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流大人物】myVideo邵珮如:推動《火神的眼淚》等熱門台劇,如何「以投代購」投資台灣影視?

【串流大人物】myVideo邵珮如:推動《火神的眼淚》等熱門台劇,如何「以投代購」投資台灣影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年台劇大爆發,今年有《天橋上的魔術師》、《火神的眼淚》等話題台劇。台劇的崛起,其幕後推手myVideo自然功不可沒,藉此專訪台灣大哥大影音事業處副處長邵珮如,深入了解資方怎麼看待台灣影視產業的市場。

究竟對於台灣影視文化產業有多熱愛,一間上市上櫃企業才願意多年來持續投入上億的資金?「在還沒有得到政府的獎勵下,要先得到公司的支持才能做得下去,感謝蔡明忠董事長、林之晨總經理的支持,以及各投資人的支持,目前我們還在努力中。」台灣大哥大影音事業處副處長邵珮如(Peggy)接受《關鍵評論網》專訪時,不諱言因為整個集團的大力協助,才能讓myVideo繼續加碼投資影視內容。

P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王祖鵬
邵珮如

這樣聽起來似乎很現實,但資金的來源確實是台灣影視產業最大的短缺問題,台灣影視圈人士就經常面臨找贊助、創投或群眾募資的困境。

以近年影視產業蓬渤發展的韓國來說,韓國電影、戲劇、綜藝、唱片、明星排山倒海般襲捲全世界,光是BTS防彈少年團在2019年的產值就高達36億美金,而這些驚人成績除了歸功於國家政策的支持與經紀公司的栽培計畫,若是背後沒有龐大資金的挹注,無論如何是創造不出如此輝煌的成就。

而目前風行的OTT(Over the Top)影音串流平台除了購片放片以外,投資影視內容也成為新的選項。如Netflix、HBO Max、愛奇藝、CATCHPLAY+、Disney+等國際性影音串流平台都相繼助入資金開發影音內容,台灣大哥大的myVideo也成為台灣影視產業的天使投資人。

然而myVideo會把市場越做越大、內容越多越豐富,成為台灣最大的本土OTT影音串流平台,最初的原因都只是順勢而為。「台灣大哥大是電信公司,myVideo成立的宗旨,剛開始只是期望幫我們台灣大哥大、凱擘大寬頻、台哥大寬頻的用戶在水管上面找服務,有影視、音樂、遊戲、書…等內容,目的當然是把好的內容帶給用戶,擴展平台內容,希望能讓用戶黏住台哥大。」邵珮如指出,myVideo從2012年11月底成立,早期只有播放電影,後來才加入其它內容。

「當時的競爭對手大都是電信業者或國際業者,有Netflix、MOD等,因為OTT成立門檻高,資金支出高,內容取得不容易,像myVideo一個月只能取得40部電影做更新,這樣的內容要賣月租服務給用戶,老實說很難,但當時要取得這些資源是很不容易的。」邵珮如表示,每年台灣大約要上映300多部電影,通常還要等到戲院下片後才能輪到OTT平台,時效性就慢了一大截。

IMG_3375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王祖鵬

早期myVideo的影音內容以電影為主,其中大部份都是歐美的影片。「電影是全球化的產業,一直都是外國影片比較多,myVideo是台灣第一個跟所有好萊塢Studio(泛指迪士尼、華納等美商)直接聯繫的平台。以往台灣跟好萊塢片商合作大部份都是採取中間商,由中間商跟Studio連絡,我們是第一個突破中間商直接跟好萊塢合作,而且我們認為這樣比較能夠直接從Studio得到好的回饋,相對的不用透過中間商,在成本方面也比較好。」

「2017年10月開始,與集團(富邦)的凱擘大寬頻、台哥大寬頻做了緊密的結合,擴展資源讓100多萬機上盒都可以看到myVideo,於是想做些不一樣的服務。我們開始大量找戲劇內容,因為戲劇的流量比較具延續性,比電影更能留住觀眾。」邵珮如透露,根據數據統計,觀眾週間(周一至周五)還是比較喜歡看戲劇,周末才看電影,韓劇、陸劇也選得比較多,「只是韓劇授權費很貴,現在就更貴了。」

