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迷,甘願賭上所有》:馬斯克對工作的狂熱投入,已經接近戰爭和生死搏鬥的程度了

《著迷,甘願賭上所有》:馬斯克對工作的狂熱投入,已經接近戰爭和生死搏鬥的程度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成功,光靠恆毅太苦情,對某事「著迷」到甘願賭上所有,才是讓人開心去做的動機。本書用三個企業,亞馬遜、特斯拉、優步的故事告訴你,他們看見了什麼?因此勇敢賭上所有,而哪些企業則是因為只看著什麼以致過度著迷,帶來衰敗。

文:羅勃・布魯斯・蕭(Robert Bruce Shaw)

錢要花在使產品更好的地方

馬斯克是SpaceX和特斯拉的執行長和首席設計師兼產品架構師。他認為,擁有工程和設計專業知識的人,才應該成為公司的領導者,而不是其他執行長界中最常見,像是財務、行銷,或銷售領域的人。

馬斯克認為,執行長們應該主要致力於解決設計和工程方面的挑戰,至少在專注於產品的公司必須如此。他指出,新創公司在最理想的情況下,就是製造出一個明顯優於市場上現有產品的東西:

如果你要進入任何一個現有的市場,與大型、根基穩固的對手競爭,那麼你的產品或服務必須比他們的好得多……因為一般人總是會買值得信賴的品牌,除非有很大的區別……不能只是稍微好一點,必須好非常多。

馬斯克和賈伯斯一樣,把產品放在第一位。因此,他把行銷等其他領域的資金,重新投向產品設計和製造等關鍵領域。他描述了其他領導者和公司犯的常見錯誤,就是關注雜音而忽視了重要訊號,這會導致你浪費精力,而且無法專注於真正關鍵的事情:

許多公司都搞混了,他們把錢花在那些並不能使產品變更好的地方。例如,在特斯拉,我們從未花一分錢在廣告上。我們把所有的錢都投入到研發、製造和設計上,盡可能把車子做到最好。我認為這才是正確的做法。對於任何一家公司來說,只要不斷思考:「我們的這些努力能否帶來更好的產品或服務?」如果不能,就馬上停止這些努力。

製造一款更好的產品包括三個目標:一是提供比現有產品更好的東西,吸引人注意;二是可靠的功能;三是美觀(馬斯克有時稱之為「性感」)。而在這方面,設計不僅是東西的外觀,而是它整體運作起來的感覺。

馬斯克創造的汽車努力將這三個目標做到最大化,因此他們的客戶滿意度評比相當高。他寫道:「我們在追求柏拉圖式的理想,要打造出完美的車子。雖然我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樣子,但是就是想讓車子的每一個元素都盡可能完美。當然,總會有某種程度的小缺點,但我們會努力將其最小化,打造出一款在各方面都令人賞心悅目的車。」

例如,特斯拉汽車是靠電池供電的,推出的時候,它比當時市場上的任何汽車都優越得多。它用的是手機和電腦等小型電子設備所採用的鋰離子技術,這些電池較輕、較強大,而且製造技術的進步,也使它們的價格繼續降低。

在正常情況下,只要充一次電就能使初代的Model S行駛265英里,是當時其他電動車的兩倍多,也更接近許多汽油車每箱汽油的可行駛距離。這降低了限制電動車普及的「里程焦慮」。而同樣重要的是,這項技術也帶來了一輛速度令人驚豔的電動車。

美學對馬斯克來說,也是產品設計的重點之一,他告訴員工:「如果你要做某種產品,就要把它做得漂亮。即使它對銷售沒有影響,我也希望它漂亮。」他對美學的關注,體現在了特斯拉的門把上,馬斯克想要一個與眾不同的把手,當司機接近車輛時,它就會伸出來,開車的時候又會縮回門板裡。

這種門把的設計和製造非常複雜,而且它運作起來必須非常可靠,否則車主就無法進到車子裡。因此它得在各種條件下(冷、熱、冰、雨)使用數千次,都始終如一的發揮作用。門把也需要加強安全性,如果乘客的手指在門把收合時意外夾到,它必須馬上停止。儘管當初遭到了大部分工程師的反對,但馬斯克還是實現了他想要的門把,現在也已經成為了特斯拉的標誌性特徵。

