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之於加密貨幣(下):黎明前的黑暗,三個逐漸顯現的動盪風險

2020年之於加密貨幣(下):黎明前的黑暗,三個逐漸顯現的動盪風險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正的問題所在,可能來自於產業仍未成熟、基礎框架仍然脆弱的「系統性風險問題」。加密貨幣界的「投資標的」如比特幣、以太幣等主流幣種,並沒有實質上太大的問題,但出現可能風險的問題在於「系統性風險」。

「最壞的時代」:市值過小、監管扼殺與USDT發行問題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當市場將焦點都專注在加密貨幣的市場發展時,本來仍能爭取時間逐一解決的問題,也瞬間被攤在太陽底下、由專家用放大鏡加倍檢視。

前篇文章講完了正面的趨勢,此文則會從三項負面的角度,來分析與探討可能造成加密貨幣產業界的動盪因素;分別是:市值過小、監管扼殺與USDT發行問題。

1. 市值過小:機構踏踏腳,散戶屋全倒

雖然加密貨幣的發展如火如荼,市值最高的比特幣、以太幣又因為主流媒體、報紙的渲染而被大眾所熟知,但其實若真的以數字上來看,截至2021年1月27日,三種市值最高(比特幣、以太幣、USDT穩定幣)的加密貨幣總值為7699.5億美元,僅佔美國股市市值的6.7%左右。

市值較小的最大問題,在於它很容易被影響、甚至被有心人士操控。常常聽到台股股民說台股市場容易被「主力」坑殺,就是因為相較於主力的資金,台股的市場市值太小,因此較容易被刻意的影響。

若是市值很大,例如美國股市的市場,就比較難發生這樣的問題;而若是更高一個層級到了全球外匯市場,那主力的資金也變得小的可以忽略,而能夠忠實的反應市場本身供需的變化。

簡單一句話,市值太小,就容易被機構主力的投資熱錢給影響,甚至操作市場的走向,刻意的坑殺小散戶。

當加密貨幣市場開始吸引主流傳統金融的投資人進入、機構就開始大筆大筆的買入加密貨幣。一方面因為投資的熱錢不斷的湧入市場,需求大於供給的情況下會推升整體加密貨幣的市值;但另一方面也因為這些機構主力加入市場,很容易放大市場的波動性,而有意無意的將散戶上沖下洗、刷出市場。

更糟的情況還在後頭,資金來的快、當然也可以去得很快。若未來有什麼不利於加密貨幣市場發展的情形,機構投資人大量的資金將毫不留情的抽走。而由於此時市場的資金多半都是集中在幾個機構投資人手中,去留的速度將會比以往快的很多、影響也更是加倍慘烈。

市值過小、過淺的缺點就會在這時展露無遺,抽資造成幣價快速大幅下跌、連帶造成恐慌而拋售,被放大的波動效果,將在極短的時間內造成加密貨幣市場沉重的打擊。

加密貨幣的市場未來一定會隨著時間成長而慢慢日趨穩定,但以目前的發展來說,仍是屬於即為年輕的階段。此時開始受到主流市場的青睞當然是好事,但若熱錢過於快速的湧入,也未必是對長遠發展最好的利基。

就如同當年網路泡沫化的背景一般,當整個產業都還很年輕時,過多的機構投資金灌進市場,造成每一個能跟網路沾上邊的公司都能夠一飛沖天;過快的發展、過高的估值與過大的期待,都埋下了後來泡沫破裂的遠因。

網際網路並不是沒有價值,從今日的發展就可見一般。同樣的,區塊鏈技術與加密貨幣同樣也是,但此時脆弱、不成熟的體系在有過多的機構投資、熱錢湧進時,很可能會過度快速的推升相關資產與公司的價值,而造成短期神話炒作、長期泡沫墜落。

2. 監管扼殺:一抓就散,一放就亂

加密貨幣界在2020一飛沖天的蓬勃發展,受到主流市場密切關注的另一個連帶問題,就是政府也陸續開始將目光的焦點轉向加密貨幣產業。這通常意味著「加速監管」。

但由於尚未有完善的了解與相應的法規,大多數政府的態度是想將「加密貨幣從業者」視為「傳統金融機構」,用一樣的牌照、相同的法律來逼其就範。

熟悉台灣金融業的讀者就知道,過度的監管將會使業者綁手綁腳、缺乏創新,因為事事都必須向主管機關請核、核可後方能行動,在瞬息萬變的現代尚已經是迂腐不堪,又怎麼可能應用在走在技術最前緣的加密貨幣產業呢?

