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之於美國,就像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之於英國」,究竟這條運河有多重要?

「台灣之於美國,就像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之於英國」,究竟這條運河有多重要?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早期英國掌控海上生命線成為與其他國家軍政角力的根基,到兩次世界大戰左右戰局的關鍵,蘇伊士運河一直都是軍政經的戰略要地,1956年讓運河落入埃及人手的英國,也如同從全球強權衰落。

長榮海運超大型貨櫃輪長賜號(Ever Given)意外卡在蘇伊士運河上,使得上百艘船隻等待,導致全球供應鏈受到衝擊,也讓世人重新認識這條運河在地緣政治上的戰略意義。

十九世紀是大英帝國的霸權頂峰時期,憑藉著海權與金本位制度,倫敦儼然全球的政經中心。英國的外交政策十分清晰且明確,就是維繫帝國生命線不受歐陸崛起強權的威脅,一旦歐洲權力平衡的現狀被打破,英國隨即透過外交手段與軍事結盟,壓制意圖改變現狀的「修正主義國家」。

我們試圖勾勒這條帝國生命線的地理脈絡:從扼守英吉利海峽免於入侵威脅外,尋著直布羅陀海峽進入地中海,並固守馬爾他這個要塞,接下來穿越蘇伊士運河到亞丁灣並進入印度洋,經由新加坡控制麻六甲海峽,最後抵達帝國皇冠上的最後明珠香港。

深入觀察,在這條生命線中,蘇伊士運河扮演至為關鍵的樞紐角色,承接這地中海與印度洋之間的海上交通,同時也是歐亞非三大陸之間的橋樑,其重要性更勝連接歐亞大陸的君士坦丁堡。

英國掌控了這條海上生命線,成為與其他國家軍政角力的根基

在蘇伊士運河未完成之前,英國通往亞洲的旅程唯有經過好望角,唯一的威脅來自拿破崙帝國,但是法國海軍在特拉法加海戰(Battle of Trafalgar)被納爾遜擊敗後,就無法對其海外貿易造成挑戰。另一方面,英國積極透過外交手段組成反法聯盟,並透過大陸封鎖令打擊法國經濟,直到拿破崙政權垮台後,經由梅特涅召開的維也納會議回到先前均勢與權力平衡的狀態。

十九世紀中葉後,俄國成為另一個積極擴張的強權,尋求出海口與不凍港本來就是這個歐陸大國的基本國策。此外,莫斯科向來又以「第三個羅馬」自居,自詡自己是拜占庭帝國與東正教的繼承人,在海洋擴張與宗教正當性的號召下,劍指走向沒落的鄂圖曼土耳其,試圖打開黑海通往地中海的通道、取得巴爾幹半島控制權遂成俄土戰爭爆發的背景。

然而,俄國的冒進政策自然挑戰英國在地中海的區域利益,這也是英國聯合法國與薩丁尼亞發動克里米亞戰爭的原因。

俄國南進政策受阻後,開始將目光指向太平洋,通過外交恫嚇的方式從清帝國掠奪大量土地,並在傳統的波羅的海與黑海艦隊外逐步發展太平洋艦隊,西伯利亞與東清鐵路鐵路的修建,更讓俄國的勢力實施深入濱海省、中國東北與朝鮮半島,遼東的旅順港似乎成為另一個喀琅施塔得(Kronstadt)或塞瓦斯托波利斯(Sevastopol)。俄國在太平洋的擴張必然引發英國的關注。

從1895年起德國開始向海外發展,德皇在其建國25週年的演講內容更是將這種決心表露無遺:「德意志帝國未來將不只是歐洲性質,而是要轉變為世界性。」1888年德國國會為了保障德皇的擴張政策,甚至通過一個決議案決定擴充海軍,附帶說明明白指出:「這種大海軍的目的,是要使最偉大的海權國家,都不敢向它挑戰,否則就必須使其自己的優勢有受到破壞的危險。」

