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現代主義藝術與工業革命機械的相遇,從一次大戰開始說起

歐洲現代主義藝術與工業革命機械的相遇,從一次大戰開始說起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洲現代主義藝術與機器的相遇,從一次大戰開始說起。

文:H2Y

環顧生活周遭會發現機器無處不在,我們早已習慣又期待機器與日常生活緊密結合。藝術與機械的關係是藝術史研究關注的面向之一,羅伯特.赫爾伯特(Robert L. Herbert)在〈機器的來臨:歐洲現代主義藝術,1910-1925〉[1]中由現代藝術開始說起。

工業革命以來機械大大地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然而人們對於機械的態度始終存有分歧,藝術家們亦是如此。赫爾伯特聚焦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此時現代主義藝術廣泛地關注現代機械、科學和工業主題。

他認為對現代藝術的發展而言,機器「遲來了」。19世紀末藝術家們雖身處工業社會的喧囂中,但他們偏重處理自然、原始、農村和花園的主題,他們將視線望向市郊和自然,以彌補工業文明下的心靈需求。藝術為何與機器格格不入?這是由於機器具有標準化與大規模生產的本質,缺乏藝術所重視的手工、創意與個人表達之要素,這將在機器與藝術之間劃出了明確的界線。

不過,機器仍在19世紀末藝術工藝運動(Arts & Crafts Movement)和德國工坊(Deutscher Werkbund)中找到了容身之處。為求達到有效推廣目的,結合美與實用性的工藝品採納工業生產模式,將工業當作實現創意的工具。

一戰之前立體派藝術家將工業製品納入繪畫之中,法國史詩立體派畫家德洛涅(Robert Delaunay, 1885-1941)時常描繪現代工業主題,藉著鮮豔抽象元素的組合,如同跳動的音符一般,彰顯法國現代工業的活力,以及在這股能量推動下所取得的國族成就。隨著戰爭逼近,機器越來受到藝術家廣泛關注。

shutterstock_45282795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Robert Delaunay的作品

義大利未來主義藝術家在作品中關注現代城市與機械主題,力圖呈現發展中的工業都市裡生氣蓬勃的熱鬧景象。對他們而言,表達新工業時代來臨不只是機械圖像的選擇而已,更是作品本身應呈現出現代生活中的動能活力。由於不滿於義大利在20世紀初期政治與文化上停滯不前的狀態,未來主義者希望重新找回上個世紀爭取獨立戰爭中的不凡活力,以期能夠迎頭趕上歐洲其他進步國家。

1909年,詩人馬利內提(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 1876-1944)率先鳴槍,他在法國著名的《費加洛日報》(Le Figaro)上發表著名宣言,向世人宣告未來主義的到來,此宣言具有強烈侵略性語言與文化上的新規劃。他堅持藝術家必須揚棄以往的藝術和傳統程序,著重於眼前這個發展中的社會;[2]他大力讚美汽車等機械運動中所帶來的「速度」美感,更勝於古希臘、羅馬的靜態雕塑。

AP_120706015092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Umberto Boccioni的作品

馬利內提的宣言將未來主義定調為一場民族主義運動,歌頌戰爭手段以期讓社會汰舊換新,讚揚軍國主義、愛國主義、無政府主義的毀滅性行為。隨後不久,一群未來主義藝術家:薄丘尼(Umberto Boccioni, 1882-1958)、卡拉(Carlo Carra, 1881-1966)、塞維里尼(Gino Severini, 1883-1966)和巴拉(Giacomo Balla, 1897-1958)在他們的作品中,將機械之美及其律動感給呈現出來。透過巡迴展覽與演講的方式,未來主義遍及歐洲各大城市。

在英國,藝術家暨作家的路易斯(Wyndham Lewis, 1882-1957)響應未來主義的號召,他領導一群畫家與雕塑家發起漩渦主義(Vorticism)藝術風潮,以漩渦代表能量的最高點,在作品中歌頌機械與戰爭,做好迎接世界大戰到來的準備。不過隨著戰爭的來到,漩渦主義隨即告終,第一階未來主義段也趨近尾聲。