而當美國祭出監管法條、要求如同銀行帳戶的實名制一般,要求交易所從業者不但必須對客戶做出詳實的KYC(Know your customer)審查、連與交易所互動的私人錢包,也必須知道錢包背後使用者的真實訊息後,市場就炸了鍋。

整個業界群起反彈、就連一直以來最奉公守法、老牌交易所Coinbase都出言反對,聲稱這是在「扼殺產業界的創新」。

但其實政府也有政府的難處。除了難以理解技術不論,其實就算真的理解了,也沒辦法真的想一套完善又能夠規範得妥當的條文法律。

這就像是業界的實務創新飛快,但要能解釋其成功甚至是預測的學界模型理論,往往都要落後數十年才會出現。而這樣的結過並不是大家口中常常所說:「因為學術界總是跟不上實務界思想的創新」。

原因在於法條規範與學術理論一般,是要想像到8、9成以上可能發生的情況,才能設計出一套完善的理論或規範。業界實務錯了只需要快速更正、重新再來就好,但法條與理論卻不能這樣朝令夕改,因此要重新生出一套完善的法規法條有其根本的難度所在。

而大機構、主流市場開始大舉入資加密貨幣界,使得政府與監管單位要來「籌劃」完善的法令與監管條文的時間,瞬間縮少了許多。

本來可以漠視的新興產業已經大到不能忽視、政府在手上沒有其他武器時,只能強行用最類似的「金融機構監管」條文來濫竽充數,希望能夠達成控制的效果。這樣的舉動就被業界笑稱為現代版的「紅旗法案」:要求早期汽車的駕駛採取安全性的預防措施,包含在汽車的前方揮舞紅色旗幟示警。

但無論政府的法案是否合理,其存在的公信力仍具價值;當政府積極要介入加密貨幣界而將其監管時,無可避免地將會扼殺目前產業界內一定程度的自由與創新。

更甚者,許多業界行之有年的操作,將會被放在太陽光底下檢視。而其中最令筆者擔憂的,就是關於USDT穩定幣的發行機制。

3. USDT發行:無法可管的加密貨幣世界印鈔機

USDT是加密貨幣世界中市值最大的穩定幣,他的匯率是與美金1:1的比例錨定的,而USDT是由一家叫做Tether公司所發行的。

穩定幣則是一種用來避免加密貨幣世界中,大幅度漲跌而延伸出來的特殊幣種。目前主流的用途是作為主流加密貨幣如比特幣、以太幣等的幣幣交易媒介。也就是除了直接以法幣(美金、台幣)等透過交易所購買以上的貨幣,最常拿來直接購買加密貨幣的是穩定幣,而其中最大宗就是USDT。

shutterstock_128846022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事實上,在過去24小時內購買的所有比特幣中,超過三分之二(價值100億美元)是透過Tether購買的。而在各大交易所如幣安、火幣等的幣幣交易對中,USDT總是最大宗、也是最常見被使用的交易對。

而幣圈中許多進階的投資方法如機器人操作甚至是槓桿、合約期貨等等,也都是以USDT為媒介標的,USDT的重要性由以下事實可見一般。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加密貨幣世界中,市值最高的是比特幣,但每日交易量最大的卻是USDT,其總量是第二名比特幣交易量的兩倍左右。

雖然USDT在加密貨幣界有如此舉足輕重的地位,但由Tether所發行的USDT,卻有一個長久為幣圈人所詬病的問題:Tether一直拿不出可靠的證據來證明「每一枚USDT背後是有一美金價值的擔保品」。

為什麼這件事情很重要呢?因為穩定幣最重要的特質就是與美金1:1錨定的價值,讓持有人可以安心的使用USDT來進行比特幣、以太幣的交易與投資。

若其實「USDT背後並沒有等值的價值背書」,則萬一發生擠兌的風險,則USDT的價值就會一落千丈;簡言之,現在的情況,USDT的價值仍能夠維持在與美金1:1的價值錨定上,就僅僅是奠基於幣圈人的「信仰」。

熟悉幣圈的人可能會提出,連幣安、火幣與Bitfinex這種量級的交易所,也都是以USDT作為幣幣交易的主流交易,就算USDT發生什麼意外,這些「休戚與共」的夥伴才不會坐視USDT的崩潰。

這話的確沒錯,但USDT並不是「大到不能倒」的地步。如上所述,加密貨幣圈在傳統機構投資人眼裡,不過是個小市場,因此這些大交易所雖然在加密貨幣業界呼風喚雨,但放在傳統機構投資人的資金量體面前,仍然是如蚍蜉撼樹、滄海一粟。

況且,當年2008年的金融風暴前,也沒人能想到全球投資銀名列前茅的雷曼兄弟會倒閉,但事實證明黑天鵝事件真的是有可能發生的。因此,對於USDT「大到不能倒」的論述,並不是無懈可擊的。

加密貨幣圈對於USDT的「信仰」,從各種現在觀察到的事實來說,越來越經不起考驗。首先,USDT如上述所聲稱1:1的美元擔保,但從來找不到相關第三方核發的監管報告與揭露的數據,也就是其實Tether公司想要發多少錢,根本沒有人可以稽核,就像是一台沒人受控的印鈔機,而印的是幣圈內的美金。

安隆弊案中的主角當年有會計師事務所簽約保證都能夠爆發醜聞,何況是新興產業中連擔保機構都不存在的情況?

