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貨輪擱淺運河:救援隊挖沙、拖曳徒勞無功,美國海軍準備馳援

長榮貨輪擱淺運河:救援隊挖沙、拖曳徒勞無功,美國海軍準備馳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榮海運巨型貨輪長賜輪在蘇伊士運河擱淺,堵住這條繁忙的航運水道,導致油輪運費提高、全球日用品供應鏈大亂,而救援隊挖沙和拖曳行動26日仍徒勞無功,美國海軍準備馳援。

(中央社)長榮海運巨型貨輪長賜輪在蘇伊士運河擱淺,堵住這條繁忙的航運水道,導致油輪運費提高、全球日用品供應鏈大亂,而救援隊挖沙和拖曳行動26日仍徒勞無功,美國海軍準備馳援。

船身長約400公尺的長賜輪(Ever Given)3月23日通過蘇伊士運河時,受強風和沙塵暴影響而擱淺在水道上,兩端船隻無法通行。美國總統拜登說,美國政府正研議如何出手協助。

他在德拉瓦州(Delaware)對媒體表示:「我們有多數國家沒有的設備和能力,正在看能幫上什麼忙。」

一名不願具名的美國官員透露,海軍準備派遣一支疏濬專家團隊前往運河,但還在等當地政府同意。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兩名國防官員透露,駐守在中東地區的美國海軍打算最快在27日派遣疏濬專家團隊到現場評估狀況。

《路透社》引述3名運河相關單位消息人士的說法報導,以拖曳船救長賜輪脫淺的行動,26日晚間暫時中止,明天繼續。蘇伊士運河管理局(SCA)則尚未回應。

蘇伊士運河航運中斷後,運送石油產品的油輪運費幾乎翻倍,而長賜輪或許需要數週才能脫困,天氣不穩定的因素也可能讓脫淺行動更加困難,對於已受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防疫限制影響的企業來說,恐怕還要面臨貨物運輸延誤的高昂成本。

長賜輪的技術管理業者「貝仕船舶管理公司」(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表示,25名船員全都待在船上,安全無虞,身心狀況都沒問題。

貝仕船舶管理公司提到,荷蘭救援隊已確認,另外調來的兩艘拖曳船將於28日抵達,幫忙移動長賜輪。

聲明還表示:「目前並無關於汙染或貨物受損的通報,且初步調查已排除任何機械或發動機故障導致擱淺。」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稍早表示,在船首周圍挖除2萬立方公尺沙土之後,已重新開始用拖曳方式幫助貨輪脫淺。

管理局指出:「拖曳行動需要一些支持因素,包括風向和潮汐,因此是很複雜的技術程序。」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樂見美方伸出援手。欲與埃及增進外交關係的土耳其也表示,可派遣救援船到運河。

《中央社》報導,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26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此事時表示,正在密切觀察情勢發展,了解埃及政府正在努力盡快將貨船移開,讓運河得以暢通。她表示,在與埃及的外交溝通中,美國向埃及政府表達願意提供協助,讓運河重新開放,美國正與埃及進行磋商,「對話仍在進行」。

在被問到美國是否擔心全球貿易影響時,莎琪表示,確實看到此一事件對能源市場的一些潛在影響,蘇伊士運河是石油雙向運輸的關鍵路線,這也是美國提供援助的原因之一。美國會持續監控市場狀況,並在必要時作出適當回應。

RTXAU9OQ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要救長賜輪脫困,目前在技術上所面臨的難關

《中央社》報導,荷蘭海上救助公司SMIT Salvage正努力協助長賜輪脫困,母公司Boskalis執行長伯多斯基(Peter Berdowski)估計需要「數天到數週時間」才能解救這艘船。他說,第一步會是抽出燃油和壓艙水,然後在漲潮時試著移動貨輪;如果沒用,工作人員就必須搬移貨櫃,試著把卡住船的沙堆挖開或沖走。

長榮海運表示,SMIT Salvage及日本Nippon Salvage專家團隊正提供協助。根據蘇伊士運河管理局聲明,26日的救援行動用了兩艘挖泥船、9艘拖曳船和4具在堤上運作的挖掘機。

運河管理局消息人士透露:「除了在船周圍挖沙之外,沒有其他辦法,埃及挖泥船現在就這麼做,但問題是這一帶的土壤很多岩石,設備前端容易壞掉。」消息人士還說,SMIT正考慮抽出船內燃料,但船有可能因此傾覆,「在這類情況下減輕荷重,必須從船上方動手,而埃及並沒有能達到船上貨櫃高度的浮動式起重機具」。

《中央社》報導,蘇伊士運河管理局26日表示,挖泥船正努力挖除船頭周圍的沙土,必須挖走1萬5000立方公尺到2萬立方公尺的沙,才能達到12到16公尺的深度,好讓船脫淺。挖出的泥沙體積將相當於一座奧運標準泳池的8倍。

長賜輪的技術管理業者「貝仕船舶管理公司」則在聲明中說,除了已在現場的挖泥船之外,還有一艘特製的吸取式挖泥船也已抵達貨輪旁,很快會開始運作,這艘船每小時可挖除2000立方公尺的沙。

RTXAV4A8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蘇伊士運河堵塞,對全球經濟造成的影響

《華爾街日報》報導,蘇伊士運河服務提供商Leth Agencies25日表示,24日晚間有70艘北行船隻以及79艘南行船隻被困,較此前合計約100艘的總數有所增加。航運業協會世界航運理事會(World Shipping Council)表示,正常情況下,每天最多有106艘船可通過蘇伊士運河。

馬士基和德國公司赫伯羅特(Hapag-Lloyd AG, G.HPL)正考慮讓貨輪改道繞行非洲,以避開蘇伊士運河的擁堵。丹麥油輪船東Torm A/S也表示,該公司的客戶已在詢問選擇繞道的成本。據接受《華爾街日報》調查的十多家航運運營商估算,滯留蘇伊士運河的貨物價值約為120億美元。

《路透社》報導,分析師預計,如果蘇伊士運河繼續關閉幾週時間,較小型油輪和油品受到的影響較大,尤其是從歐洲出口至亞洲的石腦油和燃料油。路孚特航運數據顯示,23日以來在運河兩端有30多艘油輪等待通過。

船舶經紀公司Braemar ACM稱,至少有4艘本來從大西洋前往蘇伊士運河的LR2級(Long-Range 2)油輪,現在可能在評估繞行好望角的方案。每艘LR-2級油輪可運載約7.5萬噸石油。該公司補充稱,歐洲對大西洋石油的需求增加,也將推升這種較小型油輪的使用量,從而支撐運價升高。

對國際股市的影響方面,《華爾街日報》報導,近日國際原油價格上漲逾3%,一些分析師將油價上漲歸因於人們擔憂石油運輸問題。

與此同時,一些大型航運公司的股價下跌,商船三井株式會社(Mitsui O.S.K. Lines Ltd., 9104.TO)大跌4.6%,日本郵船(Nippon Yusen K.K., 9101.TO)重挫5.1%,市場預計擁堵可能導致延誤和成本上升。

延伸閱讀:

曾被關閉8年,現在行經船隻佔世界貿易額12%:蘇伊士運河堵塞對石油及天然氣的衝擊多大?

【圖表】讓蘇伊士運河「大排長榮」的長賜輪到底有多大?我們把它放到台北市看看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