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哥吉拉大戰金剛》:泰坦巨獸互毆,人類還是莫名扮演了壞人

【影評】《哥吉拉大戰金剛》:泰坦巨獸互毆,人類還是莫名扮演了壞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哥吉拉大戰金剛後面還有什麼可以探討的嗎?我想就享受那泰坦怪獸激昂的戰鬥帶來的震撼與放鬆就好了吧。

(內文有雷,可先收藏文章觀影後閱讀)

好萊塢類型電影編劇不變法則,要讓一群人團結起來最好的方式,就是製造一個共同的敵人。

金剛與哥吉拉從1962年東寶製作本多猪四郎導演拍攝下展開了無數對決,尚且還在黑白與模型特效的階段,我們已經開始對怪獸世界充滿了濃厚的想像中間。好萊塢接手了這些怪獸後,用強大的特效打造成泰坦巨獸的規格,傳奇影業(Legendary Entertainment)試著要建立起一個「怪獸宇宙」。

這些正如同當年日本1960年代前後特攝哥吉拉電影的方法一樣,不停地戰鬥、爭出個你死我活,而最後我們都得回歸到命題的出發點:除了爽之外為什麼打鬥呢?正義與邪惡如何分辨呢?

戰後經歷核災的日本,哥吉拉從深海地殼冒出,燃燒了光束能量的噴射,正暗示著核武與反戰思想的一種毀滅性。哥吉拉的身份總是處於大海、應當站在人類這方,卻又因激怒而毀滅城市,如同掀起戰爭的人類被帶來自我傷害一般;這樣的概念置於到了好萊塢版本的哥吉拉或許少了一些政治意味,反倒多了許多王者與絕對霸主的堅持感,擔當起從前二集拯救人類科學科技混亂後失控的天降神兵,哥吉拉是一種關於信仰和反噬的角色

這回遇上的是生活在骷顱島,應當代表一種自由主義的金剛。早些前他被帶往紐約城市時極度不適應,甚至只是為了爬上帝國大廈與喜愛的女人在一起。全然作為被文明侵犯而野蠻之中的金剛,代表的反倒成了一種極右美式夢想化的角色。他為什麼和哥吉拉戰鬥呢?

01【哥吉拉大戰金剛】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

當然是為了電影的「爽」,這樣的爽是甚麼呢?正是觀眾在激烈急速加劇的視覺下激發的。我們渴望看見兩個泰坦巨獸從航海母艦打到香港城市,高樓大廈螢光的建築體被瞬間碎裂;從海中二者扭轉掙扎到穿越地軸,甚至一瞬間拋置人類於腦後,全然的為戰鬥而戰鬥,就像是你侵犯了我的領地,我保護了我的理想,我為了戰鬥而活,一切只是為了戰鬥的爽。

所有關於背後意旨的東西都能降至最低,用強烈高度的特寫特效、晃動鏡頭把震撼感加強,更不用說每一次哥吉拉發射束時所產生的光束、還有金剛跳躍起身重擊的視覺:這其實是一部以從原先初始電影時期「吸引力電影」(cinema of attractions)論述至九零年代後科技新穎,而重新被提出的一種電影觀感。

在新世紀電影被發明初期,為了吸引觀眾往往會在短暫的時間裡製造出「刻意」且特別的景觀,抓住觀眾雙眼;而到了電影早已成為以敘事為沉浸感主體的現代,反倒又在故事中為了挑起這些刻意,利用各種特效與時間壓縮放大呈現出影像。

《哥吉拉大戰金剛》建立起的視覺影像,我們在那些感覺奇觀、壓縮了真實時間的吸引下,享受了電影裡所放大給我們的爽快戰鬥感官。然而在敘事的轉折之下,我們仍然得幫他們找個台階下。所以莫名幕後的人類還是扮演了壞人,甚至連最後一句「關鍵幹話」都被省略,全然的咎由自取。

02【哥吉拉大戰金剛】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

或許,這仍舊是一種科幻與異獸電影裡的命題,人類科技所建立起的贗品,瞬間即讓合作的金剛與哥吉拉毀滅了,那本該就是過於貪婪的。哥吉拉消失了,他所代表的是災禍與反噬的神性;金剛回到了有小女孩雙眸能陪伴的自然,那是種人性和諧面貌。貪婪的人類必然會再度掀起風暴,而我們只能靜觀這些怪獸們如何再現身了。

與其說《哥吉拉大戰金剛》後面還有什麼可以探討的嗎?我想就享受那泰坦怪獸激昂的戰鬥帶來的震撼與放鬆就好了吧。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