在執著於產品的方面,馬斯克與賈伯斯很像,他們都強調產品設計對於公司是否成功,起到了關鍵作用。兩人也都認同,偉大的公司是偉大產品的結果。

在某次評論中,賈伯斯解釋他對微軟的成功並沒有異議。他只是認為,微軟生產的產品看起來是三流的東西,既缺乏原創性,又缺乏美觀。賈伯斯指出,在比爾・蓋茲和巴爾默的領導下,微軟最大的問題在於,員工並沒有真心愛著他們創造的東西。

「奈米經理人」——領導者必須深入細節

馬斯克執著於突破性的技術創意,他說自己的頭腦裡「想法會持續不斷的爆出來」,他沒辦法關掉。「有的時候,甚至是深夜,當我正試著解決某個問題,而我認為我已經有了一些想法,感覺有點接近解決方案時,我就會花數小時來回踱步,試著把它想通。」

如前所述,特斯拉的幾位創始人和馬斯克發現到,用鋰製造的電池,即特斯拉所謂的「鋰離子能源系統」,將遠遠優於當時市場上的任何產品。這種電池比起傳統的鎳或鉛蓄電池,加速更快,使用壽命更長。但是它的價格昂貴,只能藉由設計和製造過程的創新來試圖降低成本,才有辦法在汽車中使用。馬斯克在確定鋰離子電池的好處之後,他就將工作重心專注於降低成本、大規模生產上。

這種突破性思維模式在SpaceX也很常見。馬斯克認為,若打造出可重複使用的火箭,就能降低太空旅行和運輸的成本(使火星旅行等夢想在經濟方面變得可行)。

而航太產業中的許多人認為,設計這樣的火箭是不可能的,即使是擁有幾十年經驗和政府大力支持的太空總署,也未曾製造出可重複使用的火箭,但這並沒有阻止馬斯克。

SpaceX的一位同事說,馬斯克之前沒有設計或製造火箭的經驗,所以他自己研讀這個主題的教科書和技術手冊,並找了業界的傑出人物來指導他,還僱用航太產業最優秀的一群人,提取他們所擁有的知識。

另一名員工說:「一開始我還以為他只是在挑戰我,看我是否了解自己的業務。後來我才意識到,他其實是在努力學習。馬斯克會向你提出問題,直到他掌握了想了解的知識為止。」

與貝佐斯和賈伯斯一樣,馬斯克相信,發展突破性的想法,只是創造革命性事物的開始,它還需要領導者深入設計和製造過程,因為偉大的產品,必須建立在成千上萬個細節之上。

大部分管理專家們都不會認同馬斯克的做法,他們普遍認為,高層領導人應該避免介入執行的細節,因為這會占據只有他們才能做的戰略性工作的時間。而高階主管們過度涉入細節,也可能會造成工作人員士氣低落,因為他們能夠管理分配的領域,被更高階的主管剝奪了。

但馬斯克的想法正好相反,他認為不深度參與其中的領導者,就是疏於職守,他們的產品也會因此受損。他自豪的將自己形容為一個「奈米經理人」,一個知道細節至關重要的人。馬斯克深厚的產品知識,不僅影響了他的設計決策,也影響了願景的執行,包括製造、物流,和行銷部分。

馬斯克認為,做生意就像打仗,領導者必須帶著自己的軍隊站在前線,而不是只坐在辦公室裡,並對自己公司正在生產和銷售的產品一無所知。

尋求意見,尤其是負面回饋

馬斯克認為,如果企業認為自己的產品夠好,已經能夠維持或增加市場占有率,那麼它們就會停滯不前。相反的,公司必須不斷改進他們的產品,否則其他公司就會推出更好的東西,並搶走他們的客戶。

在最初特斯拉的生產開始運行時,馬斯克會檢查從裝配線上下來的車輛,看是否有任何一絲細節,沒有達成他想要的模樣。

他注意到了大多數執行長會忽略,或者通常是委託他人處理的細節,例如兩邊尾燈的極細微偏差,車身面板從上到下的烤漆有些微不一致。馬斯克告訴一位採訪者,當他發現這些特斯拉的缺陷時,就像有人把匕首刺進他的眼睛。

馬斯克改進產品的方法之一,是徵求使用者的負面回饋。他說:「向使用者尋求任何細微的負面回饋,對於把產品盡可能做到最好,是非常重要的,正如電影《疤面煞星》(Scarface)所說:『人很容易因自己創造的東西而過度興奮。』你得不害怕創新,但當某樣東西行不通時,也不要一直欺騙自己認為它是可行的,否則你就會卡在一個糟糕的處境中,無法掙脫。」