邵珮如坦言,有線電視(凱擘)的用戶,也就是機上盒的用戶,仍然比較習慣電視頻道內容的操作方式,「所以從頻道內容的延伸,去給有線電視用戶VOD的內容會比較容易,因此當時比較少放台劇,畢竟能夠產生最大流量的,還是韓劇跟陸劇。」

直到2018年,myVideo開始做內容投資後,才希望大量推廣台灣內容。「購片時發現我們買的都是國外內容,雖然台劇內容也還不錯,只是對於流量不是那麼好,但是台灣內容在台灣可以跟本地語言、文化比較近,因此儘管台劇的流量還是不如韓劇跟陸劇,還是決定應該多幫台灣內容,所以除了買台灣內容,也投入(資金)台灣內容。」

邵珮如表示,從2018年開始,2019年比較多一些,購買及投入的內容從電影開始,慢慢加入適合全家觀看的內容。「我們挑選的可能不是最獨特的,比方某些OTT可能電影或韓劇最強、最獨特,為了滿足這類型範圍比較大的用戶,內容或許不見得會是最好的。我認為當家庭需要的時候,就是最好的選擇,像一些球賽的直播、小部份新聞的直播、旅遊節目的直播、動漫等,也透過這樣的方式,讓家庭用戶能夠享受有線電視以外一樣的隨選服務。」

不讓Netflix專美於前,myVideo的服務端也有家庭分享功能,可以分享給四個用戶,各自用自己的角色去看片。「同樣看《進擊的巨人》,大家可以各看各的,進度不受影響,台灣平台只有myVideo有分享服務,這對用戶是好的。」近來迷上《進擊的巨人》的邵珮如,笑著說自己也在跟追《進擊的巨人》完結篇,有了家庭分享功能,就能夠跟觀看進度不同的家人同時看《進擊的巨人》。

「myVideo有投內容,因此大部份內容會在myVideo獨播或首播,這是我們從2018年、2019年開始希望逐漸建立的強項,但內容發展需要時間,從電影、戲劇、動漫,現在希望加強綜藝節目內容。」邵珮如強調,雖然目前相對於其它平台,myVideo內容可能還是比較少,因此首次跟BBC、Discovery合作。「跟國際內容合作也是我們的強項之一,在大家各自可以發揮的地方帶給大家。」

「這也是台灣首度把台灣人喜歡看的Discovery內容,幾乎全部搬到myVideo上,幾乎在Discovery看到的內容,都可以在myVideo看到。雖然我們內容還沒有那麼強,但我們已經努力挑選這些內容把它補齊,而這些是在台灣有一群用戶會看的內容,我們得到的回饋也是好的。」

除了國際內容的合作,myVideo「以投代購」投資台灣影視內容,資助了《雙城故事》、《誰是被害者》、《2049:刺蝟法則》、《做工的人》、《76号恐怖書店之恐懼罐頭》、《追兇500天》、《違反校規的跳投》、《未來媽媽》等多部高質感的台灣電影戲劇,並與公視合製《火神的眼淚》、《天橋上的魔術師》等戲劇,打造高黏著度電影戲劇,讓myVideo從單純的購片與取得授權,變成聯合出品的投資方。

elu0iigi5mi82z5efoorm4uxgn349j
Photo Credit: 大慕影藝提供
《做工的人》

這樣做不僅能獨播或共播投資的電影電視,還有後續的銷售版權與播映權的獲利,降低購片成本與風險,購買的內容也能與集團的凱擘、台灣大寬頻合作,讓消費者有更多元的收視選擇,用戶的黏著性也會更高。

「目前投入的內容以戲劇為主,因為流量比較大,電影也有,只是電影對OTT平台的關聯性比較沒那麼直接。」邵珮如表示,電影的投資部份會看適合的內容,特殊的內容也會,「投資電影比較希望是特殊的內容,基本上沒有挶限在某一塊。像《聖人大盜》是myVideo第一部投入的電影,這是描述區塊鏈商戰的影片;第二部是《怪胎》,這片很特別,是因為全程用iPhone拍攝,因為我們也在賣iPhone,Apple也是我們很好的Panter,因此用iPhone拍的電影我們覺得還蠻喜歡的,況且這也是部清新的小品,談的是強迫症(Obsessive- Compulsive Disorder,OCD)患者,也是值得關注的對象。」

