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3月29日訂為青年節,反應「黃花崗起義」對國民黨的複雜意義

把3月29日訂為青年節,反應「黃花崗起義」對國民黨的複雜意義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嚴謹的治史態度來看,其實黃花崗起義的真正爆發日為1911年的4月27日,3月29日為當天的陰曆日。結果國民黨居然把每年的3月29日陽曆日訂為青年節,不免讓後人感到奇怪。

今年是中華民國建國110周年和中共建黨100周年,失去執政權的中國國民黨雖然無法代表全國紀念中華民國的建國百年,仍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選在八德路中央黨部舉辦黃花崗起義的文史展。

畢竟黃花崗起義發起時,距離辛亥革命爆發還有長達近半年之久的時間,當時中華民國還沒有成立,起義發起者則為中國國民黨的前身中國同盟會,所以這段歷史的黨史成份是高於國史。

儘管黨史的成份高於國史,可黃花崗起義又是孫中山先生領導失敗的十次革命當中的第十次,對辛亥革命的成功起到了關鍵的推手作用。所以自中華民國成立以來,無論統治廣東的是陳炯明的廣東省軍政府、孫中山的廣州國民政府還是陳濟棠的廣東省政府,每年3月29日都會選在黃花崗舉辦紀念活動。

傳承了這段歷史的中國國民黨,在北伐勝利之後並沒有馬上將3月29日訂為青年節,因為許多黨員認為1919年的五四運動比黃花崗起義更能彰顯知識青年對抗強權的勇氣。由於五四運動催生出了中國共產黨還有1919年由中華革命黨改組而成的中國國民黨,所以延安時期的中國共產黨早在1939年將5月4日訂為青年節,以紀念五四運動20周年。

國民黨方面,則遲至1943年才由三民主義青年團出面,將黃花崗起義爆發的3月29日訂為中國國民黨方面的青年節。1948年行憲後,中華民國政府正式將3月29日訂為革命先烈紀念日,於是青年節正式由黨的紀念日搖身一變成為了全國的紀念日。直到今天,每年中華民國政府都還是選在3月29日於黃花崗舉辦春祭大典,由總統親自主持追憶開國先烈。

不過從嚴謹的治史態度來看,其實黃花崗起義的真正爆發日為1911年的4月27日,3月29日為當天的陰曆日。結果國民黨居然把每年的3月29日陽曆日訂為青年節,不免讓後人感到奇怪。就連黨籍立委趙麗雲,也曾在2011年提出將青年節改為4月27日的建議,但是卻沒有成功。為什麼即便是在今天的國民黨內,都有如此大的認知落差呢?

截圖_2021-03-29_下午4_25_37
許劍虹提供
黃花崗起義在民國成立後,一直在國民黨的歷史論述中占有極高話語權,可是卻連這個起義發生在什麼日子,直到今天的國民黨內部都還是爭論不斷

為什麼選329當青年節?

為什麼國民黨會拖到1943年,才決定選擇黃花崗起義而非五四運動做為黨的青年節?何以國民黨會選擇在錯誤的國立3月29日紀念黃花崗起義,而不順水推舟接受趙麗雲的提案,將青年節改為4月27日。陸軍出身的立委帥化民將軍甚至還以3月29日青年節已經深入人心為理由,認為將青年節改到4月27日毫無必要,即便1911年3月29日當天其實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會出現這種認知錯誤,就如筆者前面所提到的,中國國民黨受到五四運動影響而有過1919年的改組。從興中會到同盟會,從同盟會到國民黨,從國民黨到中華革命黨,再從中華革命黨到中國國民黨,每一次的改組都會給國民黨來一次巨大的蛻變。1919年誕生的中國國民黨,嚴格來講為同時受到自由主義與社會主義意識形態雙重洗禮的產物,與黃花崗起義時的同盟會已經有天壤之別。

五四運動給國民黨帶來的最大改變,為孫中山先生推行起聯俄容共政策,允許共產黨員加入國民黨成為「雙重黨員」。這也是為什麼時至今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仍將青年節設在5月4日的原因。後來蔣中正宣佈清黨,仍沒有明確將青年節訂於3月29日,則是在於蔣中正本人與五四運動的淵源,其實也比黃花崗起義還要多。

蔣中正雖然在1908年就在日本參加同盟會,可是他卻是要等到辛亥革命爆發才回國投身革命,黃花崗起義對他的發跡沒有直接影響。五四運動雖然給中國送來了中國共產黨,但是他對五四運動提倡的自由主義與科學主義並不排斥。所以在今天中正紀念堂的蔣中正銅像後面,我們還是可以看到他「倫理、民主、科學」的三大主張。