一次世界大戰與革命運動帶來歐洲政治與社會的劇變,這也使得許多藝術家開始思索藝術的社會角色及其功能問題。在俄國,戰爭崩解了沙皇尼古拉二世與貴族統治體系,一些藝術家認為自然主義的表現手法等同過往的沙皇時代,面對新時代的來臨,他們主張擺脫現實世界的表現形式,透過新建立起的抽象藝術語言創造未來。

1913年馬列維奇(Kazimir Malevich, 1878-1935)為未來主義式歌劇《戰勝太陽》所做的背景布幕,上頭只有一個黑白相間的方塊圖形,這預告了他之後至上主義(或稱絕對主義,Suprematism)繪畫的誕生,1915年在「0.10最後的未來主義展覽」中,他一口氣展出了數十幅創作於1913-15年間的至上主義作品。馬列維奇關注藝術的本質與精神性問題,希望藉由繪畫來淨化心靈世界,以期重建大戰後的社會秩序。[3]他認為前衛藝術家是共產主義文化中新都市生活規畫者的角色,[4]負責建立起一個烏托邦理想國度。

AP_515007099056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Kazimir Malevich的作品

1917年列寧革命成功之後蘇俄建立,以「和平、土地、麵包」為口號的政治訴求獲得大眾和前衛藝術家的支持。在往後的幾年間,藝術家與國家領導人攜手合作,共同創造共產主義的視覺認同。歷經布爾什維克革命的構成主義者時常以工程師和設計師自居,他們與科學家、設計師、建築師和勞動階級攜手合作,積極投入革命活動與工業生產之中,[5]讓藝術與民眾產生更緊密的連結,將藝術與生活融合為一體。




僅僅是改變對待衣物的方式,就能為地球永續盡一份心力:伊萊克斯 x Rave Review

僅僅是改變對待衣物的方式,就能為地球永續盡一份心力:伊萊克斯 x Rave Review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每個人都做出小小的改變,打破他們的習慣,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減少紡織品對環境的影響。透過降低清洗溫度、用洗衣精取代洗衣粉等等,每台洗衣機每年可減少約50 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如果有數百萬消費者都這麼做,就可能會帶來巨大的改變。」

網路搜尋「阿塔卡馬(Atacama)沙漠」,你會先看到這裡是世界上的最乾燥的地方,有驚人的落日美景,也有前衛的藝術作品。但是可能還沒有什麼人在談論的是,位在南美洲智利的這個沙漠,也是廢棄衣物的巨大墳場。

廢棄衣物的傷害,比你想像的還多

美國紡織品回收委員會(Council for Textile Recycling)曾經提出報告,指出自1999年開始,垃圾中的紡織品比例就不斷增加。到了2009年,已經比十年前高出40%左右。2015年,美國產出了約1135萬噸的紡織品垃圾,平均每人丟棄37公斤。台灣則有大約7萬2千噸的舊衣變成垃圾,換算下來約2億3千多萬件,平均每人丟了10件。

image3
伊萊克斯
 

人們可能以為,大部分廢棄的衣服都可以重複使用和回收,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所丟棄的廢棄紡織品,只有 1% 被回收製成新衣服,將近 73% 則會進入垃圾場,無論是焚化或掩埋這些紡織品,都會為環境帶來更多的傷害和污染。例如2016年,國際期刊《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指出,在深海中發現了長度五公釐以內的塑膠微粒,分析結果顯示,這些塑膠微粒都來自於合成纖維衣物,包含聚酯纖維、尼龍和壓克力纖維等。另外根據聯合國歐洲經濟委員會調查顯示,每年約有5.9萬噸的廢棄衣物被輾轉運送到智利,而其中的3.9萬噸,是直接被棄置於阿塔卡馬沙漠。龐大數量的廢棄舊衣,不只讓沙漠看起來如同垃圾場,也代表著大量的水資源浪費、碳排放增加,而衣物中的化學品,也讓它們跟塑膠一樣難以分解而且帶有毒性。

伊萊克斯注意到這個廢棄紡織品所帶來的大問題。身為精品家電領導品牌,尤其在護衣家電更是擁有多年的技術創新與研發經驗。秉持著對環境永續的責任感與能力,伊萊克斯展開了行動。