「台灣太小,人口如果再多個兩、三倍會完全不一樣,市場會更澎渤更發展,只要你說故事的方式是好的,大家都喜歡看。」邵珮如觀察到,目前台灣用戶對於刑偵、恐怖類型比較多人愛看,還有女性議題,也是近來受到關注的題型。

怪胎奪紐約亞洲電影節評審團榮譽獎
Photo Credit: 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邵珮如也提到去年與曾寶儀合作的《我們回家吧》及LuLu的《畫說LuLu》。「《我們回家吧》比較像是網路行腳實境節目,《畫說LuLu》就像是訪談性的節目,這些也是我們的嘗試,反應都還不錯。」至於黃子佼之前在接受《關鑑評論網》專訪時,曾提到OTT平台很少投入綜藝節目,邵珮如也解釋原因。「綜藝節目受到韓國很大的影響,因此台灣的綜藝節目要審慎考慮,一定要有流量,才會在流量的基礎下投資找內容。」

「OTT要看市場,依據市場喜歡的內容去找東西,因此沒有所謂的多少、好壞之分,只有用戶喜不喜歡。」邵珮如坦言。台灣的人口不夠多,市場不夠大,仍需看目前整個集團的策略與方向、未來市場的拓展。「林之晨總經理在未來的計畫上,東南亞是很大的市場,這些都是討論的方向,看來趨勢也往這邊走。」

邵珮如不諱言,台哥大的主要業務其實是寬頻、上網服務,myVideo只是副業,「如何在主業下讓主業及副業一起發光發熱,是我們現在正在努力的。這樣整合起來做搭配、綑綁搭售,其實是我們增加新用戶的方向,但內容投資也會為我們帶來新的用戶。像Sony的電視搖控器即將會有myVideo的按扭,就是在幫用戶想在平常使用的方便性、便利性。」myVideo不止投資內容、幫用戶找內容、擴大內容的多元性,也在裝置拓展方面做努力。

「老實說,以台灣這樣地區的大小,努力的成果一定很難跟Netflix、HBO Max、Disney+國際平台比,就現在來說,myVideo是越來越好,希望能擴大自製節目或出品的內容,因為我們自製或出品的,就代表是台灣的內容,讓台灣的內容越來越好,希望日後可以將台灣內容與國際合作,做出國際性的台灣內容,這是我們未來希望的,也是朝這個方向努力。」

雖然因為流量影響,讓myVideo喜歡播韓國戲劇、綜藝的內容,但仍希望支持台灣內容。「台灣內容及電影會是我們更希望強化的地方。每個平台能接觸到的目標族群是有限的,因此當合作方越來越多的時候,就能拓展用戶知道myVideo的服務,當用戶知道我們服務的時候,就會知道原來我們也有這樣的內容,這些都是要慢慢養成的。」

邵珮如表示,希望讓用戶心裡有個印象,myVideo是支持台灣本土內容的。「但要怎麼支持台灣本土內容,除了投資之外,也希望能播台灣內容,這是我們需要努力的,但這並不代表myVideo不會拿《進擊的巨人》、《鬼滅之刃》,不代表我們不會有其它好的內容,像我們有Discovery、BBC,也有韓國的戲劇、綜藝,我們希望透過這些內容讓家庭用戶被影響,我們不希望定義上myVideo只有一種內容,我們希望大家認知到myVideo在支持台灣內容這件事上面所做的努力,這個應該是台灣最努力的平台。」

而myVideo投資的方式也很多,像《誰是被害者》就沒有在myVideo獨家上架,《未來媽媽》也是採取共播的模式。「這個問題很多人問過,雖然投資的《誰是被害者》不是在myVideo獨家播出,而是將全球獨家播映權賣給國際OTT平台Netflix,讓能見度最大,對投資方的回收更好,而且讓台灣內容被國際看到並沒有不好。我們跟其它平台合作就是希望把好的內容推給大家,相對在投資回收上比較好。其次,這不代表myVideo的用戶被吸走,原來myVideo的用戶就是會在myVideo觀看這樣的內容,」

「大家合作主要是為了內容本身,主力是把客戶留下來,台灣用戶有限,再加也會碰到瓶頸,這就是一種增加用戶的思維。因此像這種共播的模式,是為了讓內容給越來越多人知道。做內容這件事當然獨家是最好了,但共播對挽留用戶確實有幫助,且用戶不會重疊,內容還是吸引用戶的關鍵。因此這二件事可以並行最好了。」

