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捷接連收到恐嚇信,但你知道恐嚇罪在《刑法》分成兩種不同的法條嗎?

北捷接連收到恐嚇信,但你知道恐嚇罪在《刑法》分成兩種不同的法條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期台北捷運公司接連收到恐嚇信,警方獲報後皆迅速循線逮捕當事人,並依恐嚇罪送辦。《刑法》裡的兩種「恐嚇罪」差在哪?如果聲稱「將隨機彈人額頭」,會觸犯恐嚇罪嗎?

根據新聞報導,近期台北捷運公司接連收到兩件恐嚇信,一起宣告將在古亭站殺人,另一起則宣告將在大坪林站放置爆裂物,警方獲報後迅速循線逮捕,兩人都聲稱是心情不好才做出此行為,最終皆被依恐嚇罪送辦。不過各位知道平時所講的恐嚇罪在《刑法》其實分成兩種不同的法條嗎?一起來看看吧!

恐嚇公眾與恐嚇個人

如果恐嚇的對象是公共安全的話,所犯的是《刑法》第151條的「恐嚇公眾罪」,由於在法條中規定以「致生危害於公安」為要件,所以必須要成立危害結果才算數。

不過這裡所稱的「危害結果」並不是說一定要等到有人傷亡才會成立犯罪,只要行為人有以加害生命、身體、財產之事恐嚇公眾之行為,致使公眾中有人心生畏懼,公安秩序因之受到騷擾不安,就該當本罪,不管行為人到底有沒有打算施行計畫都一樣。反過來說,如果不會造成公眾不安,例如聲稱「將隨機彈人額頭」之類的行為,頂多只會受到社會秩序維護法的處罰,而非《刑法》的範疇。

《刑法》第151條
以加害生命、身體、財產之事恐嚇公眾,致生危害於公安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

若是恐嚇個人的威脅行為則屬於「恐嚇危害安全罪」,除了內容要針對「生命、身體、自由、名譽或財產上的損害」外,還必須要讓「當事人知道」才行,意思就是要將這個「不法的惡害」告知他人並使其心生畏懼才會成立。

值得一提的是,威脅必須以「不法的內容」為限,如果告知的是合法內容就不會成立此罪。例如小法在家常常把電視聲音開很大聲,吵到鄰居小操受不了,於是威脅小法「再不改善將報警處理」。由於報警屬於合法手段,所以並不會成立此罪。另外,若威脅的內容屬於難以實現的方式也不會成罪,例如詛咒人出門會被雷劈等無法被證明有因果關係的超自然力量。

《刑法》第305條
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名譽、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致生危害於安全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九千元以下罰金。

台北捷運公司近期接到的兩封恐嚇信都是針對捷運站內「往來乘客的生命安全」進行威脅,且造成社會不安,甚至動員警力巡查確保安全,縱然行為人看起來都沒有打算施行預告行為之打算,但仍然成立「恐嚇公眾罪」。

為什麼未成年犯罪有特別程序?

由於其中一起行為人還是未成年人,所以被移送是地院的少年法庭而非一般法庭,隨著越來越多少年犯罪者出現,不少人開始疑惑到底為什麼要做出區分,或是認為應該將完全責任能力人的年齡從18歲下調。

不過由於《少年事件處理法》設立的初衷便是希望給予身心仍未發展健全的少年們再一次的機會,所以除非涉犯最輕本刑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罪,通常都會以訓誡、假日生活輔導、勞動服務、施以感化教育等等的「保護處分」來進行矯正,以教育代替懲罰,這也正是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所重視的少年權利保障項目。

其實不管成年與否,刑罰的目的都是希望犯罪者再經過教化之後能後順利的歸社會,而非一味的懲罰。不管再怎麼精心設計的制度都很難盡善盡美,畢竟沒有人知道什麼才是最完美的做法,只能不斷去探尋最適合現在的方法,並盡力去做到最好。

延伸閱讀

本文經法操司想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