時尚,不需要犧牲環境

Josephine Bergqvist和Livia Schück是兩位來自瑞典的女性時裝設計師,在2017年,他們一起成立了時裝品牌Rave Review,希望將環計永續發展的概念,應用於時裝設計之中。在他們的作品裡,可以看到大量的拼接、複合等形式,各種花樣、色彩和輪廓,不按牌理出牌卻又恰到好處的彼此呼應,這正是因為Rave Review堅持使用廢棄紡織品作為原料製作服裝。除了舊衣之外,不管是窗簾、沙發、棉被還是毛毯,都可以變成他們創作的材料,成為具備高級訂製服裝之質感,與環境永續精神的設計作品,完美詮釋了時尚也可以很環保的精神。Rave Review 現在已成為引領國際潮流,和再生永續並行的指標性品牌。他們的作品屢獲獎項,也曾登上《Vogue》、GucciFest 等重要時尚雜誌,美國時尚名媛Kylie Jenner ,和長期關注社會議題的國際影星Emma Watson ,都曾穿著Rave Review的服裝亮相。

image2
伊萊克斯
 

伊萊克斯為了證明舊衣服仍然有價值,並且啟發人們延長衣物使用壽命的想法,特別邀請 Rave Review,利用被廢棄在阿塔卡馬沙漠中的各種服裝進行改造,推出了風格強烈的系列作品。在向世界展示這些廢棄衣物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同時也點出了下一個世代的時尚新觀念——「衣物養護」。設計師Livia Schück 在受訪時便很明確的表示:「我們相信,未來的時尚,必然與現在不同。無論用什麼方式,我們都得開始改變。在時尚這一面向,好好的保養我們已有的物品,可能是最切實、最簡單的方法。」

衣物壽命加倍,環境影響減半

「伊萊克斯擬定了一項長程計畫,目標是希望能夠顯著減少人類活動對氣候的影響。尤其在衣物這一塊,作為服裝的護理專家,我們透過研發更先進的洗衣技術,讓消費者已有的衣服更耐用,並減少每一次清洗時,在水和能源上的消耗。」伊萊克斯照護體驗開發總監(Care Experience Development Director)Elisa Stabon 說道。伊萊克斯的目標,是在 2030 年時,可以使衣服的使用壽命增加一倍,並且將對環境影響減半。

image4
伊萊克斯
 

長期以來,伊萊克斯始終致力於透過更先進的洗衣和烘衣設備,做到節約用水並提高能源效率。 在2020 年底,伊萊克斯的努力受到了全球非營利組織原碳揭露計畫( CDP) 的認可,為全球前5%積極應對氣候變化的企業領袖。展望未來,伊萊克斯希望能夠透過新技術的研發、洗滌觀念的傳達,來鼓勵消費者在每一次洗滌衣物的時候,都能做出對地球更好的選擇。例如伊萊克斯洗衣機中的自動劑量功能,精確投放並且優化清潔劑和柔軟劑的使用效率。再加上伊萊克斯的衣物蒸汽功能,可以讓紡織物變得柔軟、減少皺摺,進一步延長衣物使用的年限。而伊萊克斯的最新洗衣技術,提供使用者一個新的洗衣模式:在一小時內以 30 度的溫度,高效清潔衣物。同時做到降低能源消耗以及完善的衣物清潔保養,是忙碌的消費者最理想的選擇。

「如果每個人都做出小小的改變,打破他們的習慣,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減少紡織品對環境的影響。透過降低清洗溫度、用洗衣精取代洗衣粉等等,每台洗衣機每年可減少約50 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如果有數百萬消費者都這麼做,就可能會帶來巨大的改變。」伊萊克斯集團永續發展事業歐洲區副總裁Vanessa Butani 表示。

最永續的精神,就是好好照顧我們已經擁有的衣物。根據伊萊克斯的研究報告指出,僅僅只是讓衣物的使用壽命延長 9 個月,就可以將氣候影響降低 20-30%。用更簡單的方式,也能將生活得出色精彩,和伊萊克斯一起努力,願真正美好、有益的物品,都能被長長久久的珍惜與使用。

瞭解更多:https://experience.electrolux.com/breakthepattern/en

本文章內容由「伊萊克斯」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