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荻窪三星洋酒堂》與心理治療:嚴苛世界中,需要的不是同情和說教,而是陪伴和安慰

《西荻窪三星洋酒堂》與心理治療:嚴苛世界中,需要的不是同情和說教,而是陪伴和安慰
圖片來源:《西荻窪三星洋酒堂》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香港抑鬱的大氣候中,面對疫情、政局等天災人禍,又或是失業失戀、人生挫折,誰都不能說一句「我能幫你解決所有問題」,但如果當下有一間小店、讓人進去哭著、訴說幾句痛苦,被人陪伴安慰一下,那就好了。

文:殷琦(喜歡貓、如蕃薯般的孤獨文青。正職在安老院任表達藝術治療師,副業包括胡思亂想、寫作和教音樂。興趣在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煲劇等。日劇重度沉溺者。)

2020年冬季日劇《西荻窪三星洋酒堂》短短六集已完滿結束。除了帥哥與美食外,到底為何這類「心靈雞湯」式的作品總是長做長有,又總能溫暖人心?本文試淺以《西荻窪三星洋酒堂》與心理治療中兩個概念作論述,旨在帶出:在嚴苛的世界中,我們需要的不是同情與說教,而是陪伴與安慰。

第一部分談到的是人本心理治療。羅哲斯(Carl Rogers)為20世紀著名美國心理學家,其「人本心理治療」是當代心理治療中其中一個被廣泛認識並使用的心理治療理論。根據其理論,人性是積極樂觀的,人理性、能夠自立、對自己負責,有正面人生取向;在尊重和信任前提下,人能具有積極及建設性發展的傾向。

220px-Carlrogers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羅哲斯(Carl Rogers)。

羅哲斯的「人本心理治療」(或稱當事人中心治療法)主要觀念是一種包括真摯、尊重和同感治療關係。在輔導過程中若有以下六項條件出現,就會使當事人性格改變:

  1. 兩人在心理上有接觸。
  2. 當事人在無助,混亂中。
  3. 治療員在真摰、尊重和同感的關係中傾談。
  4. 當事人感到無條件接納,治療員會付上無條件積極關注。
  5. 當事人不再從自己的觀點立場來看,具備同理心。
  6. 當事人能體會到治療員對自己的尊重和同感,最後令當事人有性格及思想的改變。(維基百科,2020,para 2)

考慮文長關係,本文點到即止地介紹本理論,如有興趣深入了解者,應自行搜尋相關資料為荷。

《洋酒堂》的雨宮與中內是人本心理治療態度的體現

現我試結合《洋酒堂》中故事情節與人本心理治療理論作論述。兩位主角(雨宮與中內)對來訪客人都具備上述治療關係中的基本條件。他們對客人真誠一致、奉上無條件積極關注,亦具備同理心。在數集的演譯中,每次他們面對客人的問題都不會作出質詢,彼此在真摰、尊重和同感的關係中傾談。同時,兩位主角賦予客人的並非「同情」(sympathy)、而是「同理」(empathy),由心而發明白客人身處的問題與感受、而非高高在上「同情」對方的姿態。

8c12a7331c2c0269d9ab2bf73e464cc9

而洋酒堂老闆小林傾向擔當「醜人」角色,直接道出世俗對客人的各種要求、形成衝突點。這個部分除加強戲劇衝突、構築不同視點外,個人認為這也是一種直接的靈魂栲問,但這在一般心理治療中則不常見。

隱喻(Metaphor)在心理治療的運用

第二部分我們淺談隱喻(metaphor)在心理治療的運用。人類本來就有透過比喻表達個人感受的原始天性;而在心理治療中,由於當事人或會存在心理防禦或阻抗,使其無法用言語直接描述深層情感。隱喻可以觸及個人生命經驗、原型、意象,形成自我感與生命故事的詮釋理解。治療員如能採用隱喻方式成功在隱喻內交流,會更容易引導當事人發揮其內在能動性,促進其對個人問題的思考與領悟(楊明磊,2000)。

兩位主角(雨宮與中內)就常以食物進行隱喻、融合客人議題作探討,這也減低客人直視議題的心理恐懼感;個人以第四集海螺與啤酒、暗喻兩個喜劇藝人是否為必然配搭的例子最為深刻。另一方面,設定也當然是讓觀眾能享受酒與美食的視覺甜頭、看美酒美食誰不愛看呢?

115
圖片來源:《西荻窪三星洋酒堂》劇照

結語

成為心理治療師需要專業訓練,在此我非指大家「盲鐘鐘」覺得自己態度上符合這幾點就能做心理治療師。我亦不清楚到底《西荻窪三星洋酒堂》漫畫作者淺井西老師或是深夜食堂的製作班底有沒有相關心理學知識作基底,但我認為此並非重點——重要的是劇集把上述的理論牽引出來。不少人在聆聽身邊人訴說自己的生命難題時,往往急於解決對方問題、擺出一副「你聽我講就對了」的態度或「你真的好慘、我好同情你」的模樣,都令對方更不敢說出內心最真正的說話。其實在嚴苛的世界中,當人遇到生命的難題,我們需要的也許不是同情與說教,而是陪伴與安慰。

此劇主角町田啟太在描述此劇時,他是這樣說的:「當我讀原作的時候、我覺得這就像避雨的故事。在大雨中你在某處避雨、也多少會感到鬆口氣。當你停下來避雨,你會和遇到的人聊起你是如何在雨中走過;不知不覺中雨停了,你覺得心裡出現一點陽光、能讓你走下去(迷迷音,2020)」。在香港抑鬱的大氣候中,面對疫情、政局等天災人禍,又或是失業失戀、人生挫折,誰都不能說一句「我能幫你解決所有問題」,但如果當下有一間小店、讓人進去哭著、訴說幾句痛苦,被人陪伴安慰一下,那就好了——至少當下的我能好好休息一下、宣洩一下情緒、再等停雨的一天。

沒有這店的話,我會推薦你打開《西荻窪三星洋酒堂》或《深夜食堂》一看,也許你也能找到一些共鳴、一點療癒⋯⋯

參考資料: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