他認為最好的回饋通常來自朋友,因為他們在乎他。雖然有時他們會因為不想冒犯他而不說實話,但馬斯克還是不厭其煩的尋求他們的意見。他表示,即使其他人不願提供,精明的領導者也會不斷尋求負面回饋。

馬斯克最感興趣的,是與客戶討論他的特斯拉缺少了什麼或出了什麼問題。只聽客戶和朋友陳述他們喜歡什麼,並不能幫助車子變得更好。一輛車的長處通常淺而易見,但弱點都藏在細節裡。

你必須努力工作,一週七天、沒有假期

馬斯克認為,若想成功創造出革命性的產品,需要一種不屈不撓的職業精神。他告訴那些想要仿效他的成功的人,他們應該工作到深夜,然後在睡覺的時候繼續夢到自己的產品。一週七天,沒有假期,沒有休息。他在南加州大學畢業典禮上的演講中,給出了以下關於創建成功公司的建議:

我認為第一點是,你必須超級努力的工作。超級努力是什麼意思? 當我和我弟開第一家公司的時候,我們連住的地方都沒有,只租了一間小辦公室,我們睡在沙發上,要洗澡就去YMCA(基督教青年會)。我們窮到只有一臺電腦。網站白天上線,晚上我就繼續寫程式。一週七天,一直如此……所以,努力工作吧,醒著的每小時都要非常努力。

馬斯克與眾不同的狂熱工作態度,在他的每一家公司裡都根深柢固。在評論特斯拉和SpaceX的成就時,他指出:「每週只工作40個小時,不可能製造出革命性的汽車或火箭。就是做不到,移民火星不可能只靠一週工作40個小時就完成。」

對他來說,典型的一週行程,是從洛杉磯的SpaceX開始,然後到加州北部的特斯拉待上幾天,星期五再回到SpaceX。有時候還會去內華達州的太陽城。

在某次採訪中,他說自己曾連續三到四天待在特斯拉,完全沒有離開過工廠,因為他要和團隊一起解決Model 3的製造問題。

就連不在辦公室或工廠的時候,馬斯克的員工也總是能聯絡到他。他告訴員工,在必要的時候應該毫不猶豫的聯繫他:「我一天24小時、每週七天隨時待命,幫忙解決問題。就算星期日凌晨三點打電話給我,我也沒關係。」

馬斯克對工作的執著,可以從他還在上大學時和一位朋友的談話中看出:「如果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不吃東西,藉此騰出更多時間工作的話,我就不吃東西了。我真希望能有一種不用坐下來吃飯,就能獲得營養的方法。」他的朋友記得自己當時被這句話嚇了一跳。

其他與馬斯克共事過的人,也有類似的觀察結果,說他最顯著的特色,就是對工作的狂熱投入。作家蒂莫西・李(Timothy Lee)寫道:「世上有很多的執行長,而他們和馬斯克的最不同之處,就在於工作上的決心和投入程度。我在矽谷採訪過很多很多企業家,真的從沒見過像他這樣的人。對大多數人來說,即使他們已經算是對公司很有熱情的執行長,這仍舊只是一份工作。但在馬斯克眼裡,這已經接近戰爭和生死搏鬥的程度了。」

而在投入工作的程度上,馬斯克並不孤單。賈伯斯的蘋果Mac團隊每週工作七天,每天工作14到18個小時,持續了兩年以上。他說,團隊成員都很年輕,也熱愛他們的工作,所以願意投入必要的時間,來創造革命性的產品。比爾・蓋茲在他二十幾歲的時候也是如此,當時他正和保羅・艾倫一起創建微軟;優步的卡蘭尼克和阿里巴巴的馬雲也一樣。在過去幾十年的許多偉大成功故事中,根本看不見工作與生活的平衡。

建立公司的「特種部隊」

馬斯克曾說特斯拉和他的其他公司,在產品工程和製造等關鍵領域方面,都會將重點擺在聘用優秀人才。他說有些公司之所以失敗,尤其是那些技術密集型領域的公司,就是因為他們沒有夠多的人才:

吸引和激勵優秀人才的能力,對一間公司的成功極為重要,因為創建公司的目的,就是將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共同創造一種產品或服務,而人們有時會忘記這個基本的真理。如果你能讓優秀的員工加入公司,一起為共同的目標而努力,並且對這個目標有著不懈的追求,那麼你就會擁有一個偉大的產品。

