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創業型國家》:任何綠色工業革命,都是一個看不到終點的努力

《打造創業型國家》:任何綠色工業革命,都是一個看不到終點的努力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潔淨科技的未來既吸引不到關注的眼神,也得不到財務上的承諾,而這便是現行石化燃料基礎建設無法更快速轉型為潔淨能源版本的兩大原因。

文:瑪里亞娜・馬祖卡托(Mariana Mazzucato)

關於資助綠色工業革命

首先,我們要問的是何謂「綠色工業革命」?我們有很多辦法可以將「綠色工業革命」概念化,但其基本的前提是現行的全球工業體系,必須經此一役而徹底轉型為一個符合環境永性續的新體系。

而談到永續性,我們就必須要進行能源轉型,由非汙染性的潔淨能源科技走在第一線。這場革命得讓我們遠離對非再生化石燃料與核能的依賴,並進而讓源自太陽所以用之不竭的可再生能源獲得青睞。建立永續性的工業體系,還需要材料重複利用、先進廢棄物管理、農業技法改良、跨產業能源效率提升,以及海水淡化(來因應資源與用水匱乏等問題)等技術與基礎建設來配合。

毫無疑問地,任何綠色工業革命都必須一面改造現有的產業,一面創造出新的產業。這是一個看不到終點的努力,而地球能免於毀滅卻是個會不斷成長而由全人類共享的公益。

這個論點可以與卡洛塔・裴瑞茲的論點(Carlota Perez;2002, 2012)互補,因為培瑞茲主張所謂的「綠色」本身並無革命之意,綠色的意思是要讓IT革命徹底地在各產業中獲得完整的部署——讓含「產品之計畫性報廢」(productobsolescence)在內等領域獲得轉型,也讓平日被視為邊緣低科技的維修工作晉身為一種高科技(Mazzucato and Perez 2014)。

我們會需要綠色工業革命,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氣候變遷。氣候變遷是全球性的環境危機,其影響所及會危害到我們每一個人,而其核心的成因便是現行主要工業國家的經濟活動。氣候變遷的主因是溫室氣體的排放,而溫室氣體又是主流能源生產技術造成的副產品(燃煤、燃氣與少量燃油的火力發電)。

但話說回來,我們又不能不靠發電來維繫經濟的運行。由此,若人類真心想避免氣候變遷導致最不為人所樂見的後果,那我們就必須得認真在能源產業中獲致創新與改變。主政者擁有的選項範圍很廣,他們可以用來管理或避免溫室氣體排放的工具或手段有科技、有民主的授權,或是他們也可以利用複雜的經濟監理來誘使或勸阻企業或個人,使其朝符合排放管理的角色方向前進。

由於化石燃料技術與基礎建設都已經深植於現代社會當中,造成了所謂「碳鎖定」(carbon lock-in)效應(見葛雷格里・安魯〔Gregory C. Unruh〕,2010),因此本章會視潔淨科技為一技術的典範案例,並認為此技術必須廣泛予以部署,以便讓綠色工業革命可以成功。

都可以零汙染運作的太陽能與風電是兩種最具代表性的潔淨能源技術,且都具有實績供我們在下一章仔細檢視。風力與太陽能技術的另外一項特色,是都為創新的資訊科技提供額外的發揮空間。IT可受益於由潔淨科技計畫所提供的額外方向。

由於其本質上屬於間歇性與分散性的能源,因此風力與太陽能方得以受益於亞歷西斯・馬德里加爾(AlexisMadrigal; 2011, 263)形容的「拿軟體朝問題丟過去」,亦即用電腦模型、發電管理與遠端監控來設法提升這兩種能源的生產力與穩定性。

拿錢投資「智慧電網」,其目的在於將現代能源體系數位化,藉此來最適化潔淨科技的彈性、表現與效率,並同時提供先進的管理選項給電網的操作者與終端使用者。這樣的彈性與可控性,其實與數位化通訊網路的特性頗為相似。

催生出數位化通訊的IT革命不僅(透過網際網路)創造新的商機,也同時提供了價值非凡的平台來遂行各類知識的創造、蒐集、讀取與傳遞。假以時日並透過推廣普及,智慧電網將可以改變我們思考能源的方式,可以創造出新的商機,並可以透過為最適化的能源供應管理與需求回應創造出新的工具,而得以改進再生能源的經濟效益。