直言之,德國的海權擴張直接衝擊英國的海上生命線。

經歷甲午戰爭後三國干涉還遼和與南非的波耳戰爭,再加上在十九世紀末德國、奧匈帝國及義大利(港稱「意大利」)王國組成的「三國同盟」,法國和俄羅斯帝國組成的「法俄同盟」兩大陣營,英國感到自己在國際上受到孤立,因此,英國在1902年以後便決定放棄其高榮孤立政策,開始尋求盟友。在嘗試與德國結盟,失敗後她便與日本在1902年結盟。

British Soldiers Fighting in Boer War
Photo Credit: Corbis / 達志影像
英軍在南非的波耳戰爭

「英日同盟」的目標十分明確,就是透過日本箝制俄國和德國在遠東的擴張。

英日同盟在日俄戰爭中產生了巨大的作用,除了扮演日本戰爭融資的功能,倫敦封鎖蘇伊士運河導致羅傑斯特文斯基指揮的波羅的海艦隊只能繞道好望角,經過漫長的29000公里的征途後,被東鄉平八郎的聯合艦隊在日本海海戰中擊敗,直接影響戰爭的結果。

兩次世界大戰中,蘇伊士運河皆扮演重要的角色

艾倫比指揮的埃及遠征軍參與西奈半島及巴勒斯坦戰役,並在戰事後期取得一連串決定性勝利,迫使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謀求停戰。二戰時具有沙漠之狐美名的隆美爾在北非戰場橫掃英軍,若不是希特勒欠缺戰略視野,再加上蒙哥馬利在物資優勢下贏得阿拉曼戰役勝利,否則德國非洲軍即有可能拿下蘇伊士運河、取得中東油田並與高加索地區的德軍會師。

如果戰爭時程這樣發展,不僅蘇聯將戰敗退出戰局,大英帝國必然失去帝國生命線而瓦解,美國在地緣政治與資源居下風的情勢下與納粹作戰。

冷戰時期,蘇伊士運河的重要性在1956年爆發的第二次以阿戰爭中再度被世人關注。埃及總統納瑟在蘇聯的軍事與經濟奧援下,大膽採取運河國有化運動,這對試圖延續帝國殖民主義的英法兩國來說自然構成巨大衝擊,這使得兩國放棄傳統的親阿拉伯政策,與以色列聯手發動了這場戰爭。

英法以三國的行動遭到國際社會的普遍指責。作為三國盟友的美國也不滿這次秘密行動,他們將英法的侵略看作是殖民主義的再次體現。美國總統艾森豪直接致電英國首相艾登施壓。經濟上,美國政府故意拋售英鎊,導致英鎊匯率浮動並貶值15%,同時否決英國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貸款申請,亦停止向英國的經濟援助。另一方面,蘇聯也積極插手蘇伊士運河危機,甚至警告英法兩國,必要時蘇聯將動用核武器。

明眼人其實看得出來華府與莫斯科的介入其實就是一種政治默契,兩強希望取得自己陣營內部的絕對主導權,此外排除英法兩國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更有助於扶持自己的代理人,美國需要以色列,蘇聯則扶持敘利亞與埃及,這才是各取所需的政治盤算。

AP_82394417013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

在兩強的介入下,英法兩國只能在顏面盡失的下撤軍,蘇伊士運河危機導致了艾登垮台,並促使之後的麥克米倫政府加快去殖民化進程,英國的帝國殖民體系也遭到毀滅性打擊。美國完全從英國手上取得霸主的地位,而英國則從全球性強權衰落為地區性大國,同時終結了西方的殖民體系。

有趣的是,著名歷史學者佛格森(Niall Ferguson)認為,台灣之於美國,更像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之於英國。當時英國不滿埃及把蘇伊士運河收歸國有,夥同以色列與法國想以武力奪回;而美國不願在應付蘇聯之際節外生枝,反對英法動武,運河終究落入埃及之手,英國這頭昔日雄獅,也成了紙老虎。美國是否記取歷史教訓,就得考驗拜登國安團隊的政治智慧與政策工具。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