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莉居禮選擇了她要的人生,一百多年後的我們是否有更進步的觀點來看待女性?

瑪莉居禮選擇了她要的人生,一百多年後的我們是否有更進步的觀點來看待女性?
皮耶・居禮、伊雷娜・約里奧-居禮和瑪麗・居禮一家三口合照|Photo Credit: Unknown@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不再期許女性服膺某些性別角色刻板印象,是否可以更讓她們「無所不能」?如果拿掉所有專業角色的性別前綴,還有社會加諸於女性身上的期待,她們能否只是她們自己呢?

文:公關人生相談室

想像這世界上有這麼一個人,她沒有大學學歷,認真投入工作,一天工作超過十多個小時,常常忘了吃東西,有時還甚至昏倒在工作場所,需要旁人提醒她記得休息跟用餐。

結婚有了小孩後,她一樣投入工作,把女兒交給公公照顧,跟女兒的疏離也反映在女兒對於母親的回顧上,雖然表達對於母親的欽佩與敬意,但也同時透露渴望與悲傷的情緒。她的女兒描述自己的祖父時說:「若沒有這位有雙藍眼睛的老人,她們的童年將終日沉溺於悲傷之中。」

這位認真工作的母親,在年輕不幸喪偶後,又更認真投入工作。之後她遇上了一位已婚有4個小孩的男性,並進一步跟他交往,發展地下戀情。後來戀情被交往對象的太太揭穿後,她被社會輿論大加撻罰,也被要求不要去參與她的工作成果受表揚的頒獎典禮。

如果要幫這位女性下標籤,會是哪些標籤呢?冷酷的女人?工作狂?不負責任的母親?水性楊花?破壞人家家庭的小三?

在21世紀的現在,這樣的女性在許多人眼中或許是不及格母親,或是有更多人會對這樣的女性大加撻伐。我們心中想像的總是雜誌封面上那些看來自信、成功、光鮮亮麗,最好是旁邊還挽著先生的手和小孩一起合影,一副父慈子孝的美麗畫面。

但如果你知道,這位看起來不見容於社會主流價值的女性是我們熟悉的瑪莉・居禮(Marie Curie,俗稱居禮夫人),你會有不一樣的看法嗎?

她因為當時的社會不讓女生讀大學,而在高中畢業後,就自己展開了自學計畫,廣泛地涉獵科學、政治、文學、詩詞等知識。而在她因為發現鐳和釙獲得諾貝爾獎肯定後,卻因為她介入其他人的婚姻,被主辦單位要求不要去瑞典斯德哥爾摩領獎。她說:

我的科學成就跟私生活之間沒有任何關係……。基本上,我無法接受這種科學成就的價值評鑑應受到私生活誹謗和醜聞所影響的觀點,我相信許多人也會贊同我這個想法。

於是,居禮夫人依舊前往斯德哥爾摩,領取她的獎項。她也是唯一獲得過兩個諾貝爾獎的女性,同時也是唯一在兩個不同領域中獲獎的人。

shutterstock_168348505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當我們習慣於把自己對於美好生活的想像套用在他人身上,用一樣的框架去套用在不同的人生,就像是希望同一套衣服可以適合不同高矮胖瘦的人一樣,不僅不切實際,也是徒勞無功。

當我們在不同的地方喊著賦能女力、提升女性在各領域的代表性,或許更該問的是倒底是女性「不能」才需要「賦能」,還是我們現有的體制或工作環境,讓「有能」的女性,被迫選擇了待在那個「不能」的角色當中?

無論是無所不在強調女性性別的「女」醫生、「女」總統、「女性」科學家、「女性」創業家,還有談到職場女性時,描述總是不脫「家庭工作蠟燭兩頭燒」(為何一樣在家庭中,其他家庭成員就不用燃燒自己呢?)或是歌頌「家庭幸福美滿,維持完美平衡」的概念。

如果我們不再期許女性服膺某些性別角色刻板印象,是否可以更讓她們「無所不能」?如果拿掉所有專業角色的性別前綴,還有社會加諸於女性身上的期待,她們能否只是她們自己呢?

如果一百多年前的瑪莉・居禮選擇了她要的人生,一百多年後的我們是否有更進步的觀點,來看待每個人不同的人生選擇?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