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現代主義藝術與工業革命機械的相遇,從一次大戰開始說起

歐洲現代主義藝術與工業革命機械的相遇,從一次大戰開始說起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洲現代主義藝術與機器的相遇,從一次大戰開始說起。

構成主義藝術特別關注現代工業材料和技術的使用,藉以引導工農階級從手工轉向機器的生產方式。1920年塔特林(Vladimir Tatlin, 1885-1953)擬定了一項雄心勃勃的創作計畫《第三國際紀念碑》,可惜最終僅止於木製模型階段。這座紀念碑預計高四百公尺,由玻璃和鋼鐵建造而成,上中下三部分旋轉樓層將作為推動共產主義及國際無產階級革命的工作所在。

雖然塔特林的理想沒有實現,但構成主義藝術及其社會實踐精神影響了往後的藝術發展,例如包浩斯。包浩斯是1919年格羅比斯(Walter Gropius, 1883-1969)在威瑪創立的一所設計學校,早期以中世紀教堂為典範,強調集體創作的重要,之後將其烏托邦使命與工商業結合起來,以理性科學作為創新設計的方針。[6]

戰後,法國由政府發起了許多社經改革運動,社會機制需要被重建,「回歸秩序」刻不容緩。此時藝術出現一種傾向,藝術家們表達對戰前表現主義和前衛藝術的反對,他們拒絕立體主義、未來主義等藝術過於激進的造型語言,轉而推崇古典主義風格。

柯比意(Le Corbusier, 1887-1965)和奧尚方(Amédée Ozenfant, 1886-1965)透過《新精神》雜誌,宣告將「純粹主義」(Purism)作為立體主義後的下一個階段,他們提倡領略自然秩序的重要,推崇邏輯清晰、理性建構的精神,崇尚古典希臘建築的簡約形式和現代機器的金屬之美,像是在由工業產品組合而成的靜物畫中,奧尚方即運用了古典建築中常見的基本造型。

柯比意則支持美國的「泰勒主義」標準量產模式,以期法國資本主義的快速發展。與柯比意、奧尚方往來密切的雷傑(Fernand Léger, 1881-1955)在他1920年代的作品中,表達了藝術與工業的密切關係,整體呈現出對現代世界的烏托邦幻想,代表了對戰後重建的樂觀解讀。

AP_791750619263
Photo Credit: AP / TPG Images
Fernand Léger的作品

革命後的俄國、勝戰的法國以及包浩斯面對重建社會秩序的需要,保持樂觀看待人類的理性和機器的效益。然而,達達主義者則持相反意見,他們歷經戰爭可怕的悲劇,親見先進武器所帶來的殺傷力,認為機器滅絕生命和人性。達達主義在戰後的德國獲得許多追隨者,戰敗和動盪的社會刺激了反戰和反理性的氛圍。柏林達達是所有地區達達運動中最政治化的,他們透過出版刊物、街頭示威等方式,諷刺威瑪共和政治,連同藝術的既有意義與定義也遭受質疑。

在〈機器的來臨〉中,赫爾伯特梳理一戰前後歐洲現代主義藝術所關注的機器主題,帶來豐富的介紹與解讀。在當今世界,隨著科技發展的日新月異,機械對生活的影響更加廣泛,人與機器的關係也更加複雜,那麼,機械的藝術表現又呈現出什麼樣貌呢?

備註

[1]Herbert, Robert L., The Arrival of the Machine: Modernist Art in Europe, 1910-1925(New Haven : Yale University Press, c.2002), pp. 153-173.

[2]赫索.契普(Herschel B. Chipp)編,《現代藝術理論》(Theories of modern art : a source book by artists and critics),余珊珊譯(臺北市:遠流,2012),頁407。

[3]曾少千,〈現代藝術中的烏托邦:現實與理想之間〉,《視覺藝術》2 期(1999)。頁28。

[4]同上註,頁30。

[5]同上註,頁31-33。

[6]同上註,頁37。

參考資料

1. Herbert, Robert L., From Millet to Léger : essays in social art history.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c2002.

2. 岡佩茨(Will Gompertz)著,《現代藝術的故事:英國BBC的經典節目:這個作品,為什麼這麼貴?那款設計,到底好在哪裡?經典作品來臺,我該怎麼欣賞?本書讓你笑著看懂》(What are you looking at? : 150 years of modern art in a the blink of an eye),陳怡錚譯,臺北市:大是文化,2019。

3. 赫索.契普(Herschel B. Chipp)編,《現代藝術理論》(Theories of modern art : a source book by artists and critics),余珊珊譯,臺北市:遠流,2012。

4. 曾少千,〈現代藝術中的烏托邦:現實與理想之間〉,《視覺藝術》2期(1999),頁 23-45。

註:原文標題為〈歐洲現代主義藝術與機器的相遇,從一次大戰開始說起〉

本文獲漫遊藝術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