再來,Tether公司發行USDT的速度越來越快;隨著OAG調查的進行,Tether的發行率開始上升:最初是單個大筆發行,每隔幾個月約發行10億美元。而在最近,這樣的速率已經快到不合常理;僅在2021年的第一周,就發行了價值23億美元的Tether。從1月開始的過去半年內,Tether增發了超過100億美元,市值成長了接近三倍。

於是伴隨著Tether公司的各種法律訴訟,在紐約法院一個接一個地失敗,很難不去揣測Tether公司的目標,是不是選擇盡可能快地發行 USDT以增加市值,以便在關閉前從加密生態系統中提取最大價值?

最後,作為Tether公司的銀行,巴哈馬的Deltec,帳面上遠遠不足Tether可增發的儲備。甚至更退一步來說,連巴哈馬整個國家、所有銀行持有的所有外幣總額來兌現,都趕不上USDT的增發速度。(從2020年1-9月,巴哈馬銀行持有外幣增加6億美元,而Tether則增加了54億美元,整整9倍)

Tether曾針對這樣的帳面缺口作了公開說明,說其銀行儲備除了「現金類」尚有許多其他資產、甚至包括比特幣;但這並不能消除其過度增發的疑慮。這些「聲稱的許多資產」,一來不知道是否存在,因為沒有被揭露;就算存在,也不知道變現性、在真的發生擠兌時能否即時匯兌。

二來儲備資產中包括比特幣,但USDT在比特幣幣價上漲的價值中,佔了極大的地位,當USDT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時,比特幣的價格難道不會大受影響?那時候又會有足夠的比特幣,來匯兌相應的USDT美金嗎?

總結上述而論,缺發監管背書、超額增發與可疑的儲備資產,在在都是Tether令人擔憂之處;況且穩定幣市值第二大的USDC,就是老牌交易所Coinbase遵循美國法律監管程序下所生成的,也有請專業機構核發認證確保了每一USDC背後的確都有一美金的儲備資產,證明了這樣的背書並不是不可行。

那麼Tether的所作所為,就很難讓人信任,也構成了目前筆者認為加密貨幣市場上最大的隱憂。

雖然如此,並不是說這樣的情況一定會發生、也不確定什麼時候會出現,僅是筆者提出自己分析後的一些觀點,供大家參考討論。

結語:黎明前的夜裡,總是最黑暗

加密貨幣從創始之初,對於它的批評就從來沒有停過;筆者這篇文章也是從這樣的角度,去剖析市場上不利的因素。

但就觀點來說,筆者認為其實長久以來對於加密貨幣界的批評,若是在強調「加密貨幣缺少內在根本價值」,則根本錯了焦點。若能理解加密貨幣的底層技術區塊鏈,其實想要解決的問題:提供「快速、安全與去中心化」的資產轉移,就不會有出這樣的疑問。

就像現在人們利用即時通訊軟體傳遞資訊,是拜網路發達所賜;未來人們也可以像傳訊息一般即時傳送資產,不需要銀行、不用有中間者,只要知道帳戶地址就好,就是拜區塊鏈與加密貨幣所賜。

而2020年發展得如火如荼、奠基在以太鏈上的Defi(去中心化金融)更是創世紀的發明,將過去被銀行「整合」的金融服務重新拆解,就像現在聽音樂不需要在整張CD一次聽、而是可以透過單次歌曲的選播。延伸性的金融商品更是百家爭鳴,Staking、流動性挖礦與平台代幣概念的新穎,更是前所未見。

這樣的創新、這樣的商業模式怎麼會是「缺少內在根本價值」呢?

經過上述的觀察與分析後,真正的問題所在,可能來自於產業仍未成熟、基礎框架仍然脆弱的「系統性風險問題」。加密貨幣界的「投資標的」如比特幣、以太幣等主流幣種,並沒有實質上太大的問題,但出現可能風險的問題在於「系統性風險」。這是由於整體體系的架構仍未成熟,而很難去防範這些牽連整體市場的基礎架構。

就像是一棟漂亮的房子,但底下的地基卻仍不穩固。這不是加密貨幣業界的問題,任何產業的發展都需要一定時間的淬煉與打磨,才能真正躍升成主流,今日佔主導地位的網際網路產業,也是這樣跌跌撞撞才走到了今天的榮景。

若是能夠等這一波風波平息後、市場更加茁壯穩固後,相信區塊鏈技術與加密貨幣帶給世界的,將會是更實質、更具體的破壞式創新,而創造出下一個Apple、Google、Tesla;甚至是滿足我們做夢都沒想過的野望。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