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職鯉魚隊因廣島原爆而團結,但「廣島模式」的精隨絕不只如此

日職鯉魚隊因廣島原爆而團結,但「廣島模式」的精隨絕不只如此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鯉魚隊之所以能夠深植廣島民心,所靠的也不只是其象徵身分,近年來其經營策略也相當重要,一來讓看球的重點不只是勝敗,同時也透過地域交流活動與多樣商品行銷策略,讓鯉魚隊持續出現在居民的日常生活之中,讓球團與地方緊密結合。

文:蘇韋綸(日本慶應義塾大學政策媒體研究科博士生)

延續筆者〈從日職鯉魚隊「廣島模式」看「高雄職棒第六隊」的可能性〉一文,在筆者的碩士論文當中,提出了所謂四位一體的「廣島模式」概念,其中四個關鍵角色分別是「職業球團」、「當地企業」、「地方政府」以及「當地居民」。在「廣島模式」當中,四者之間交流頻繁、機制運作順暢,才得以呈現出今日鯉魚隊在廣島當地備受愛戴的風貌。在這一系列的文章中,筆者將分別討論四者在「廣島模式」所扮演的角色及其所發揮的功能。

這篇的主要對象為「職業球團」,在廣島當中所指的當然就是廣島東洋鯉魚了。如同一般大眾對鯉魚隊的印象,鯉魚隊確實是在原爆的背景之下成立的一支球隊,因此鯉魚隊在於歷史記憶的乘載上,具有相當重要的作用。1945年8月6日,美國在廣島投下了人類史上第一顆原子彈(Little Boy),當時在離被爆中心地圓周1.2公里內的區域內,有50%的民眾在當天死亡,另外被爆圓周半徑500公尺內則是有92%的街區遭到破壞,且其中40%直接化為廢墟,由此可見原爆對於當時的廣島所造成的影響之巨大。

就在這樣百廢待舉之時,應1949年日本職棒二聯盟化之構想,廣島前議員谷川昇高聲疾呼,希望建立一支只有廣島出身選手的廣島職棒球隊,透過運動來讓致力於復興的民眾在精神上有所依靠。在功能論的視角上,由於原爆使得原本不相識的廣島地方居民產生了共同的體驗,而這一體驗也就進一步強化了群體間的內部整合,這時成立的鯉魚隊事實的乘載了沉重的歷史記憶,成為了廣島復興的象徵,而這樣的功能在今日依舊可見。

因為廣島原爆而團結,但又遠不只如此

從2008年開始,鯉魚隊便開始於每年的8月6號左右的主場賽事舉辦「和平之夜」的活動,當天進場的民眾皆可獲得一張綠色「和平之夜報紙(ピースナイター新聞,若為內野最上層則為紅色版本,該處為25m高,同時也是廣島原爆圓頂屋的高度)」。在比賽進行至五局結束之後,全場便會開始紀念活動,由全場觀眾一同舉起手中的報紙,除了將此一歷史記憶持續傳承以外,同時也包含了和平以及廢除核武的象徵意義。

圖片1
筆者所藏之2019和平之夜報紙

在和平之夜中,球團也會邀請有此歷史經驗的家庭及家屬前往分享,傳承歷史記憶。在筆者對廣島球團的訪談中,球團方面也表示,舉辦這個活動最大的目的,是希望提醒所有人不該忘記這一段歷史。而這樣的活動也促成了歷史的「可視化」,亦即讓原本沒有經歷過這段歷史的人得以透過和平之夜來體感此一歷史記憶,而球團方面也透過乘載廣島地區獨特的歷史經驗片段,與地方之間的連結進一步得到強化。

圖片2
作者拍攝提供
2019和平之夜同揭報紙一幕

當然,二戰至今已經超過七十年,如果單純以為鯉魚隊得以獲得當地民眾的支持,就是因為復興象徵此一身分的話,這樣的結論將顯得過於單一,忽視了「歷史記憶風化」以及「復興日已遠」等時間因素。事實上,鯉魚隊近年來在地方經營上投注了相當多的心力,這也是鯉魚隊除了歷史記憶外的另一個讚地化因素——「經營意識」。

