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指尖上的幸福人生》:打破影/舞框架,欣賞暗黑台上手掌與玉指凌空翩翩

【藝評】《指尖上的幸福人生》:打破影/舞框架,欣賞暗黑台上手掌與玉指凌空翩翩
Photo Credit: © Julien Lambert 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光景」,以及「打造這些『光景』」的「過程」,是整場表演最讓人擊節贊賞的戲肉所在。

文:陳煒智(Edwin W. Chen,電影與劇場史研究、編劇、作詞、導演)

《指尖上的幸福人生》以七篇故事看見主角們嚥下最後一口氣之際,腦中浮現的最後光景,那是曾經有的快樂時刻,和埋藏在記憶深處的幸福。

這是《指尖》一作在台中國家歌劇院網站上的介紹。當然,還有另一行字提供了重要訊息:「打破影/舞框架」的「影像與現場交織演出」。

以往遇到這一類的作品,總會讓我嗅到一股濃郁「綜藝節目奇人異事」的「作秀」氣味,然而這次比利時的製作,由知名編舞家和電影大導演聯手打造,卻是一折又一折如同夢境的電影幻覺「手指版」重現。生與死的「議題」,坦白說,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創作團隊呈現這些橋段、探索這個中心題旨時展現出來「腦中浮現最後光景」。這些「光景」,以及「打造這些『光景』」的「過程」,是整場表演最讓人擊節贊賞的戲肉所在。

這些「最後光景」,幾乎全都在向影史經典致敬。不是特定哪一部電影的構圖與視角,而是某一類型的某一種電影的某一種風格和氛圍,以寫意的筆觸,重建逼近寫實的印象。我們若不熟悉這些以電影語言建構出的「用典」篇章,當然還是能享受視覺、聽覺、全身心感覺的震撼,若我們對這些電影類型、電影風格的認識愈多,將更能品味創作團隊在每一個細微的小關節所作出的藝術抉擇,有多麼精巧而雅致、深刻了。

幾個讓人印象極深的段落,比如——

JulienLambert©_JL_8195-Modifier
Photo Credit: © Julien Lambert 台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向歌舞片的致敬,至少有兩個精采的段落。一是雙人踢踏舞,一是萬花筒式的水中芭蕾舞。雙人踢踏舞原典來自舞王佛雷亞斯坦(Fred Astaire),看一男一女兩位指尖藝術家在小桌上的水晶玻璃擺設前,一來一往,以戴上頂針的手指就著爵士音樂熱舞;這絕非舞王與金姐羅傑斯(Ginger Rogers)的浪漫迴旋,而是他和踢踏舞后伊蓮娜鮑威爾(Eleanor Powell)的熱力四射,兩個舞者用踢點踩踏相互較勁,逼出彼此的藝術極限,層層疊疊,直上雲宵。

JulienLambert©_JL_8024
Photo Credit: © Julien Lambert 台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水中芭蕾舞當然源自於巴士比柏克利(Busby Berkeley)的萬花筒式歌舞片。不管是《華清春暖》(Footlight Parade)還是《碧水美人魚》(Million Dollar Mermaid),指尖藝術家以指,以手掌,以臂,在清淺水平面上排出一組又一組令人目眩神迷的花樣,甚至還有緩緩游動時,險些與群舞組員「失之交臂」的細節點綴,更使我無比驚粲!

此外像是「黑色電影」式的夜都市巡曳、「公路電影」與「黑幫電影」式的駕車畫面(尤其駛進洗車場的段落,實在令人嘖嘖稱奇);演出進行時,現場攝影機將表演團隊意欲呈現的「畫面」拍攝下來,實況傳輸至大銀幕,觀眾等於立即欣賞到「銀幕上的電影幻覺」和「銀幕後的團隊努力」,台上台下,盡收眼底。

JulienLambert©20082015-_JL_3552
Photo Credit: © Julien Lambert 台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既然談及電影的用典,用手指跳鋼管舞一折已經妙絕,在鋼管舞的表演空間裡,創作團隊更加入多面鏡的裝置,在畫面中直接引入奧森威爾斯(Orson Wells)的鏡屋幻像,纖纖玉指儼然成為性感女神麗泰海華絲(Rita Hayworth)。

在影史經典印象的借用與致敬之外,整場節目一頭一尾,更突破單純只是「用典」和「重現」的技法,欣賞暗黑台上手掌與玉指凌空翩翩,鮑伯佛西(Bob Fosse)當年在百老匯舞台曾經玩得出神入化,以此開場,絕對引人入勝。高潮的飛機場面,由史詩電影的視覺印象切入,從而超越擬真,超越再現,以模型和現場的運鏡,拉出悲憫的高度,再於火光中,讓「手」出場,把「人性」再次放回殘爛大地、破敗文明之間,於是,我們感受到哀憐和珍惜,也因此,悲傷得以昇華,穿越影像,化為真正的實體。

節目資訊

名稱:歌劇院2021台灣國際藝術節 吻與淚創作群《指尖上的幸福人生》
演出日期

  • 2021/4/9 (五) 19:30華語版
  • 2021/4/10 (六) 14:30華語版
  • 2021/4/11 (日) 14:30英語版
  • 華語版由金馬影帝莫子儀配音

演出地點:台中國家歌劇院 中劇院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