要想啟動綠色工業革命來處理氣候變遷的問題,我們還是需要國家積極肩負起其早期階段的高度不確定性,主要是企業界往往對這個階段心存恐懼。

但即便「潔淨科技」是「經濟新邊疆」的口號喊得響亮,也即便老有人把「綠色革命」是眼下第三波「工業革命」的說法掛在嘴上,但實際上不少所謂的潔淨科技一點都不新。比方說風力發電與太陽能就動輒百年以上的歷史可循(尤其要是把非發電用途的部分算進去的話)。

雖然工業革命常常被說成是由蒸汽與石化燃料交織出的故事(Barca 2011),但其實人類從過去就開始倚賴今天所謂的生質能、風力與水力。雖然關於各種「潔淨」的能源科技,我們兼具有過去的經驗與現在的知識,但由政府提供支援來尋求讓潔淨能源成為能源組合中的要角,在歷史上要麼前所未見,要麼有一搭沒一搭。

潔淨科技的未來既吸引不到關注的眼神,也得不到財務上的承諾,而這便是現行石化燃料基礎建設無法更快速轉型為潔淨能源版本的兩大原因。

但我們不是看不到幾縷希望之光。在二十一世紀尚屬初期的此時,各國政府已經又重新開始領導對風力與太陽能等眾多潔淨能源的技術研發工作,同時建立現代化電網的工作也在如火如荼地展開。不論是在其國內或國際市場中競逐龍頭地位的相關廠商,也都領有各國政府想助其成長一臂之力的補貼與贊助。

最後,各國政府利用政策面與財務面雙管齊下,鼓勵競爭性再生能源市場的穩定發展。就像生技與IT等其他產業的發展沿革一樣,民間企業都是要先看到政府成功吸收掉大部分不確定性,並把不只一點的新科技發展風險給處理掉之後,才會願意加入戰局。

「綠色」產業仍處於襁褓期,因此包括市場面貌與技術發展都仍充滿了不確定性。如此處於嬰兒期的產業,是無法透過市場力量而「自然」成長的,這一方面是因為現有的能源基礎建設根深柢固,一方面是因為市場沒有能力去正確地評價永續性或懲戒浪費與汙染。

面對這樣的不確定性,業界自然不會輕易涉險,一切都等最危險與最耗費資金的投資都已經告一段落再說,否則也得等政府方面長期有系統性的政策支持到位再說。就像IT、生技與奈米科技等產業發展的初期一樣,沒有人能確定它們能不能憑一己之力躋身嶄新「綠色」產業之列,也沒有人知道他們能不能在沒有強大政府政策的主動支持下奮力向前。

由此,從側面去推一把,或許可以讓少數企業萌生一搏的動機,但更多的企業還是需要強大的訊號去肯定自己投身潔淨科技創新的決定。唯有看到官方長期的政策決定,企業才能減輕以潔淨科技取代傳統業務作為核心營運項目的焦慮。事實上,從來沒有一種高科技產業的崛起是因為政府在一旁敲邊鼓或推一把。

大多數的狀況下,政府帶頭衝才會是我們需要的正確解答。

相關書摘 ▶《打造創業型國家》:美國生技業的成功與茁壯,要感謝政府扮演關鍵角色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打造創業型國家:破除公私部門各種迷思,重新定位政府角色》,時報文化出版

作者:瑪里亞娜・馬祖卡托(Mariana Mazzucato)
譯者:鄭煥昇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萬物的價值》作者馬祖卡托奠定商業經濟學大師之作!
馬祖卡托撼動本世紀經濟市場的新觀點!
重新定位政府角色,才是經濟動盪時代中唯一的解方。

國家,是最能引領創新潮流的新角色
國家,是勇敢的投資者、勇於挑戰的冒險者,也是積極開拓的創新者。

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外界普遍認為若要恢復經濟成長,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削減公共支出,減少財政赤字。但是我們經常忽略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金融危機的成因,是私債而非公債。」國家卻在金融危機之後,替私營企業背了了這個黑鍋。

許多人認為政府不該「挑選贏家」或是排擠「民間投資」。如此思維造成公務員愈來愈官僚化,公務員覺得自己身上的責任愈少愈好。此狀況也導致政府的許多職能外包給私部門,對外聲稱是要「提升效率」,但是數據顯示,委外以及私有化不能提升效率,而會掏空公家機關的自信、失去與企業合作、迎接未來世界遽變的能力(氣候變遷、人口老化等)。

馬祖卡托再次呼籲,政府不該被抹黑為懶惰蟲,私部門有活力、創新的形象可能只是假象。

打造創業型國家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