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隱藏的日本史》:看到中國慘敗給英吉利,日本人將佩里將軍視為「恩人」

《被隱藏的日本史》:看到中國慘敗給英吉利,日本人將佩里將軍視為「恩人」
Photo Credit:Mathew Brady@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人並不是一開始就對西洋勢力的進入抱持開放和歡迎的態度,而是用了各種方式試圖阻止並驅逐外來勢力。為什麼一八五四年會允許佩里率領的東印度艦隊在橫須賀久里濱靠岸,並堂而皇之地列隊登陸呢?

文:徐靜波

佩里將軍為什麼被日本人視為「恩人」?

二〇一五年一月,一個風清氣朗的冬日,我從東京日暮里車站乘坐山手線轉乘京急線,前後花了近兩個小時到達神奈川縣橫須賀市久里濱。來到這個頗為偏遠的地方,不是為了訪友或參加活動,而是專程來看看佩里紀念公園。

出車站,沿著人跡稀少的大道向東行走,不到二十分鐘就來到佩里紀念公園。大道走到盡頭向左轉,東側是一片開闊的海灣,水藍色的海面與明淨的碧空連成一體,四周一片靜謐。面對著海灣的是占地約三、四畝不算廣大的佩里紀念公園。

佩里(M. C. Perry)對華人而言不算很熟悉的名字,但在日本家喻戶曉。做為當時美國東印度艦隊司令,一八五三年和一八五四年兩次率領塗上黑漆、部分具有蒸汽機動力的軍艦(日本史稱「黑船」),以武力打開日本國門,由此結束長達兩百多年的鎖國時代。

此前,美國為了獲取在東亞的權益,鴉片戰爭之後不久的一八四四年,迫使中國簽署了大抵與《南京條約》相近的《中美望廈條約》。中國人大概都不清楚是誰代表英國或美國與清王朝簽署這樣的不平等條約,更遑論為他們建造紀念公園。可是,日本人卻在當年美國海軍的登陸地點,在土地資源稀缺的東京灣一側,為這樣的武力來犯者專門修建了一座紀念設施,想來真有點匪夷所思。

這絕對談不上是個美麗的公園。樹木低矮而稀疏,兩側是三、四層有些老舊的住宅樓,東北一隅放置一些兒童遊樂設施。冬日裡幾乎見不到綠蔭的公園中,高高聳立的佩里紀念碑格外醒目。

這一紀念碑是一九〇一年由美友協會建立,花崗岩底座上矗立著一大塊具有天然紋理的巨石,上面用漢字書寫著「北米(美)合眾國水師提督伯理(日文漢字譯名)上陸紀念碑」,出自伊藤博文的手筆,背面刻有英文,底座前面是一幅石刻世界地圖,標示著佩里艦隊自美國來到日本的航路,還有日、英兩種文字的說明,上面寫道:「一八五三年七月八日,來到浦賀海面的美利堅合眾國東印度艦隊司令佩里在此地的久里濱海岸登陸,將總統菲爾莫爾(Millard Fillmore)的親筆信遞交給江戶幕府,翌年在神奈川締結日、美兩國之間的友好條約,這一系列事件成了將幕府統治下鎖國狀態的日本拉回到世界的原動力。」這一評價不可小覷,它表示日本人對佩里和美國這一軍事舉動的認識。

德川家康一六〇三年開創江戶幕府後,認為十六世紀後半葉西方傳教士登陸,和由此傳來大航海時代以後的西洋文明攪亂了日本的傳統社會,於是逐漸推出一系列海禁政策,最後除了留出長崎一隅與中國人和荷蘭人做貿易之外,禁絕一切外國人上岸和日本人出洋,甚至不允許在海外居住五年以上的日本人回國,視金髮碧眼的西洋人如洪水猛獸,怕他們會動搖德川家族的統治,就是被後人稱為鎖國的時代。

因此,除了極少數領域外,日本與世界暌隔了兩百多年。佩里的舉動明顯帶有軍事侵略的含義,但日本人卻認為是「將幕府統治下鎖國狀態的日本拉回到世界的原動力」,言語之間,掩飾不住感激之情。

公園的西北隅,有座明治時期洋樓風格的兩層建築,乃佩里紀念館,由橫須賀市教育委員會管轄,內有管理員,無需門票,一樓的玻璃窗內陳列著當年佩里率領的四艘軍艦模型,二樓是較為詳細的陳列室,其實無太多陳列物,倒是展出了一封佩里寫給他女兒的信函,突出了他的慈父形象。

上述這些對佩里以武力打開日本國門舉動的認識,大抵是明治後期(尤其是戰後)日本人的感覺。事實上,進入十九世紀以後,西方列強試圖以各種方式在東亞拓展勢力範圍,東亞各國一開始都對此表現出高度警覺和戒備,實行兩百多年鎖國政策的日本更是如此。

英國馬戛爾尼(George Macartney)一行來到中國不久後的一八〇三年七月,一艘美國船來到長崎,要求與日本展開貿易,遭到幕府的拒絕;一八〇五年,俄國使節雷查諾夫(Nikolai Petrovich Rezanov)將漂流到俄國的日本漁民護送到長崎時,提出與日本進行貿易的要求,也遭到幕府的拒絕,幕府同年發布公告要求各地大名警戒俄國船隻的進入。以後又不斷有英國船隻、美國船隻和俄國船隻進入日本港口,要求補充淡水和燃料等,其中以俄國船隻最為頻繁,幕府一度發布命令,要求各地嚴厲驅逐俄國船隻。

從以上事實可看出,日本人並不是一開始就對西洋勢力的進入抱持開放和歡迎的態度,而是用了各種方式試圖阻止並驅逐外來勢力。為什麼一八五四年會允許佩里率領的東印度艦隊在橫須賀久里濱靠岸,並堂而皇之地列隊登陸呢?而且接受美國人的要求,與美國簽署日本歷史上第一個對外條約《日美和親條規》,向美國開放下田和函館兩個港口呢?

我覺得有兩大原因:第一個原因是一八四〇年中英鴉片戰爭中,中國敗給英國的結果,使日本朝野受到很大的震驚。雖然由於鎖國的關係,日本獲得的情報嚴重滯後,具體細節日本並不很清楚,但當時有份《別段風說書》報告,傳達鴉片戰爭的情報,因此日本對於戰爭的結果是明白的。

日本在十七世紀初從傳教士那裡獲得一定的世界地理知識,利瑪竇的《坤輿萬國全圖》曾在日本廣泛流傳,日本已知曉世界大勢,又透過蘭學獲取更多新地理知識,對於英吉利、法蘭西、阿美利加這些國家並不陌生,也知道這些國家愈來愈常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但沒想到英吉利竟然打敗大中華,而大中華兩千年來一直是日本仰慕的泱泱大國。鴉片戰爭的結果,讓日本人知道歐美新興國家的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