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不該是天經地義:如果你生在史瓦濟蘭、烏克蘭,而不是宜蘭,你還會愛台灣嗎?

愛國不該是天經地義:如果你生在史瓦濟蘭、烏克蘭,而不是宜蘭,你還會愛台灣嗎?
Photo Credit:Tristan Schmurr@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絕不反對愛台灣。

不過愛台灣之前可以想想為什麼要那麼愛。

山盟海誓、非君不嫁的情人都可以愛錯了,愛國之前也想一下比較好。

做個思考實驗:如果你今天是個肯亞人、是個烏拉圭人、是個薩摩亞人、是個以色列人,你有任何機會想到要愛台灣嗎? 如果沒有的話,生而為台灣人是你愛台灣的唯一理由嗎?那你豈不沒做過選擇?就連要哈日、哈韓、迷港星或追美劇都是有挑過的啊。

不管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還是說台灣是華人世界的民主淨土,或者把嘉明湖或太平山的照片拿出來說:「這種美景,你怎能不愛?」都沒有強到足以說服一個生在史瓦濟蘭的人,覺得會喜歡台灣。畢竟不丹的人也是很美的風景,喜馬拉雅山大概是更美的風景。至於民主,我不好意思拿來說嘴。

世界上缺乏國家自信的人很多,通常可以分成經濟自信低落、社會自信低落、文化自信低落幾種。台灣算相當少數政治自信特別低落的群體。

經濟自信低落的社會非常多,幾乎所有的開發中或以下國家,對應已開發國家時,都有這種情況,畢竟手裡可以自由支配的錢就是比別人少,難做大爺。連俄羅斯這種泱泱大國,就算近年來富豪暴增.經濟自信對上西北歐鄰居們,還是個疙瘩。

社會自信低落的成因複雜、現象分歧。但一個常見的例子是對前殖民母國的孺慕之情,又難免感到別人比較高大上、難免感到別人的國家作為一個品牌時,品牌形象比自己所身處的社會令人嚮往得多。例如台灣對日本、香港對英國。

文化自信低落是非常有趣的現象,這簡直是一種形象之爭,跟國力幾乎沒有關係。美國人在歐洲人的眼中簡直是沒文化、語言能力又差的笑話固定班底,而且美國人知道這一點。至於香港人口中的強國人,形象又更不堪一點。

自信低落本來也沒什麼,但是當一個國家的決策貼著一段難以啟齒的羞恥感,就可能發生衣索匹亞在歐默河上蓋起非洲第一大水壩慢性屠殺歐默河流域五十萬人。還有淹了白帝城的長江大壩,也是浩大但帶來的幸福比災難少的國家級重大建設。「發展」是雙面刃,可是急於擺脫低下處境的國家總急著往裡吞。還好我們只有曾居世界第一高樓的臺北101。

造型特殊又曾為世界第一高樓的101,承載了多少自尊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台灣人非常認真地追捧各種「台灣之光」。從紅葉少棒隊到盧彥勳,再從hTC到KAVALAN,我們嗷嗷待哺地等著接獲國際肯認。這跟多數有國家自信難題的社會差不多,例如土耳其人常常會因為你表示喜歡他們的國家,而感激地立刻跟你交上朋友。同樣的情況遇到法國人的話,可能會開始抱怨他們政府的移民政策吧。

說到政治自信低落,一旦「台灣」這個字眼取代「中華民國」或「中華台北」在外籍人士或境外媒體的口中說出來的時候,台灣人不只是會給予爆量的掌聲,台灣新聞還會報上三天的。這可能是全球絕無僅有的現象。缺得愈兇,愈渴望得到灌溉。

但是基於缺乏自信而渴望彌補的這種「愛台灣」說穿了還真有點難堪。就像台灣的國球不是棒球,是贏球。陳偉殷、郭泓志一路冷暖無人知,因為台灣人沒有很真誠地熱愛看他們打球,甚至沒有真的非常喜歡棒球,我們只是在等贏球而已。但球員的培育都是在還沒贏球前十年就要開始養成,卻往往一點資源和關注都得不到。在衣錦還鄉之前的十年寒窗,根本無人聞問。因為這種態度在愛台灣的人,熱情但不溫暖。

很少人受得了自己不如人。但解決這個困擾的做法,不應該是想盡辦法把自己光鮮之處拿出來炫耀,也不是荒謬地想方設法遮醜。如果真正的心意是愛台灣,而不是生怕被別人看不起的話,只要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值得認同、更值得愛,就會得到更多好評。例如芬蘭的國民教育就是。

在這塊土地上,選擇一個議題關注,並且付出。不管是不濫用醫療資源、購買本地農產、不違規停車,還是在觀光景點順手撿垃圾,或者不要增加無腦新聞的收視率,多看監督政府財政的報告,都非常好。愛台灣,不需要動輒以愛國的規格實操。關心這塊土地和社會,比把愛國情操強壓在運動員身上文明多了。

愛國不該是天經地義、義無反顧的。但是可以說這句話而不用害怕後果淒涼的國家,比較值得愛,這是肯定的。

Photo Credit:Tristan Schmurr@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