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醜聞與防疫不力,正在摧毀基民盟標榜的「危機處理」形象

口罩醜聞與防疫不力,正在摧毀基民盟標榜的「危機處理」形象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最大的政黨聯盟(基民盟/基社盟)目前問題多多:涉嫌賄賂、民調失分、危機管理不力。考慮到今秋大選,這可不僅僅是煩惱。

文:Kay-Alexander Scholz

從基民盟視角看,民調結果大不吉祥:數周以來,基督教民主聯盟(CDU)這個德國最大全民黨的支持率不斷下降。該黨同來自巴伐利亞的基督教社會聯盟(CSU,簡稱基社盟)一起組成聯盟黨。而德國曾相對順利度過了第一波疫情,選民們將之首先歸功於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和執政的聯盟黨。在民調中,基民盟的選民支持率一度升至多年未見的近40%。

然而,隨著2020年秋爆發第二波疫情,支持率即告下降,並使直到最近還無法想像的事情一下子進入了可能的領域:9月的聯邦選舉之後,一個不包括基民盟的、由綠黨、社民黨和自民黨組成的聯合政府。

應對新冠大流行瘟疫措施實行一年後,幾乎三分之二德國人對本屆聯邦政府的危機管理感到不滿。這是輿論研究機構YouGov受德新社委託進行的一項調查的結果。

導致如此不滿情緒的原因之一可能是,人們對COVID-19新冠疫苗接種進度,在國際比較中明顯緩慢的憤怒情緒增加。對基民盟/基社盟兩黨來說,這是個問題,因為,它們自認是稱職、經驗豐富、擅長經濟的危機管理者。

治理嗎?我們行!數十年來,聯盟黨政治家們一直如此宣稱。記者洛博(Sascha Lobo)新近的「國策失誤」指責便遭基民盟斷然駁回。

趁新冠危機撈錢

此外,在不久前舉行的兩次邦選舉中,基民盟得票率再度下跌。不僅如此,還有第二個危機點:疫情發生之初,若干聯盟黨議員在就與當時稀缺的口罩製造商做交易,有的還撈到了六位數的傭金。個別議員還被指責曾收受來自亞塞拜然政府的錢。

由此,在 「口罩事件」這一關鍵詞下,出現大量對聯盟黨不利的標題,形成政治壓力。議員們不得不宣佈辭職。

政治學家法斯(Thorsten Faas)分析說,眼下的這一交相混合頗具爆炸性,「因為,迄今尚未決定由誰成為下屆總理候選人,而未來政綱要點也語焉不詳。相反,聯盟黨顯然曾確信,能以信任與善政得分——正在這一點上,口罩醜聞構成威脅。」

在有關可能的總理候選人的討論中,基民盟主席拉舍特(Armin Laschet)或基社盟主席索德爾(Markus Söder)的名字被提出過。梅克爾接班人之爭已延續數年。

據柏林的《日報》報導,自民黨的一份內部分析也得出了一個相當黯淡的結論:「對善治的信任遇到的是 CDU/CSU的嚴重管理失誤,在疫苗戰略、測試採購和過渡性資助方面的表現表明了這一點」,而對 「正派和謙恭的信任遇到的是聯盟黨內個別玩家的腐敗行為。」

涉及9月的聯邦議院選舉,本樂於成為基民盟聯合執政夥伴的自民黨,顯然已在考慮自己該有何種權力選擇。

基民盟進入艱難過渡階段

過去,基民盟能夠得分的一個議題是經濟。近年來,聯邦議院派系中的經濟派和中小企業聯盟等協會,一直是經濟保守派甚至是雄心勃勃的青年政治家的集結場所。在基民盟主席爭奪戰中失利的梅爾茨(Friedrich Merz)在這裡有他的支持者基本盤。

只不過,多名受到涉嫌受賄、貪腐指控的議員都來自該陣營,如今正不得不替自己辯護。

其它的、潛在的有利話題便不那麼容易找到了。在政綱上,聯盟黨幾乎不知進退:梅克爾從綠黨手中接過了許多議題,比如氣候政策,從而模糊了分歧;右翼民粹主義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卻接手宣傳基民盟的傳統主題,例如,嚴格的移民政策和嚴厲打擊犯罪。因此,2021年的基民盟就是過去幾年在競選海報上標榜的定位——中間。

但這個中間變窄了,大流行瘟疫掩蓋了那些實質性困難。政治學家法斯指出,「這表明,該黨目前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在這裡,也無人明確地、毫無爭議地擔當領導重任。」

長達數年的尋找梅克爾接班人的過程使這個黨內無所適從,黨內出現多個陣營:繼續走梅克爾路線或保守轉向。法斯總結說,「聯盟黨內無寧日」 ,而且,恰值瘟疫大流行之中、聯邦大選前數月。法斯預測:「今年,一切都有可能。」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