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國罵:國罵百百款,說穿了往往跟身世有關

論國罵:國罵百百款,說穿了往往跟身世有關
Photo Credit:Jim Wang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老子今天不打斷你這龜兒子的狗腿我王字倒過來寫!」這句話,可算是國罵的集大成者。明明只是「你今天完蛋了!」這樣的說法,摻入國罵就改頭換面、精彩絕倫,而且語氣大大地加強。

講起國罵,無論含不含方言,總是以「幹」為最大宗:而且這個動詞的受詞大多時候都是「娘」,不管是你娘、他媽,還是你他媽,

且不論「幹」這個字眼它究竟是動詞、名詞、受詞補語還是感歎詞,它的受詞都是生出第二人稱(你)的直系血親。而且中文裡缺少「Fuck you」這種直接指涉對方的粗話,除了常用的「去死」和「去你的」之外,「入你先人板板」算是比較直接詛咒對方死亡的用法。

不過說到常用,像廁所常常被婉曲為「洗手間」一樣,最常提及、但實在不雅的「幹你娘」。它往往在被第三人提及時,雅稱「三字經」;不過就像人去「洗手間」多半不為洗手,所謂「三字經」也並非性本善。「幹你娘」三字,實在可以絲毫無愧地做為國罵之首。

除了雅稱三字經的國罵之首「幹你娘」外,各種國罵裡頭,最為耳熟能詳的大概是:老子(自稱)、王八蛋、混蛋、雜種。但是殺千刀的、殘忍的小東西這種字面上好像是咒罵,骨子裡全是打情罵俏的常見說法,根本缺乏辱罵這項使用,它們不算。

以「老子今天不打斷你這龜兒子的狗腿我王字倒過來寫!」這句話來說,簡直是國罵的集大成者:

第一、自稱老子,先把自己相較於對方的輩分拉高一輩,讓自己做對方的現成老爸先。這其實和幹你娘是完全相同的道理。

第二、指陳對方是龜兒子,不是說對方老爸是戴綠帽的烏龜,就是說他老娘的肚皮其實不是他爸給睡大的。這跟雜種、混蛋、王八蛋也是一理相通。

第三、說對方的腿是狗腿,也就是直揭對方是狗;這裡比較曲折地拐彎說對方的母親是母狗(通常是指這女人不只跟一個男人睡),而對方也即有可能是所謂「狗肏出的」。補充一點,這裡跟說人阿諛奉承的「狗腿」用法分殊,字面恰好相同而已。

第四、惡狠狠地賭咒說自己若辦不到要改宗換姓;不過仗著「王」這個姓氏本來就四向對稱,倒著寫也無傷。此時就不能把這賭咒置換成:「老子今天不打斷你這龜兒子的狗腿我跟你姓」這種也很常見的說法了。這說法大約也跟辦不到換我做龜兒子差不多。

明明只是「你今天完蛋了!」這樣的說法,摻入國罵就改頭換面、精彩絕倫,而且語氣大大地加強。

不過綜以上而言,國罵竟出奇地含義統一。

首先,無論直罵、彎罵、繞著大圈兒罵,都是要罵到你娘身上。

再來,總之你跟你爹算起來不是親生的。

最後,若我是你親爹或者你爹不知道哪裡來的,要嘛我就硬生生長你一輩,要嗎你就是個私生子。社會地位上總是要在我面前有點兒抬不起頭來。

這的確反應了深厚父權社會的文化傳統。因為母系社會裡沒必要罵你媽,反正你爸是誰也不是頂尖重要的事兒,有娘便足,而且娘不必只跟一個爹。你可以在社會完全接受的情況下有個親爹、有個公爹、認個乾爹。反正娘胎裡出來的論如何不會搞錯娘,那個十月前播種的爹就比較難說。

在有爹才有社會地位可言的社會中,罵人家雜種或隨便做人家的爹,對別人的傷害就大了。我想這就是國罵裡面總要問候對方母親的緣故;跑得了爹跑不了娘,只好說你的爹種來路不正來討個口頭便宜。

這話題挪到今天,柯P暱稱市府早會叫廷議封不封建我不知道,因為這要看當事人相處的實際情況幽默與否。但是說每天趕羚羊的兩千三百萬人,或者十三億人都是懷著封建思想在這社會裡過日子,那實在是太累。所有用語和習慣都有它當初發生的原因,後世就算沿用同一套表述方式,內容也不見得相同。

世異時移,就像武媚娘和都鐸王朝都可以把乳溝擠出來獻世,但在廿一世紀的湖南衛視就只能化梅花妝。女人的身體沒什麼變化,但我們看待它的方式在每個年代(或社會)都不一樣。

對同一個政治人物的質疑,這則年輕公民給柯市長的幼教建言,比封建語言那則報導含金量高了百倍。媒體如果自甘在字裡行間抓文字獄,就是假藉「群眾觀感」來興風作浪,掩蓋真正重要的議題。影響群眾觀感最鉅的,從來都是政策和政策執行。當群眾裡面沒有一人覺得被人大罵趕羚羊,家裡的羚羊會受辱時,趕的是羚羊還是斑馬就一點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誰做了什麼,讓誰忍不住破口大罵。

如果對國罵有進一步的興趣,可參考魯迅散文集中《論他媽的》那篇的論點。最後結語說「他媽的」這樣的用語已經醇化為關係親密的語助,我大致贊同。

Photo Credit:Jim Wang @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