三大主張中,只有「倫理」與五四運動時學生的主張相違背,但是卻又被蔣中正擺到了第一位。筆者認為蔣中正之所以會特別提出「倫理」,其實針對的就是當年反對中華傳統文化的中國共產黨,因為他認為中華傳統文化未必就一定與「民主」還有「科學」相互排斥。而選3月29日為青年節的原因,筆者認為最直接的原因應該是為了彰顯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差異。

截圖_2021-03-29_下午4_26_44
許劍虹提供
多數在黃花崗起義時犧牲的英烈,與蔣中正以後的國民黨沒有淵源,甚至可能還是國民政府意識形態上的敵人

從孫中山到蔣中正的國民黨

既然國民黨選擇3月29日為青年節的原因,只是因為中共選了5月4日為青年節,所以國民黨就不能夠把5月4日設為青年節,那麼黃花崗起義到底發生在3月29日還是4月27日,對蔣中正以後的國民黨領袖而言其實就不是那麼重要了。畢竟從世代交替的觀念來看,1919年的中國國民黨與1911年的中國同盟會雖然都是由孫中山先生所領導,可實質上已經是兩個全然不同的政黨。

那麼孫中山的中國國民黨與蔣中正的中國國民黨,是不是又是同樣的一個國民黨呢?從蔣中正上台以後,立即對共產黨與黨內左派人士展開清洗,甚至還關押居正,軟禁胡漢民並且槍斃了鄧演達等革命元老的情況來看,其實蔣中正唯一延續的孫中山精神似乎只剩下黨名。他在外交上親近英美,遠離蘇聯和日本的路線,延續的其實也是北洋政府而非主張「革命外交」的廣州國民政府。

假若中國共產黨沒有選擇5月4日為青年節,或許蔣中正仍會將青年節訂於5月4日,因為沒有中國國民黨的改組,又何來他出任黃埔軍校校長,掌握兵權進而在黨內異軍突起的機會呢?既然選擇3月29日而非5月4日為青年節是為了反共,那是否意味著老一輩的辛亥革命元勛們,尤其是參加過黃花崗起義的辛亥革命元勛們會比蔣中正更反共呢?

畢竟參加黃花崗起義的有130餘人,真正遭到清廷逮捕殺害者只有86人(比我們所認知的72烈士還要多一點),所以到了中華民國成立以後,其實還有許多親歷者在世。他們當中還有相當數量的人,甚至存活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之後。假若他們真的比蔣中正還要反共,應該多數會在1949年追隨政府來到台灣,確保中華民國的道統能夠延續下來。

可是筆者做了初步的研究之後,卻發現黃花崗起義的倖存者與辛亥革命的參與者,絕大多數選擇留在大陸。他們當中還有不少人,在1927年國共決裂之後轉向支持了共產黨。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後來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將的張雲逸。理應思想比蔣中正更為保守,更為重視「倫理」的他們,為什麼會選擇更加反傳統的中國共產黨呢?

截圖_2021-03-29_下午4_27_40
Photo Credit: 許劍虹
我們要到新加坡晚晴園,才能看到什麼是國民黨的「原教旨主義」

驅逐韃虜

辛亥年代的革命元勛之所以瞧不起蔣中正這位「後起之秀」,除了有黨內論資排輩的原因外,最重要的還是意識形態上的差異。筆者曾在2018年與2020年造訪新加坡孫中山南洋紀念館「晚晴園」,那裡是當今世界上唯一排除掉兩岸政治影響,徹底向我們展示何為同盟會「原教旨主義」的地方。從中我們就可以發現,早年的同盟會與後來的國民黨真的十分不一樣。

「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這16個字,是孫中山創立同盟會的口號。其中「驅逐韃虜」強調的是漢人與滿人之間的民族仇恨,所以同盟會在推翻滿清之後,不只要把滿人驅逐出關外,還要對關內的滿人實施一定程度的清洗。此種極右派思想類似於納粹的種族政策,在辛亥革命成功後就迅速為孫中山所拋棄,改為「五族共和」取代。

光是從種族主義這點出發,辛亥元勛們的思想就已經與蔣中正格格不入。事實上包括汪精衛與胡漢民在內的辛亥元勛,也都在革命後修正了自己的觀點,否則中華民國的版圖可能就必須要把東北、蒙古、西藏與新疆通通排擠出去了。然而大漢主義者在中華民國建國後,卻又發展成了與日本合作驅逐西方「殖民主義」的大亞洲主義者,這就與蔣中正的主張形成尖銳的矛盾。

