公司保留最後解釋權利」但是壽司郎就這樣讓大家吃爆,完全沒有變更遊戲規則,要是我至少增加限制只能吃低價盤或酒水不適用。

這代表壽司郎公司是覺得這樣的行銷活動,成本上是可以接受的(當然也可能怕修改反而得罪部分刁民),我相信壽司郎得到排山倒海的網路討論已成最大贏家。現在很多行銷花大錢還沒效,我就被新聞報導弄得好想去吃。

對自己姓名重視

我這輩七年級生還是有一定程度的迷信,都會花好幾千塊去改名了,萬一因為改了運氣變差,不知道這個隱含的成本有多少。

最後還是希望大家珍惜資源,都吃到免費了,不要浪費食物增加廚餘。我的價值觀不代表別人的價值觀,民主的精神是尊重。但社會打滾多年經驗告訴我,行為造成大家對我們的評價,影響我們在外走跳容不容易。有時候免費的,不一定是真便宜。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