華語劇誰是被害者卡司亮相(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邵珮如也指出,其實獨播的風險很大,「投資時除了資金進去,還有未來合作的面向都會影響到資金投入的方式。有些影片的投資方並不是只有myVideo一家,就像大家一起合開公司,所有的投資方應該決定怎麼做對大家是最好的。myVideo平台的內容這麼多,它的題材、故事性、從數據上看用戶喜歡的內容,在我們平台會受歡迎的,幫用戶帶來會喜歡的內容,並不會因為少了這個內容而減少掉一半用戶。像《追兇500天》的莫子儀,在myVideo就還蠻受歡迎的。」

《追兇500天》莫子儀與程予希雙搭警探,被打造台版福爾摩斯與華生(七十六号原子提
Photo Credit: 七十六号原子提供

雖然大方投資內容,但myVideo從劇本開發時就很尊重主創團隊的開發精神,並不會干涉或參與內容創意。「我們不希望只是委製模式,希望日後有分紅機制給主創團隊。參考Netflix、HBO Max的模式,跟著別人的腳步走比較不會出錯。」

如同前面提到的資金問題,富邦及台哥大投入大筆資金進去,這也讓邵珮如相當感激公司無償的支持。「我覺得台灣政府單位應該給內容產業更大的空間,當然補助是好事,但不要用傳統電視模式去看新的型態服務,政府的想法可以更開放,希望能夠更寬廣、接受度更高。」

IMG_3386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王祖鵬

邵珮如再次強調,投資內容是有風險的,投資金額一開始是看不到回收的。「一個投資內容大約是16至18個月才有可能在市場開始有些回報,我們期待政府針對我們這樣努力的企業,在稅賦方面給予優惠、鼓勵,比方說投資內容是不是可以抵稅。說實話,在台灣投資內容風險是非常高的,我們投了這麼多資本進來,政府是不是可以給予我們一些協助?」

「像抵稅是政府可以做的事,這樣會讓大家更安心、更期待,因此希望政府更開放,在稅賦方面給予我們支持跟獎勵,這樣我們才能感受到政府鼓勵我們這樣的行為。不然的話,一般企業投資3年、5年都沒有賺錢,誰會去努力投?除非是政府單位。這是政府應該要面對的問題,政府要開啟這些溝通管道,看待這些內容平台的時候可以更公平一些,否則沒有平台,內容要去那裡播?你把這些平台掐這麼緊的時候,是很難發展的。」

邵珮如也認同,台灣政府及環境給予內容創作者很大的空間,「但該如何樣讓這樣的空間來支持平台?像我們的本業是電信業務,主管機關不是娛樂產業或經濟部,但實際上我們做的東西並不是電信業務,這二件事如何達到平衡是可以談的。請給我們更大的空間、在稅賦方面給予更大的支持。還有取締盜版,讓我們這些本業不是在做娛樂產業的人,可以知道我們在做正確的事。」

IMG_3347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王祖鵬

當企業的投資金額越來越多,卻還看不到回收,而投資或購片的差距又越來越大,「以投代購」的方向也有可能產生變化。「一直虧損下去,老闆的心也會痛呀!」這樣賠到最後,若企業在停損點忍痛選擇收手,對台灣的影視內容也只會產生更不好的影響。

而去年的疫情雖然增加了許多宅在家的用戶,但也產生影片數量不足的問題。「沒有電影上映,就沒有片源。尤其現在很多電視台通通把內容丟在Youtube,讓用戶可以免費看,用戶完全不花一毛錢,就可以取得台灣最好的內容,這對我們投內容的影響很大。」邵珮如略帶遺憾地表示。

邵珮如更認為,未來電視及有線(Cable)產業並不會消失,「因為轉電視是一種樂趣,當你老了就會享受按遙控器轉台的控制性與趣味性,電視隨便轉到那一台,想看、好看就能接著看下去,這種感覺是OTT平台無法提供的。而且手機平板的畫面這麼小,對老人家觀看也不方便。」

最後邵珮如強調,政府的鼓勵真的很重要,從主管機關、平台空間到稅賦優惠,「請讓我們能繼續做正確的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