從「晚晴園」展示出了汪精衛而非蔣中正的照片,而且具備中國國民黨創黨以來第三位黨員身份的「晚晴園」屋主張永福,在抗戰爆發後出任汪精衛政權僑務委員及駐越南特使的這點來看,「原教旨主義」的辛亥元勛們可未必都支持蔣中正聯美抗日的政策。尤其是在東南亞活動的元老,因為早年同樣遭受英國殖民政府打壓的緣故,許多人是發自內心支持「大東亞聖戰」的。

而信奉「原教旨主義」的辛亥元勛,又多如汪精衛一樣是廣東人,他們加入汪政權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為了壓制蔣中正這個來自「寧波的拿破崙」。就如研究國民黨地方派系史的吳振漢老師所言:汪兆銘(精衛)是一位全國性的政治人物,且其政權管轄範圍也以蘇、皖、浙三省為重心,然廣東人士在汪政府權力結構中,一直佔有異乎尋常的比重。」

截圖_2021-03-29_下午4_28_38
許劍虹提供
「民革」聲稱是孫中山的繼承人,卻不敢掛出黨旗,此為該黨最大的敗筆

平均地權

主張「驅逐韃虜」的右派元勛們投效汪精衛,從而成為蔣中正定義下的「漢奸」,而主張「平均地權」優先的左派元勛們,則毫不意外的成為蔣中正定義下的「共匪」。他們的代表人物,有廖仲愷、鄧演達還有早年的汪精衛。強烈的左派思想,讓他們在北伐勝利後與主張同資本家、地主還有英美勢力妥協的蔣中正勢不兩立。

尤其是清黨時,蔣中正採取了極為強悍嚴厲的手段壓制共產黨,讓曾執行聯俄容共政策的辛亥元勛們看不下去。1926年參加共產黨的黃花崗起義參與者張雲逸,就是因為無法忍受蔣中正對共產黨的鎮壓,徹底與國民黨分道揚鑣,參加了中共領導的南昌暴動與廣州暴動。就連早年反對聯俄容共,後來隨中華民國政府來台的辛亥元勛馮自由,都曾在清黨時批評蔣中正手段過於殘酷。

國民黨內的左派被清除了,卻也讓以孫中山夫人宋慶齡為代表的一批左派們徹底站到了蔣中正的對立面。這些左派與參加汪精衛政權的右派,有一個非常大的共同點,那就是他們都是廣東人。從黃花崗72烈士的名單中,有過半數的40人為廣東人這點來看,我們其實不難發現這一切其實就是國民黨內「廣東系」與蔣中正「黃埔系」的派系之爭。

為了打倒資本主義,並確保中國底層的農民都有土地可以耕種,左派們選擇譴責蔣中正清黨的殘酷手段,卻對中共的暴力革命視而不見。他們在抗日戰爭爆發後,受到中共「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策的影響暫時停止批判蔣中正,不過私底下同情共產黨與汪精衛的人士還是所在多有。他們「沉醉於歷史的光榮中,儘管政、經、軍實力已非昔比,卻依舊自認為革命之正統所在。」

所以等到抗戰勝利之後,他們又重新站到了蔣中正的對立面,並且在1948年中共即將勝利之際成立了簡稱「民革」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民革」集結了早年辛亥元勛當中的左派與右派,甚至包括相當數量的汪精衛政權參與者和擁護者。他們存在的唯一目的不是推廣社會主義,而是反對蔣中正的中國國民黨。今天「民革」與國民黨的正統之爭,根本上也是延續於此。

截圖_2021-03-29_下午4_29_33
Photo Credit: 許劍虹
許多革命黨人自視為黃興而非孫中山的追隨者,也讓以孫中山法統繼承人自居的國民黨很難爭取辛亥革命以前的歷史話語權

連孫中山都未必看得起

還有一批辛亥元勛,看不起的不只是蔣中正,就連孫中山也看不起。雖然黃花崗起義的陣亡者以廣東人居多,可是指揮起義的黃興卻是道道地地的湖南人。而追隨黃興參加革命的非廣東籍革命黨人,則從根本上就鄙視革命爆發時人在海外的孫中山,認為黃興比孫中山更具備擔任中華民國開國之父的資格。於是許多黃花崗起義的參與者,甚至在民國成立後就與孫中山分道揚鑣。

