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福部力推《醫療事故預防及爭議處理法》,恐怕有傷害民間醫院自主性的疑慮

衛福部力推《醫療事故預防及爭議處理法》,恐怕有傷害民間醫院自主性的疑慮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衛福部推動《醫預法》出發點值得正面肯定,但本草案仍欠缺完善的思考,尤以在法案通過後,在落實執行時恐怕會出現與現實有巨大落差的情況,而且會徒增更多不必要的成本與代價。

衛福部近期力推《醫療事故預防及爭議處理法》(簡稱《醫預法》)草案,而立法會也將針對此草案進行審議,該法案最主要的目的在於當出現醫療糾紛時,透過制度性的安排來保障醫病雙方及其家屬的權利,這是整體醫療法規最重要的拼圖。

上一屆立院順利通過《醫療法》第82條修正草案後,醫事人員民事及刑事過失責任的構成要件及裁量事項已確立,《醫預法》則有事故發生後的調處作用,讓醫療糾紛能有完善的法規保障下進行協調與調解,該草案立意良善當然必須給予鼓勵,但是針對目前提出的草案版本,來看仍有需要再斟酌的地方。

醫療紛爭風險管理與公正第三方的疑慮

醫療事故的預防涉及醫療專業的判斷,換言之,如何降低事故發生不應當透過法律來明定,這自有在相關醫療標準作業及專業訓練下的要求;而如果是針對醫療事故,無論是意外造成,或是醫療過程出現故意的人為因素,這本當在是《醫療法》有其究責的規範,放在《醫預法》確實有其突兀且不合理。

通常事故發生已有事實結果,如何預防才是更有法律邏輯的問題,倘若本草案的立法宗旨在於醫療事故爭議的處理,那麼防範事故發生應當不是重點,否則將會徒增法規疑慮。

當然,妥速處理醫療爭議是本草案要立法的重要目標,通常醫療糾紛大多是相當棘手的爭議,病人、醫療人員、家屬都是心力交瘁,面對爭議都會有程度上的心理壓力;然而,在資訊不對等及專業落差之下,過往的調解容易擴大衝突,而無法妥善處理爭議,甚至相關權益無法得到保障。

因此,《醫預法》的草案內容便制定透過公正第三方來進行諮詢與評析,以做出客觀的醫療疏失判斷,進而釐清爭議的真實面,這猶如球賽中的電視輔助判決,透過電視畫面的重播,再經由非當事人的其他專業裁判進行判決。

台大醫院收到不明黃色粉末包裹 警方追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不過,該草案中的第四條及第九條都附帶著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內容:「諮詢及評析不得採為相關行政處分、訴訟之證據或判決基礎」。

換言之,公正第三方所做出的審視建議及評析內容並不具法律的效力,這恐怕有違本草案想達到保障各方在醫療糾紛權益的立法用意;如果諮詢與評析無法作為行政處分及訴訟的證據意義,那麼何須由第三方來強制進行?又與有無本草案制定與否有何差別?

其實,要讓第三方所的評判角色及功能得以符合本草案的法益目標,那麼有司法的認證背書也應當具備才是,這是一個基本的原則,也是法治精神的根本認知。

醫療責任保險不應公權力強制取代民間自主

值得特別留意的是,《醫預法》草案提出「醫療業務責任保險」制度。

醫療糾紛往往會帶來龐大的輿論壓力,或衍生出高額賠償金,這不但讓醫病關係出現直接的衝突,甚至造成醫療人員沈重的負擔。

想透過責任保險、責任基金等方式來分擔醫療人員從事醫療工作時可能面臨的風險,從立法用意的角度來看確有其正面意義。只是,草案第11條中「應為其所聘僱之醫事人員投保」的強制要求恐怕會有問題,而且這無視當前醫療機構已行之多年的責任保險模式。

不僅如此,草案規範需納保的醫事人員多達14類,這對為數不少的小型醫院及診所而言,恐怕會提高經營成本,甚至不利於民眾的醫療權益。

shutterstock_167854960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其實,醫療係屬具公益性的服務產業,主管機關的立法規劃,在維護社會保障的前提下,應當還是要回到醫療單位自主的認知當中,唯本草案針對主管機關的「其他應遵行事項辦法」設下了政府擁有主導的操控權,這包括規模認定、保險金額、保險契約內容及責任基金運作等相關認定與主導,恐有逾越公權力與私部門之間的界線,讓醫療機構的自主空間受損。

簡單來說,過往民間單位針對責任保險的賠償細節及契約內容,大多是自行直接和保險公司協商定之,這樣的契約精神在於取得雙邊最大公約數的利益,事實上也是目前許多醫療機構採行的方式,公權力不應該利用立法良善為由,合理化行政干預,甚至抹煞既存運作良善的運作機制。

衛福部推動《醫預法》出發點值得正面肯定,能減少醫療糾紛,且進一步同時保障醫護人員與病患家屬等各方的權利,正面的立法用意毋庸置疑。不過,同前文所述,本草案仍欠缺完善的思考,尤以在法案通過後,在落實執行時恐怕會出現與現實有巨大落差的情況,而且會徒增更多不必要的成本與代價,例如公正第三方的諮詢效力、醫療責任保險制度、主管機關的角色與作用等,顯然草案內容仍欠周全。

筆者認為,立法者應當將醫療機構既存的運作模式納入考量,而不是單以另立規則來取代之,甚至讓公權力有任意侵害民間單位的自主性,衛福部、立法院及社福衛環委員會應當審慎處理為宜。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