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撕破臉後,中國真有能耐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霸權嗎?

美中撕破臉後,中國真有能耐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霸權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的紅色資本實力,向落後國家進行撒幣式的經濟統戰,以「代理人」來提升全球治理能力,確實擁有和美國議價的大國能耐,不過只要全球民主的價值一日不變,那麼美中之間誰能「責任擔當」,答案呼之欲出。

美中關係陷入僵局,上週美中雙邊外交會晤落得不歡而散,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中共外事辦主任楊潔篪毫無掩飾的言詞交鋒,雙邊的對抗關係幾乎是已無迴旋空間。

對美國而言,拜登上台後極力聯合盟邦夥伴進行圍堵中國,一方面擔憂中國崛起對全球體系穩定帶來衝擊,另一則是防止中國取代美國的全球地位;對中國來說,為了落實新型國際關係的概念,以挑戰者之姿對抗美國,試圖否決中國未曾參與制定的國際秩序。

美中各自結夥立威,兩強進入聯盟式對抗?

就在美中外交高層會晤結束後,中國旋即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見面,布林肯也前往歐洲拜會盟友尋求合作。

雙方動作頻頻,為的就是擺陣來立威壯聲勢,中國雖然極力否認並非要籌組同盟來抗美,但又強調中俄關係處於歷史上最好的時期,而且兩國皆面對美國的制裁,揚言要強化科技產業的自主性,擺脫以美元為核心的國際金融體系,中國拉幫結派的用意路人皆知。當然,美國也不是省油的燈,有系統的聯合盟邦夥伴來制衡中國,美中對峙局勢已定。

美中角力的情境,讓全球呈現「崛起大國」挑戰「現任霸權國」的局勢,中國是進入21世紀的崛起大國,一直以來將自己包裝成發展中國家及弱勢國家的代言人,滿腹委屈認為當前國際秩序的不公平,不過同時也不斷提升自己融入國際體系的全球治理能力;作為當前全球隊長的美國,一再高舉民主自由的道德旗幟,批判中國對新疆、西藏及香港的人權迫害,同時支持維護台灣的民主體制,認為中國崛起將嚴重挑戰當前的國際秩序,必須透過民主價值同盟的模式來抗衡中國專制威權的勢力滲透全球。

現實上,美國也極力阻擋中國崛起取代其國際地位,縱然在軍事實力上,崛起的中國仍難與美國匹敵,但中國長年向外進行有系統的統戰作為,諸多弱勢國家政權都在中國的經濟挹注之下維持專制體制,對美國來說這儼然是一個全球性的制度之爭,假若全球民主出現衰退跡象,那麼民主和平論所帶來的國際穩定將可能不保,全球領導地位將由專制國家擔綱,這恐怕會陷入新一波的人類文明危機,軍國主義畫面也將可能歷史重演。

RTS3FKZB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時代造就大國崛起,二戰後美國主宰全球秩序

回顧過去大國崛起的歷史脈絡,國家試圖走出境外拓展實力,建立國際秩序變成了時代強權的任務與功能,每一個站上霸權地位的國家都想維持國力來延續霸權任期,所仰仗的全球治理工具也隨著不同時代而不一樣。

在19世紀以前,掌控海洋的航行資源便左右強權國家的興衰,如果出現足以顛覆國際現勢的新霸權,那麼一場驚天動地的戰爭就無法避免,過去的葡萄牙、西班牙、荷蘭、法國等都曾是時代的英雄,也終究在新強權誕生後而殞落。

如同前述所言,以霸權崛起的經驗來看,新興大國要取代前任霸權國的關鍵,除了需要一場驚天動地的戰爭之外,還要有足以頂天立地的國家實力,只不過國家實力的定義每個階段都有所不同,16世紀英國在一場以小博大的英西戰爭中取得勝利,順利在17世紀開始坐上世界海洋和商業霸權的寶座,當時獲得海外殖民地及貿易資源是相當重要的途徑,但別忘了,英國的工業革命起了重要的作用,這讓英國的日不落國名號響徹雲霄,維持了超過兩個世紀的霸權地位。

不過,崛起大國的標準是會隨勢而變,20世紀的一次世界大戰,英國國力開始衰退,全球秩序陷入真空狀態,日本與德國的軍國主義路線抬頭,一戰後尚未收拾殘局連帶爆發二次大戰,此時一個新興的強權國家被賦予希望,美國補入了國際領導位置。

二戰平息後,美國投入國際體系的建置與重建,以美元為核心支撐國際貨幣體系的運作,並輔以軍事實力的累積,雖然與蘇聯展開了數十年的「代理人戰爭」,並讓國際現勢陷入恐怖平衡的軍備競賽,但美國主宰全球地位因而確立。

RTX8DT3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國挑戰美國霸權地位,專制極權無法責任擔當

隨著1990年代蘇聯瓦解,冷戰終止後,美國成為全球唯一超強國家,國際社會中沒有一個國家可以與之競爭,縱然有來自非國家力量的恐怖主義,以及信仰價值的文明衝突,但是美國掌握先進科學技術的研發能力,全球地位屹立不搖。

此外,雖然區域性小規模的戰爭危機仍存,但仍未爆發大型的全球性戰事,當前的國際權力結構難以撼動;中國作為一個挑戰者,有論者認為在不久的未來將可能取代美國,成為新一代的強權,不過,中國能否如其所願建立新型的國際關係,恐怕還有待觀察,畢竟全球化的時代,要爆發一場驚天動地的戰爭來奪權的機率並不高。

一個霸權國家要誕生,除了經濟、軍事等傳統代表國家實力的條件之外,還必須掌握政治文明及價值的敘事能力。進入21世紀,毋庸置疑,中國的紅色資本實力,向落後國家進行撒幣式的經濟統戰,以「代理人」來提升全球治理能力,確實擁有和美國議價的大國能耐;不過,要宰制全球體系,民主國家除了難以接受由專制國家來領導世界,中國一再宣揚「發展才是硬道理」的戰狼式外交思維,也難以在國際社會中服眾。

只要全球民主的價值一日不變,那麼美中之間誰能「責任擔當」,答案呼之欲出。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