其中來自四川的但懋辛,就在孫中山與黃興分裂後選擇支持後者,而且還一度率軍進攻過支持孫中山的藍天蔚。但懋辛與另外一位參加黃花崗起義的四川軍閥熊克武,後來也都留在大陸,參加宋慶齡和李濟深將軍組織的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可見但懋辛寧願與孫中山夫人合作,都不願意跟著中華民國政府到台灣繼續奉孫中山為正溯。

其他的辛亥元勛,包括辛亥革命的領導者熊秉坤,雖然沒有與孫中山決裂的紀錄,但是他還是因為參加過共進會,而且本身又是湖北人的關係,與黃興的淵源比孫中山還要深。外加後來北伐時代,熊秉坤又轉而主張國共合作,所以他同樣選擇留在大陸。所以2011年,中共特別請出熊秉坤的兒子熊輝來與台灣的馬英九政府搶奪辛亥革命的正統,其實也是有跡可循。

從這裡我們不難發現,國民黨複雜的派系之爭並不是李登輝之後才開始,而是早在同盟會,甚至興中會年代就已經存在。孫中山時代就擺不平的省籍與路線之爭,不可能在蔣中正上台以後就擺平,而且還延續到政府遷台以後,才靠蔣經國以特務手段確立了蔣中正「定於一尊」的領袖地位。蔣中正忙於與閻錫山、李宗仁還有馮玉祥的鬥爭,又如何去認真考究辛亥年間的歷史呢?

嚴格意義上真正來台灣的黃花崗起義參與者,只有胡漢民的堂弟胡毅生,不過起義時擔任第四路起義隊長的他,因為在黃興起兵的時候沒有依照計劃採取行動,導致起義以失敗告終,黃興對他的評價極為惡劣。帶了一個被評為「不遵將令,玩忽職守,著實難辭其咎」的元勛來到台灣,似乎也不太能強化當今中國國民黨與黃花崗起義的歷史連結。

截圖_2021-03-29_下午4_30_48
Photo Credit: 許劍虹
今天台灣的國民黨,延續的還是蔣中正帶來的中國國民黨,並非延續自同盟會時代的國民黨,最大的差別在於這個國民黨有完整的軍隊,從而讓日後中華民國有推行軍隊國家化的基礎

延續兩蔣父子的國民黨

與辛亥革命時代的同盟會缺乏直接歷史連續性,其實是戰後國民黨塑造歷史傳承的一個最尷尬問題。從法統角度來看,絕大多數黃花崗起義和辛亥革命的倖存者都留在大陸,參加了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甚至是中國共產黨,足以讓對岸比台灣更有資格聲稱自己是孫中山革命事業「最忠實的繼承者」,「民革」也可以聲稱自己比國民黨更加正統。

可妙就妙在今天的「民革」,名義上是大陸的「八大民主黨派」之一,實際上只是確保中國共產黨永續執政的橡皮圖章。他們不敢宣傳「三民主義」,更不敢打出陸皓東先生設計的青天白日黨旗。而且隨著真正參加過辛亥革命的老一被快速凋零,不敢打黨旗的「民革」也越來越沒有正當性,淪落到今天連大陸人都漠視的地步。

倒是台灣的國民黨,無論蔣中正對辛亥革命以前的黨史有多無知,無論他與老一輩廣東元老們有多麼不相容,只要他堅持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青天白日黨旗還有《三民主義》學說,哪怕只是名義上的《三民主義》學說,他就擁有了一切的正統性。當然更重要的是,蔣中正從在黨內崛起的第一天開始,手中就握有軍隊,實力永遠比空泛的正統、道統還要重要。

抗戰時的汪精衛政權、內戰時的「民革」乃至於在台灣成立的新黨與中華統一促進黨,都曾經想跟中國國民黨競爭孫中山傳人的「正統」大位。然而無論他們多麼認為自己掌握民族主義或者民權主義的真理,他們的結局就如吳振漢老師所言:「政治人物的實力強弱則客觀分明,若基礎不穩,空談理論、正統,無不落得失敗下場。」

最終真正能打出孫中山招牌的,還是手中握有軍隊,並且在外交上得到美國支持,後來又有一個台灣可以撤退的蔣中正。也因為今天在台灣的國民黨,實際上延續的是蔣中正那個親美反共的國民黨,辛亥革命以前的歷史實際上並沒有得到重視。難怪今年在中央黨部舉辦的文史展規模相當之小,只限縮在黨部的一個小角落而已。

截圖_2021-03-29_下午4_22_36
Photo Credit: 許劍虹
今年國民黨在中央黨部舉辦黃花崗起義110周年特展,卻只呈現兩個展示櫃的規模,實在是有點小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