而馬斯克認為,大多數大公司都在發展官僚程序,搞到最後反而變得不重視引進聰明且具有創造力的員工。馬斯克想要一群有天賦的同事,並且要堅定的致力於實現共同的目標。和貝佐斯一樣,他也相當重視成功的公司創業之初的心態:

我想強調一下我對公司在剛起步階段的理念,這是一種類似特種部隊的概念,必須達到卓越,才能勉強及格。我認為,如果初創公司最終想要成為大規模且成功的公司,就必須這麼做。

我的公司在某種程度上堅持著這一點,不過這並不表示我們因此而解僱的人,就是不好的員工,這只是特種部隊和一般正規軍的區別。但如果你想要撐過某個非常艱難的時期或環境,並最終發展成一個偉大企業的話,那麼整個組織都必須維持非常高水準的才能和投入程度。

馬斯克會親自面試技術職位的員工,包括那些在公司擔任較低職位的人員。據報導,他親自面試了SpaceX公司招募的前兩百名工程師。在面試中,他想知道面試者是如何解決他們曾面臨的技術性問題,但他並不只想聽到結果,他想要聽到執行過程中的豐富細節,因為那些真正努力解決了問題的人,永遠不會忘記過程中所涉及的一切。

另一個評估的重點,則是面試者是否願意付出努力,因為馬斯克認為努力是實現卓越成就的必要條件。特斯拉的一個常見面試題目是:「我們在特斯拉的工作時間很長,週末也要工作。你可能已經習慣了朝九晚五的工作,那麼你對公司的長時間工作有什麼看法?」

馬斯克說:「如果你在特斯拉工作,就像是你選擇了難度較高的遊戲。這有好處也有壞處,成為特種部隊很酷,但也表示你要拚了命工作,所以這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著迷,甘願賭上所有:光靠恆毅太苦情,貝佐斯、馬斯克告訴你,這是最開心的工作動機。》,大是文化出版

作者:羅勃・布魯斯・蕭(Robert Bruce Shaw)
譯者:吳宜蓁

「著迷」這事有好有壞,你怎知自己目標正確、方法可行?

請用你的手機或電腦輸入以下網址:relentless.com
很意外吧,螢幕居然出現亞馬遜的網頁。

原來,貝佐斯最初創立亞馬遜時,
登記的網域名稱並不叫「Amazon」,而是「relentless」。

這個字代表頑強、著迷,
就像狼群不惜一切賭上所有全體出擊,只為追逐獵物。
也因為貝佐斯這種「賭上所有」精神,成就了今天的亞馬遜。

本書作者羅勃・布魯斯・蕭是耶魯大學組織行為學博士,
也是普林斯頓管理諮詢集團的負責人,幫助企業領導人建立高績效團隊。

他指出,關於成功,光靠恆毅太苦情,
對某事「著迷」到甘願賭上所有,才是讓人開心去做的動機,

本書用三個企業,亞馬遜、特斯拉、優步的故事告訴你,
他們看見了什麼?因此勇敢賭上所有,
而哪些企業則是因為只看著什麼以致過度著迷,帶來衰敗。

  • 光靠恆毅力太苦情,這才是開心工作的動機

貝佐斯創業前10年,利潤微薄,新聞界和金融業都說他的生意很難維持,
馬斯克每週工作120小時,甚至有好長一段時間睡在工廠的地板上,
卡蘭尼克(Uber創辦人)至今還被質疑,無法戰勝都市裡的計程車聯盟。
所以,先問問自己,你願意為了變得傑出,忍受多久,犧牲什麼。
如果不願意,千萬別對自己說「我盡力了」。

  • 賭上所有投入工作,不是每個人都願意

一個組織裡,很難讓所有員工都對工作著迷,
因此,馬斯克建立自己的「特種部隊」,賈伯斯在蘋果內建立一個Mac團隊,
就像美國設立海豹部隊,擁有承擔最高責任的生理與心理能力。
但請小心,這種設計容易讓組織產生分裂,同事彼此疏遠。

  • 著迷是好事,但需要適度的管理

著迷到極致就會成功?不一定
看看被iPhone打敗的黑莓機,還有美國汽車大廠通用、克萊斯勒的衰落,
過度著迷於當前還行得通、還賺錢的商業模式,可能會讓你因為著迷而失敗。

著迷到賭上所有是好事,但未必是一種舒適或快樂的生活方式,
正如馬斯克自己說的那樣,大多數崇拜他的人,
只要花幾天時間過他的生活,可能就不會想成為他了。
所以,想成功,你得賭上所有,而且還樂在其中。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