邀球迷到球場「玩」,並用營收回饋社區

2004年,日本職棒發生了「球界重組事件」,歐力士藍浪與近鐵猛牛兩隊的合併,引發了後續日本職棒球界的秩序與板塊重組。當時隨著近鐵猛牛的消失,另外也有風聲傳出千葉羅德海洋將與大榮鷹合併,以及日本職棒將改制成8~10球團的單一聯盟等傳言。當時廣島居民對於戰績低迷,入場人數連續兩年(2003年及2004年)不到一百萬人次的鯉魚隊深感危機,擔心鯉魚隊是否也要步上轉賣一途。

這樣的危機意識,讓鯉魚隊球團重新思考與地方間的關係,從而開始強化與地方間的連結。此一經營意識的轉向也引發了10年後的廣島熱潮。在上述危機之下,球團所做出的經營意識轉向可以分為三個大方向,分別是「新球場建設」、「地域交流」以及「商品行銷」等三者。

由於舊廣島市民球場設備老舊、環境髒亂,使得許多居民對於進場看球感到卻步。事實上,早在1990年代初期,鯉魚隊球團就已經注意到這個現象,並派球團職員前往美國考察大小聯盟球場,希望能在廣島建立新球場。後來經過多次與廣島地方企業團體及廣島市政府的協商後,新廣島市民球場(即現今馬自達球場)終於在2007年11月26日開工,並於2009年3月28日竣工,成為了鯉魚隊的新主場。

在這次球場建造當中,廣島市政府依循鯉魚隊的意見,建造了以「球場樂園(ballpark)」為概念的棒球場,讓進場觀戰的主角不只是球賽本身,也包括整個球場的其他設施。在球場當中,鯉魚隊下了許多苦心設計,包括不售門票位置限制,所有人皆可環遊球場一周的「遊環結構」、充滿樂趣的不同座位席次,甚至有可以一邊觀戰一邊烤肉的烤肉席,這些努力都使得進場觀戰的人數大幅提升。

圖片3
鯉魚隊1975-2019觀眾入場數推移,筆者自行繪製

除了硬體設備以外,如上述所提到的,鯉魚隊在2004年以後重新認知到與地方連結的重要性,因此在每一場主場比賽幾乎都有相關的「地域交流活動」,前述的「和平之夜」便是一例。另外也有許多廣島地方政府會透過比賽的機會,於球場舉行觀光或特產宣傳活動,以增加地方曝光度。除此之外,鯉魚隊球團也會出於「報恩」之心,不定期捐贈金錢予廣島市政府等地方自治體以從事運動振興等事業,以上行為都使鯉魚隊得以進一步與地方團體建立更深的連結。

有自己的T恤工廠,商品收入占四分之一

在「商品行銷」方面,如果實際走入廣島一定馬上就會發現,四處都在販賣有關鯉魚隊的相關商品。事實上,鯉魚隊每年約有600到將近1000種的原創商品,從常見的應援小物到醬油碟或鍋鏟等日常生活用品都一應俱全,而商品收入也占鯉魚隊年度總收入的約四分之一,其重要性可見一斑。

除此之外,鯉魚隊也擁有自己的T恤工廠,在比賽中若發生的較具紀念性的場面如再見安打或生涯紀錄等,一兩天後便會在官方網路商店即時販售相關樣式的T恤,以在第一時間讓話題性延續下去。除了原創商品之外,當地也有許多企業會與鯉魚隊合作,推出授權商品,這也讓鯉魚隊商品的種類更加豐富,甚至曾有佛壇業者推出了鯉魚隊佛壇等商品。從這樣多元且具話題的商品行銷策略中,我們可以發現在廣島四處都充滿了鯉魚隊的蹤跡,也就是說,應援已經不只限於球場之內,也深入日常生活的每一個角落,讓當地居民習慣了鯉魚隊在身邊的感覺。

shutterstock_76144021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簡單來說,本文主要將鯉魚隊所發揮的功能分為「歷史記憶」以及「經營意識」兩個層面。鯉魚隊作為一個原爆後誕生的復興象徵,事實的乘載了廣島當地的特殊歷史記憶,而這樣的功能在今天也同樣發揮著記憶傳承的作用。

另一方面,鯉魚隊之所以能夠深植廣島民心,所靠的也不只是其象徵身分,近年來其經營策略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不只更新球場硬體設備,同時也導入了「球場樂園」的觀念,讓看球的重點不只是勝敗,還有進入球場本身所帶來的娛樂。同時也透過地域交流活動與多樣的商品行銷策略,讓鯉魚隊持續出現在居民的日常生活之中,讓球團與地方緊密結合,而這也是在「廣島模式」之中,鯉魚隊所扮演的關鍵角色。

參考文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